当我们玩弹珠球的时候

2012 年 8 月 10 日03:51:41 发表评论

每一次看到班上的同学不知刮了什么风玩起了小玩意儿时,我就恍然觉得自己好老好老,在似水的年华面前我负债太多。然后我便绞尽脑汁地想,当年的我,也曾这样如痴如醉地醉心于某一样小玩意吗?当年的我,也曾这样执迷不悟地让老师心焦过头疼过吗?现在想来,答案已经不需要我做过多的说明了。

 

因此,每当我这样想的时候,我脑海里始终浮现出当年我的影子,并不时试着用当年我的眼光来处理班上的事情。虽然有时会很感性,但这并不妨碍在这些事情面前乱了分寸。

 

从去年接到我的第一帮孩子们起,数不清他们在这短短的半年多时日里,玩起了多少千奇百怪的花样儿,无数次当我都还没来得及想要去制止他们的时候,他们已经“哗”从一样东西把目光精力转向了其他的东西。而且,对于游戏来说,我的意见向来都很鲜明,只要学校不制止,只要不在课堂上玩,那么我不做过多的干涉。最近,他们不知哪天起玩起了丢沙包,下课我还曾亲眼见过平时大大咧咧的一男生坐在教室的后排亲手缝制掉了线头的沙包,要不是亲眼所见,也许我还不会相信呢。我不禁失了声,呀然一惊,实在想不出这有什么好玩的,也没见出这把戏有什么魔力。无非是一边站一个人,然后这样互相扔来扔去,也许还会伤着人,不时地还要弯下腰去捡再来,而他们却乐此不疲,津津有味地玩着。

 

接下来的几天,准确地说我都不知道距离丢沙包的时间到底有多长,忽然流行起了踩鸭脚板的东西。最初我并不知道这个游戏,在我们当年仿佛从来不曾听过。记得在寒冷的冬日我在阳台伫立良久,最后还是去问一知道的女生。看到他们在玩这样游戏的过程中的那张张笑脸,我再不觉寒,脸上堆满笑意。

 

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忽然班上叠起了千纸鹤,不知是哪个心灵手巧的女孩儿教会的,总之在短短的时间内,班上绝大部分同学都在叠千纸鹤。兴许在叠的过程中,也不时猜测臆想一下,当捧着大把大把的千纸鹤送给心上的他(她)时该会有怎样的反应?我看到那两天小卖部里卖得最火热的莫过于那漂亮的纸张了,只需用自己的小手,就可以让心上的人儿也泛滥泛滥一把。

 

估计还没叠到一百只千纸鹤时,可爱的家伙儿们马上改变主意编起了星星。有一次我甚至看到一女生给编星星的女生喂馒头,嘴里忙着,也不会让手里闲着。还特意去买了玻璃瓶,编起以后小心翼翼地放进去,每放一个,便美一回。也许是装千纸鹤的瓶子,拿来资源共享了。但是不管如何,这样美美的感受定是少不了的。星星没编到几颗,忽然又流行了编手链,各颜各色的线,编大的,小的,长的,短的,最后的成果无不从他们的嘴里露出来。我一直以来都不会做手工活,有时无聊时也会瞧瞧他们的成果,但是很遗憾,直到现在我仍然既不会叠千纸鹤,不会编星星,更不会编手链,心里也没有特别强烈的欲望想让自己去学这些。

 

偶尔周末外出,看到很多学生滑滑板,溜冰,都会让我狠狠地恨一阵子自己。怪自己当初既没有学习好,连这样的活动也做不好。那天在一群学生堆中突发其想去学溜冰,在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内,我便摔了个底朝天,脸红得恨不得钻到地下去,起来二话不说,把鞋子脱了,想想自己真过了那样的年龄了吗?但是不管怎么样,不会的,我怕是始终不会下去了。后来站在旁边,看到几男几女在溜冰场内大展身手,让我心生艳羡,却并不妒忌。

 

上周四,音乐老师外出,临时打电话让我帮去守班,没办法,临到上课时去到班上,班上出奇地安静,正纳闷之际,这样好耍的课怎会如此安静,如此听话如此乖巧呢?原来他们也正如当年的我一般发疯般地抄歌词。我看了黑板,满满的一板王菲的《红豆》的歌词,想下课仅十分钟的时间就把这么多的词抄下来了,如果不是特别的喜爱这任务定然是完不成的。然后在这空隙,让我回想起了当年的我,也曾经这样疯狂地抄过歌,甚至还上演了委实多的故事。

 

记得刚上初一那年,时间应该是快到冬天的时日吧,不知何时起我整了一特别漂亮的笔记本,外面还有一非常精致的小锁,配上两把小巧的黄色的锁匙。时至今日都记得封面是小燕子和紫薇格格的图片,但于我,却是极漂亮极乖巧的了。记不得这笔记本的来历,总之,于我,是宝贝罢了。我如获至宝般的抄上去很多歌词,有些甚至是我自己都不会唱的,但那时也不知怎的,许是不想让笔记本空着,只要见到歌词我便想抄上去。在抄歌词的同时,我还省吃俭用买了很多当时很时兴的画儿,记忆中最深刻的也便是小燕子他们那帮人了,横着贴,斜着贴,竖着贴,歪着贴,总之是怎么好看怎么贴。于是乎,我上课抄歌词,下课抄歌词,甚至用吃饭的时间也不回家而在学校抄歌词。当时我的这本歌本在班上也确实乎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每当上课时,大家就都来找我借歌本,心里或多或少也有一些自豪感吧。

 

因此,在那一段时间里,我抄歌可谓是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了,连回家吃饭的时间也不放过。很多时候教室人都没几个我都不愿意离开教室,离开歌本。后来我天天早自习完了以后也不愿意回家吃饭,因为我觉得那太浪费时间。于是我饿着肚子,经常孑然一身单在教室抄歌。天天中午回去我妈问我怎么不回去吃饭,我每次都以要扫地为理由来搪塞。可说一天两天可以,但是时间一长我妈就会怀疑,而那时的我幼稚无比,每次都被我妈问得无话可答。即或如此,但我仍然不愿意舍弃这样的大好时光回去吃饭。终于有一天,我爸忍无可忍,一脚油门轰到学校。到教室来找我来了,我清楚地记得当时教室除了我坐在座位上抄歌以外只有两男生在后面倒腾什么。也许我爸看到我不愿意回家吃饭而在教室奋笔疾书时大大高兴吧。但当他走近发现,本子上全是花花绿绿的,二话没说,拿着我的宝贝扬长而去。

 

面对这样的情形,我知道等待我的后果是什么,我也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跟着他的摩托在后面转悠,赶紧回去。在路上我决定回去不管怎么样,打死也不说,什么也不说。对,就这样,我妈绝对拿我毫无办法。就这样,我回到了家,但是出乎我意料的是,我妈什么也没说了。日子就这样胆战心惊地过去了,但在心惊胆战的同时,我在猜我爸把我的歌本到底收到哪里去了?于是,事后几日,我便对家里的任何一个角落留心起来,随时都在想我爸到底藏哪旮旯了呢?随着事态的远离,我也便很嚣张地在家里找起歌本来,但是很遗憾的是,虽然我将家里的所有柜子都翻了个底朝天,我仍然没有找到我心爱的歌本。就这样,我失魂落魄,魂不守舍,因为我丢了我最心爱的宝贝,而且还不能言说,更不敢问我爸妈了。我想,也许真的是我爸给我扔垃圾堆去了吧,于是我又开始后悔那几天家里的垃圾不是我去倒的,也许我还能偷偷地捡回来呢。

 

日子在没了宝贝的煎熬下一天天地过,显得特别漫长,但也无任何办法。

 

后来那年年末,一个寒冷的周末,我妈交给我一个艰巨的任务,那便是在一上午以内把厨房从头到尾,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地彻彻底底地打扫一遍。我挽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而且我真的喜欢收拾屋子,虽然厨房难打理了些,但是我仍然喜欢做些着鸡毛蒜皮的小事。正当我干得最起劲时,看到一本铺满了灰尘和油垢的书,正纳闷之时,想怎么把书放在这顶上面,怕是没什么用了吧。结果,出乎我所料的是,居然,居然哪,那是我的歌本啊。此刻,它却安静地躺在碗柜上面长达几个月之久,而我却找它找得心都快碎了。

 

我忽然全身来了劲,从碗柜上下来,用卫生纸仔仔细细地擦拭着我的宝贝,生怕弄疼了他似的。但是毕竟油垢太深,即使我再怎么擦,封面始终都是暗黄了,而且碗柜上面歌本的印子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那两天,我的情绪又好起来了,虽然没有再抄歌,也没有再买画儿来贴,但是一有时间就躲在我的小窝翻翻歌本,并不时的哼上几曲。

 

很快,到了年三十,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在一起看电视,侃天侃地,我趁我爸兴趣正浓,于是我问到,“爸,你当初藏我歌本也不知藏个干净的地方,脏死了,全是油……”我爸好像还没反应过来似的,转过来说我还给你藏干净地方,我没给你扔了就万幸了。说起来,爷爷奶奶大笑了。

 

直到现在,我都完好地保存着那个歌本,虽然很多页的边边角角都被我翻到没有了,虽然本子已经旧得不忍卒读,但是我仍然视为珍宝。

 

我想,我所珍视的是不仅仅是一个如此平凡普通的笔记本,更重要的是那年那些让人为之心碎的时刻,名字叫做成长,叫做青春

当我们玩弹珠球的时候

来源:http://www.u148.net/article/71419.html

  • 小编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 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