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恒甫与北大

2012 年 9 月 6 日13:12:58 发表评论

每每谈到学历,我就会说我没读过大学。对方会瞪大眼睛表现出不解的神情,接着我便说:“因为中国没有大学”。然后对方会淡然一笑,在心里骂我太能装逼。但我仍然打算继续这样说。如果说我这只是小民无端的发泄,邹恒甫则可以看作是堂堂正正的宣战。我并不想当然的认为邹恒甫就是什么十步杀一人的侠客,但估计他也不是十天上一人的嫖客。

 

一、解放思想前,先解放裤裆

 

有人说现在的大学生,男生衣着民工化,女生装扮失足化。但无论男生与女生之间发生什么事情,都是合情合理的,甚至是势在必行的。至于教授们不甘寂寞打算妙手回春,也几乎算不上新闻了。前段时间厦门大学48岁守寡女教授为男女平等做出了卓越贡献,可惜遇到白眼狼。已过而立的研究生白眼狼自爆与女教授“调情做爱地点遍及家中各处、办公室沙发及窗台边,校园中图书馆、树荫下,甚至大桥下和沙滩”,可谓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其“肉体与灵魂都要紧紧跟老师连在一起,才能达到学术最高境界”的高端理念,不由得让人想起汤姆汉克斯主演的《达芬奇密码》。

 

有人说,我们的大学的思想被禁锢了,还是too young了。其实这是一种从“衣带渐宽”到“宽衣解带”的学术之路啊。家事国事天下事,出了教室进卧室。

 

二、邹恒甫的态度

 

首先,邹恒甫应该不需要炒作自己。他是1949年以来首位进入哈佛大学经济系并获得该校经济学博士学位的中国大陆学生,现为世界银行研究部终身高级经济学家。其次,邹恒甫也应该不是出于嫉妒。作为北大同僚,其他教授能够享受的价格优惠,女生们一样会给他。

 

邹恒甫敢指名道姓的挑战院长和系主任,敢要求北大纪委来找自己谈话。只要他不是疯子,他手里一定有材料。北大该骂是毋庸置疑的,甚至于该骂的地方太多一时间无从下口。邹恒甫一下戳到北大的最痛处,让整个社会一下尴尬了起来。可见,他一开始就没打算给自己留退路。在90年前,这样的知识分子有很多,现在,至少还有邹恒甫。

 

三、北大的难处

 

70年过去了,北大不但没有气质与气度,还失去了智商。事实上,北大并不是不了解自己的污秽,只是不习惯出现明目张胆的挑战者——开玩笑,我是副部级,你敢惹我?但是现在有人惹了,怎么办。置之不理不行,别人会说你是理屈词穷;当面对质更不行,起码在处理掉那些邹恒甫所说的被享用的“女服务员”之前不行,那是正中对方的下怀。

 

于是北大尴尬了,并发表了一篇驳斥邹恒甫的文章。这篇文章我一字一句的研读了。北大不愧是北大,引经据典、掷地有声,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忽忽悠悠,飘飘摇摇,说了等于没有,没说却不等于说了,总结成一句就是:你看看你,老邹,有事儿好商量,这是干啥呀!

 

四、起到如今,骑虎难下

 

惊闻北大起诉了。这样看来事情只会有两种结局:一种是邹恒甫怂了,道歉认错,北大撤诉;另一种是北大怂了,邹恒甫道歉认错,北大撤诉。总之,法院是绝不会判决认定北大内部秽乱不堪的境况的,邹恒甫也就绝无在法庭上胜利的可能。进了法庭,在副部级干部面前,你什么世界银行什么什么员还不如那个“女服务员”。

 

所以,如果这件事以北大的全面胜利作为结局,我不会意外,只会为我们连邹恒甫都失去了而感到惋惜。

 

以后,和以后的以后,如果有人问我在哪里读大学,我会继续告诉他,我没有读过大学——因为中国没有大学。

(文/张无计)

邹恒甫与北大

via

  • 小编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 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