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人就算不去阿里,也在要去阿里的路上

1

阿里巴巴园区旁边的五常中心小学,二十多年前还是余杭县五常公社东风生产大队所属的农村小学。

2013年阿里巴巴从滨江区搬迁到这里,附近五常街道和仓前街道的房价开始坐上火箭,这个小学也摇身一变成了马云母校杭州师范大学的附属小学。

阿里巴巴高层的孩子通常住在杭州城内各个名校的学区房里。但是因为五常小学离公司近,小学成绩又不是很要紧,所以还有相当一部分阿里老员工把孩子送到了五常小学就读。

传说这些“橙二代”在学校里面已经有拼爹的苗头了

“小子,我爸是P8,你爸是P几啊?”

“我爸妈都是中供铁军,你家是刚从北京新来的吧?”

“我妈是HRD,你知道什么是价值观第一吗?价值观第一就是我妈第一。”

这时候回迁户家的孩子看着他们吹牛逼,就像《血色浪漫》和《阳关灿烂的日子》里胡同串子出身的顽主,眼瞅着大院子弟穿将校昵骑永久自行车拍婆子,只有流口水的份儿。

现在这群小子还能流口水。等到马云投资138亿元的云谷学校建起来了,他们连口水也没得流了。

这个云谷学校一年学费20万起,师生比例1比5,预计未来招生规模3000人,从幼儿园到高中十五年一贯制。阿里巴巴的合伙人将在全球范围延揽人才在该校任教,争取办成“浙江第一,全国一流,世界知名”的国际化学校。

想入学该校,买学区房、拼成绩都不管用了。不仅有专门的考试还要筛查家长的背景。今年第一期入学的指标60人,已经被“橙二代”们包了个饺子。

按照阿里巴巴目前的人员结构,只要大家别都抢着生二胎,P7以上的员工的孩子,应该都有机会往云谷学校里挤一挤的。

马云是这样寄语云谷学校的,

“云谷培养的孩子,一定要用全球化的眼光看问题……是中国未来的希望所在。”

我相信有马总这样的关心,云谷学校的同学们一定能不负重托,担起DT时代勇攀科学人文高峰的重任,到时候争取跟北京的八一学校比一比,也发射一颗科研小卫星。

2

为了你的下一代,互联网人就算不去阿里,也在要去阿里的路上。一张P7的工卡,顶半套学区房。

网络安全大神吴翰清四年前离开阿里创业,做了两年把公司拆了分别卖给百度和阿里,他回了阿里,另一拨人去了百度。

如今肯定是在阿里的人活得舒坦,不然公司今天来个90后副总裁,明天来个90后总经理,后天还要操心老板被境管的谣言,怎么能安心做技术呢?

16年资本寒冬的到来,回大公司上班又变成了一种时髦,和两年前成群结队离职说要“改变世界,颠覆行业”一样时髦。

吴翰清(道哥)月初写了一篇《我回阿里的29个月》在程序员的朋友圈里刷了屏,他说,

“四年前我会狂妄地说要颠覆世界,现在看来世界根本不需要被颠覆。”

春江水暖鸭先知,除了这些归巢的老阿里之外,嗅觉敏锐的还有媒体人。

今年招兵买马之后,从前删帖催稿都忙不过来的阿里公关,现在也可以学百度陪着媒体人出国游山玩水了。

当然媒体人成群结队去阿里这件事不是从去年开始的,18年前加入阿里的金建杭官至总裁,14年前加入的王帅也跻身合伙人,现在每天在微博上写打油诗,秀两个女儿的照片,趿着拖鞋在豪宅的花园里趴趴走。

12年前加入的陶然现在是滴滴打车的副总裁,7年前加入的陈亮和21世纪经济报道的三位同事,颜乔、杨磊、顾建兵,都成了集团公关总监。但是时不我待,2012年之后,通过去大公司做公关这扇财务自由的大门就对媒体人关上了。

王以超就没有赶上好时候,2013年才离开媒体去了京东。虽然从资历上来说,王以超和阿里巴巴合伙人王帅是同一年出生,他就职的《财经》和《财新》也不知道比王帅当年的《齐鲁晚报》、《济南时报》高到哪里去了。

但是说什么都没用了,下水晚了十年,老板从马云换成了刘强东,财务自由变成了跳槽自由。王以超老师8年换了8个工作。

如今王以超的微博认证还是36氪副总裁,在行上的认证还是Uber中国公关副总监,但是在朋友圈里他已经宣布自自己“上上上上,上优信二手车,做做做做,做公关总经理”去了。

很多好事之徒总喜欢拿他来还开涮,比如在“即刻”上增加一个王以超又跳槽的提醒,或者在朋友圈发布一个王以超一年以内会离职的盘口。

但是谁都不能否认,王以超有一个好心态。这么多次离职,虽然还没来得及实现财务自由,但是跟前东家都是和平分手,没有一次撕逼的。

3

有些人的心态就没有那么好了。

最近刷屏的两篇文章,《我那么努力!有两套房,却不得不离职,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和《就算老公一毛钱股份都没拿到,在我心里,他依然是最牛逼的创业者》。

前者是一个华为的高级工程师,在35岁的年纪背上了深圳的两套房贷,又遭遇了华为劝退,年收入从50万遽然降为20万,只好割肉卖掉一套学区房还债。接下来为了养育两个孩子,自己原本全职在家的太太也可能要重新出来找工作了。

后者是一位互联网公司的运营,老公参与了一家游戏公司的创办,七年过去了只拿到了普通程序员的工资,期间有一次100万的分红用于结婚和买车,现在她在家全职带孩子,两万元的月收入要付9000元的房租和8000元的房贷,想要通过公司的股份套现缓解经济危机,结果发现老公根本不是公司的股东。

这其中的是是非非很难讲清楚,很多剧情现在又出现了反转。

但是其中确定的,是两个普通出身的家庭,身处过去十年二十年中国增长最迅猛的行业,本来以为自己的收入可以维持有车有房、太太全职在家、孩子接受更好教育的中产阶级生活,结果在2016年底2017年初的这个冬天,梦想被现实撞得粉碎。

在垮掉之前,一个工程师自己动手,另一个工程师是老婆动手,用写一篇微信公众号文章宣泄不满,结果发现他们自己真的一点都不孤独。

听说最近西二旗和中关村的程序员相亲,已经指明会写文章的姑娘优先。

互联网人是好日子过久了,总以为12K的起薪是对程序员的羞辱,以为工资三年翻一番,职位五年跳三级是理所应当,以为一个大公司的中层加上几个90后泥腿子拿到几百万天使投资是正常现象。

在1992年之前,中国哪一段历史可以说服你,寒门可以出贵子,阶层的流动可以一代以内完成?

2008年的金融危机后,哪一国的现状可以证明,中产阶级可以一人工作全家不饿,有房有车有医保,教育养老一劳永逸?

知乎上还有一票打抱不平的程序员摩拳擦掌,要为无产阶级兄弟讨回公道。但是写文章的华为员工已经承认了,作为一个农村出来的孩子,能够留在深圳还有一套自己的房子已经很不错了,之前又要生二胎又要学区房,是自己想多了。

是的,我们这些童年享受了廉价的教育、医疗和住房,成年后通过高考跻身大城市,毕业后通过进入新兴行业获得收入增长的一代人都想多了。

实际上就连“我是农民的儿子”这句话,从前也只有犯了错的省部级领导干部才有资格说。

如今一个落魄工程师在朋友圈写文章就敢随便用,这自媒体恐怕也要管一管了?

来源:老道消息

阿里技术员工:“阿里屏蔽微信”真相的背后

今天发现在阿里内网有同学说微信虽然仍在屏蔽淘宝链接,但是屏蔽的描述却发生了变化。

之前是这样的:

474ebf35gw1er1oy27565j20ha0gigmb
现在却变成了下面这个样子:
474ebf35gw1er1oy72ngwj20g60ex0t5

微信之前的那番描述,让很多人认为是阿里巴巴出于商业目的屏蔽了微信;然而现在微信突然改变了原来的描述,让很多人产生了困惑。考虑连很多阿里内部的同学都不了解当年的真实情况,作为在阿里全程参与并见证屏蔽事件的技术男,我想谈谈我所经历的屏蔽事件,把这真实的历史还原给大家,谁是谁非,自有大家评说。

大概在2013年,正是微信电商初起的时候,也正是阿里和微信谁都没有“屏蔽”谁的时候。但我们收到了一些关于安全问题的用户反馈,经过分析,我们发现这些信息犯罪的手段是标准的钓鱼。

具体来说是这样的:把阿里的页面代码copy过去,搭建一个跟阿里毫无关系的网站,然后把链接放到微信上,打开以后就像下面这样:

474ebf35gw1er1oyt92sij20f60l976m

这个页面跟手机淘宝登录页面没有任何区别,但是其实呢,它是我自己搭建的一个页面。微信中没有办法区分真正的淘宝页面和钓鱼页面,尽管现在的微信有了查看网页主域名的功能,这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进步,但是这仍然只有少数非常谨慎的用户才会留意到。

 

当下拉这个钓鱼页面时,会出现一行小字,网页由 10.2.43.130 提供。假如你在这个钓鱼页面输入了用户名和密码,这些数据都会被钓鱼网站获取到,那么你的账户和密码就会被人盗走。

尽管当时微商量不大钓鱼的量也不大,但是对于单个用户来说,被盗号是不可接受的损失,当然也出于避免微商逐渐把淘宝变成纯货架的入口商业竞争考虑,当时的产品总监和我们技术团队一起做了一个方案,在内部叫做杜鹃计划。

杜鹃计划当然不是屏蔽微信访问,而是当用户在微信中打开淘宝链接,就直接利用唤起协议唤起淘宝客户端,让用户在淘宝客户端中打开相应的页面。

可是没过多久,我想应该是微信出于入口竞争因素考虑,做出了回应:他们在微信webview中屏蔽了唤起协议,导致用户仍然能看到手机淘宝登录页面,却不能通过手机淘宝客户端访问宝贝。

在微信的安全问题未能解决,又屏蔽了唤起手机淘宝应用的功能的情况下,手机淘宝只好采取了服务端逻辑,就是把所有来自微信访问的请求重定向到了下载页。而对用户而言,他们的体验就是在微信点击淘宝链接,只能止步于手机淘宝下载页面,而不能进入淘宝客户端去访问宝贝,购物行为只能被迫中止。只有去手机淘宝客户端才能进行购物。所以在用户看来,这基本上就是被判定为“淘宝屏蔽了微信”。

那么现在再来看13年出现的这个文章就能看的明白背后的原因了。其实我们也是挺无奈的。我们宁愿让用户无法从微信直接跳转到淘宝访问商品和店铺,也不能让用户的账户密码被盗。

474ebf35gw1er1oziuh6nj20o108udi0

然而因为下载页面仍然会把一部分用户带向淘宝,所以微信又屏蔽了手机淘宝下载页中的下载链接,手机淘宝前端团队试图使用短链的方式绕开微信的屏蔽,不料绕开几个小时后,还是被微信屏蔽了。

之后微信团队可能是玩腻了猫捉老鼠的游戏,干脆拦截了所有阿里域名的请求,直接不予访问阿里的服务器了。其实本来作为一家商业公司,尤其是微信并非浏览器这样的开放性产品(这一点上,还是很佩服腾讯,虽然微信屏蔽了手机淘宝,同一家公司的腾讯浏览器还是跟手淘合作的非常紧密),屏蔽淘宝访问也无可厚非。但是我们发现了一件非常掉节操的事情,微信竟然自己做了一个页面,冒充阿里巴巴屏蔽了微信,也就是他们这次改变描述之前的页面:

http://support.weixin.qq.com/cgi-bin/mmsupport-bin/readtemplate?t=w_redirect_taobao&url=http%3A%2F%2Fh5.m.taobao.com

474ebf35gw1er1p01sulkj20g40slt9u

但请注意看,“网页由 support.weixin.qq.com 提供”这几个字。从这个域名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知道,这个页面来自微信团队。用户的请求甚至完全没有到达过阿里巴巴的任何服务器,所以这个阿里巴巴“屏蔽”的罪名实在是被判得非常无奈。

 

实际上,对用户最好的选择是微信打开阿里的页面,允许用户在微信里安全地完成淘宝购物。但是,微信现在对网站域名安全的处置仍然太弱,如果微信能解决安全问题,我们非常乐意让用户在微信中完成交易流程。

 

我们公司的法务已经正式与腾讯书面交涉,请微信改变之前的不实描述,并解除对我们阿里的屏蔽,微信收到交涉以后改了屏蔽描述,但没有其它动作。我个人还是希望微信方面能够多以用户安全和用户感受出发,解决这个问题。

 

最后再提醒各位用户一句,你在网页中输入任何用户名和密码之前,请务必确认您使用的软件和网页链接的提供者双方都可信,莫给任何钓鱼网站可乘之机。

 

来源:http://weibo.com/p/1001603830475402664763

【走进阿里】阿里为何推来往?支付宝终将怎样?微信对阿里有何挑战?…

移动互联网最奇妙的地方是,彻底的让支付宝的生意变成了一桩小生意——

2012年支付宝的交易额在一万亿以上,看似大而不倒,但放在更宏观的角度来看,也不过只是整个社会交易总额的一小块而已。我自己已经是个重度的网购用户了,每年花在网购上的钱有几万块,但这仍然只是我每年花销的一小部分。

就在一两年前,这还不是问题,因为打个出租车、去小卖店买瓶酱油什么的你不可能背个电脑,可是移动互联网的出现,让“在线”这件事变成了随时随地,它会将“在线支付”延伸到现实的整个日常生活中,而原本靠网购构建的市场,会彻底变成一个小市场。

先来看阿里的支付宝:

1、支付宝诞生的基础是C2C交易下的交易中介;

2、一旦绝大多数的交易变为是B2C,便几乎不需要中介担保;

3、人们之所以对支付宝产生依赖,原因是淘宝的半强制驱动、中国信用卡保险不成熟和银行支付体验不好等原因,时至今日这些助力都在慢慢瓦解;

4、99%的交易其实是在线下完成的,支付宝只是在1%的在线支付领域占有优势地位,在便利店买饮料、在商场里买香水都和支付宝没关系;

5、支付宝的终极目的是成为人们资金的管理中心,这么多年来除了保证支付安全之外,所作的一切努力其实只有一个:不断培养用户的支付习惯(KPI),直接导致的就是增加现金的使用应用场景。于是信用卡还款用支付宝、转账到银行卡用支付宝、水电煤气缴费用支付宝、医院挂号用支付宝、对账单、多帐号绑定……很好我们依稀看到了功能累加到极致的——QQ的影子。

不断提供的便利必然伴随不断累加的功能,人们对支付宝依赖性越来越强的同时,产品的复杂性也越来越强,产品臃肿带来的问题从来都是在五年后显露的。

简单来说:如果你将支付宝看作一个交易担保平台,那么你会发现,我们生活中的绝大部分消费其实是不需要担保的;如果你将支付宝看作一个(比网银)更便利的管理现金和支付的工具,那么你会发现,它其实在变得越来越复杂、越来越不好用。

对比支付宝可以看到,微信的支付功能完全是另一套截然不同的打法:

1、简单,而不是复杂。简单到甚至连个支付密码居然用6位数字;

2、去“第三方化”。微信的功能名叫“我的银行卡”,并没有传达财付通或者微支付之类的品牌名称,而是不断暗示:我这里只是个快捷入口,你使用的就是你的银行卡而已。整个产品的使用流程中,你对微信的感知只有:打开微信、输入微支付密码这两点,微乎其微;

3、只做支付,不做担保。微信根本就不需要你把钱交给它保管,它几乎就是一个银行的手机客户端在微信上的应用插件。目前、以及可以看到的将来,微信都只会做那些即时发生的不存在信任问题的交易,例如手机充值这样的。

如果微信支付这一步能够走好,那么未来将会变得非常可怕:想像一下,你在微信上摇到一妹子、然后打车去见她、然后一起吃晚饭、然后吃完饭去便利店买冈本、然后买完冈本去开房、然后开完房打电话让肯德基送半价桶……

从出租车到饭店酒店,所有支付环节都是打开微信对着票据上的二维码扫一扫来完成的,你不需要考虑交易担保问题,也不需要考虑银行转账啊限额啊什么问题……那将会是一番什么样的景象?

对于阿里来说,应当不是没有预见到这种情况,之前一直有恃无恐的可能是两方面:安全(技术)和用户量(网络效应)。可是安全现在已经越来越成为硬件和系统级的任务(比如锁屏密码、找回手机、iPhone5S的指纹)、而用户量……说到用户量腾讯笑得最开心了。

所以现在的情形是:支付宝这个阿里最有潜力的资产(都没舍得打包上市),多少年来看似坚不可摧,现在一转眼的工夫,优势全没了。如果支付宝一家独大,那么它的未来何止千亿美金,可是一旦那些不需要担保的交易被人挖走,支付宝剩下的将只会是一个空壳。

我不敢说微信肯定能做到,但哪怕有1%的可能性,就足够马云发疯到去腾讯楼下跳广场舞了。

这件事说到底是业务根性的问题:我们真的需要支付宝吗?我手机上玩个捕鱼达人,充值时选择支付方式,话费支付、银行卡支付、支付宝支付……秋都嘛爹,为什么要用支付宝支付?哦是因为很多人在支付宝里都存有不少钱……可是,人们到底为什么必须把钱放到支付宝呢?直接用银行卡支付不就完了?

(插一句:其实,“支付宝=安全”是多年来阿里刻意经营出的一个品牌印象,支付宝与安全并非严格对应。举个例子,我花1000块网购一手机,卖家给我寄来一砖头,只要我先签收,这种欺诈支付宝其实很难取证的。这和技术无关,是支付宝的业务模式本身导致的。对安全交易贡献更大的,其实是淘宝C2C的信用体系。)

支付宝确实大大促进了中国电子商务的发展,但它本质上其实是反互联网的——它是在中国信用体系不健全、银行网络支付体验极端糟糕的特殊历史时期,在用户的银行卡和商户之间横插一杠子,让原本点对点的信息(资金)传输,变成了点对支付宝对点,并以此向商户收费,支付宝(除余额宝外的)一切商业模式就建立在这基础上,但其实这是毫无道理的。

那么再来看微信,它将站在一个比支付宝更大的市场上,从根本上抹消支付宝建立的无敌商业模式。这一幕我们现在很容易就能在脑中想像得到,因为它叫“颠覆式创新”,几年前360就为我们表演过。

虽然看上去微信对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巨头都是大威胁,但直觉上,我不认为微信什么都能做、什么都能做成,移动IM市场搞不好都还有变数,更何况微信在支付业务上只是万里长征刚迈了半步,将来也可能直接跳出来一个更直接更简单的移动支付工具。但无论如何,微信只是一个表面化的具体对象,支付宝危机的本质对象就是移动互联网,没有微信也会有其他人跳出来。

有些人劝阿里走差异化的IM路线,可是就算阿里走运做成了一个亿级用户的IM和微信共存,但来自微信的威胁仍然没有消除。所以阿里的目的并不是要做一个成功的社交工具,而是把微信干掉,SNS对阿里不重要,没有微信对阿里很重要。

阿里能不能干掉微信呢,呵呵,至少比微信掏空支付宝的可能性要低吧。更何况,干掉微信又如何,一个微信倒下去……

把时间线放长来看,中国的信用体系迟早完善,银行的用户体验也会慢慢优化,支付宝必将失去生存的根基——除非它转型,比如把自己变成银行。

也或许,马云会选择金蝉脱壳——在支付宝仍然颇具规模的时候,掏空它,另立一个更有潜力的新业务,比如余额宝。

就像他之前对阿里巴巴、对淘宝做的那样。

来源:http://www.zhihu.com/question/21857746/answer/20008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