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装逼指南

金融是古老的行业,其本质是价值交换。作为一种交易活动,本身并未创造价值,金融交易是一种将未来收入变现的方式,也就是明天的钱今天来花。简单地说金融交易的频繁程度就是反映一个地区、区域、乃至国家经济繁荣能力的重要指标。

金融关乎你我,不可小觑。古人最早以物换物,麻烦又费力,后来逐渐衍生出硬通货——贝壳,这就是最早的货币。有了货币,金融一日千里。

司马迁在《史记·货殖列传》中说:“用贫求富,农不如工,工不如商,刺绣文不如倚市门。”一语道破,要想富,还得搞交易,玩金融。古人收租子,放高利贷,这就是金融。《金瓶梅》中说:“西门庆···又放官吏债,就是那朝中高、杨、童、蔡四大奸臣,他也有门路与他浸润。”高利贷放到了朝廷大员,也算是金融大亨一枚了。

现代金融的起源大概可以认为是从西方银行业和证券业开始的。1609年,世界上第一个股票交易所诞生在阿姆斯特丹。只要愿意,东印度公司的股东们可以随时通过股票交易所,将自己手中的股票变成现金。在此之前,银行已经在欧洲存在了几百年。而直到股票交易所的出现,金融业才逐渐独立成为一门行业。

时至今日,搞金融的遍地都是,俗称金融民工,自称金融狗。每个大学都开金融学、金融工程之类的高分转业,学生大把的考入,四年后一溜烟的失业。要么拼破头挤进银行当柜员数钱数到手抽筋,要么加入保险业,就着《小苹果》跳晨操开早会,极少数人能进入投行,穿着公司定制的万元制服,说话必夹杂洋文。

人人离不开金融,但逼格却大相径庭。

一般初级Ber,能分清银行存贷款利率,懂得利差,手中有闲钱会存入支付宝,每天早上起来看看又多了5毛钱,可以买个转角包子店刚出炉的新现货,满口酸菜味的挤上公交或地铁去上班。初级Ber知道股市能赚钱,但一般没钱炒股,偶尔看看《大时代》和《窃听风云》就满足了,最多去楼下买注双色球,期待中奖后吃利息都可以很滋润。

金融从业者里面的初级Ber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他们坐在柜台里,每天担惊受怕的期望不要短款或多钱,否则无法赶在晚上9点准时下班。或者奔波于不同小区,逮住跳广场舞的大妈就努力推销各种稀奇古怪名称的寿险,视原一平为偶像,做梦都在百万圆桌吃盒饭,醒来发现口水已经浸湿了《把信送给加西亚》。

中级Ber普遍要专业一些,熟知股票市场,往往有一定资金量进入股市。每天按时打开电脑或手机看盘,加入不少于3个炒股群,赚钱就得瑟,亏钱就沉默。他们大多熟读巴菲特的价值理论和日本蜡烛图,但往往喜欢探听内幕消息,期待遇上重组,开盘连续涨停。他们熟悉各类金融名词,而且都是英文的,知道高频交易和量子交易,可无法参与。大部分中级Ber是不赚钱的,确切的说是亏钱。但这部分Ber推动了金融知识的普及。没有他们,那么多金融创新的产品就无法推广。

在金融从业者里面的中级Ber已经不是柜员和推销员了,这个级别的人都有专门的格子间办公室,经常可以应酬和出差。需要熟悉中央政策和地方经济情况,要么跟十几名存贷大户保持正常不正常的关系,要么带着三五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团队,每天早上开会时候要唱《感恩的心》和《飞得更高》。

高级Ber除了要有付费版的Wind和免费赠阅的《Forbes》外,还要有专享的私人理财师,帮他们打理至少500万的资金,用于购买各种低风险,中等以上收益的理财产品。高级Ber也自己炒股,但不怎么迷信qq群里的消息,而是有专门的消息渠道。

从业者里面的高级Ber一般不谈金融,只谈经济。他们都有名校的MBA学位,对规则运用自如,到各地出差都能辗转见到地方官至少二把手。每年给自己涨百十万工钱,遇到机会自己也老鼠一把。或者直接划账到自己的瑞士银行户头,然后带着老婆孩子去加拿大安家落户。

顶级Ber散落在各种管理委员会,他们是规则的制定者,政策的起草者。他们一句话能让股市抖一抖,股指瞬间下挫十几个点。或者身居银行保险的高层,经常发明新鲜玩意,搞个庞氏骗局让你老无所依。

至于骨灰级Ber,他们羞于谈金钱,他们只是面色沉重的告诉大家:信心比黄金更重要。

作者: 安德森

帝都金融民工装B指南

U9165P31DT20131206114109

金融街7号,英蓝国际金融中心,金融民工心目中的高富帅集中营。英蓝1楼,星巴克,金融民工心目中的装逼集中营。
金融民工虽然在收入上已经被大百度阿峰甩几条街了,但是作为一名脱离了低级趣味的民工,他认为自己在情趣、格调和品味等虚无领域远甩码农几条街。装逼作为一门艺术已经融入到他生活的方方面面:

一、公共场合谈业务

装逼指数:★★☆

早上8点,地铁大兴线上,金融民工夹在人群中,下意识的把双手抱在胸前。这样做不是为了保护自己,而是为了保护刚买的煎饼果子,要不然容易被挤烂。

这时手机响了,金融民工用胳膊肘把旁人顶开,勉强掏出手机:“……10亿那个项目不行……20亿那个还可以考虑一下……行,那你们再改下合同,我们下周……靠!坐过站了!”。

周围人的眼熟有点异样,但金融民工已经习以为常。地铁里、公交上、人群中,金融民工经常一边打着一分钟上下几个亿的电话,一边啃着舍不得加肠的煎饼果子。

不过,这种招摇过市的装逼方式,对于受过良好高等教育的金融民工来说,未免有点太过低俗。所以大部分此情况下,金融民工都是被动的、无奈的装逼,且外人都觉得“这是个傻逼吧?”。

二、参观金融街

装逼指数:★★★

金融街,金融民工集散中心。每天都有大批金融民工聚集于此:解签……和加班解签。由于在这里呆的时间已经超过家里,金融街成为金融民工的第二个家,也已成为金融民工心目中仅次于故宫、长城和颐和园的帝都必去景点。

金融民工的老爸最近来帝都看儿子,在参观完故宫等知名景点后,金融民工迫不及待的带老爸去金融街转了转。

“那片全是高房子的地方就是金融街……全国所有的金融机构总部都在这里……这是xx总部……那是xx总部……人民银行和证监会就在前面……这附近的房子要卖十多万一平……我就在这栋楼上班……”金融民工兴奋的向老爸介绍着。不知不觉两人来到金融民工单位所在的写字楼。金融民工决定带老爸去参观一下自己的办公环境。

一进大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司训。“高抛低吸”四个金光大字,铿锵有力的立在前台后面的白墙上。

随后金融民工领着老爸来到自己的格子间。“我就坐这里……这是电脑……这是电话……电话可以随便打,不要钱……那边有饮水机,也是随便喝的……那边是领导办公室……这边是会议室……单位食堂在楼下,包三餐,不要钱”。

看到儿子工作环境如此优越,老爸倍感欣慰。

“爸,我现在住的大兴黄村太远了,坐地铁到这要一个多小时,阿梨还嫌学区不好。我现在努力工作,年底能存下10万,要不您再给我几百万,我在这附近再买一个吧。”金融民工把头转向窗外,指了指远处的西城晶华,目光坚定。

三、德州扑克

装逼指数:★★★☆

金融民工一直认为自己从事的工作是一门高门槛、高技术含量的工种:概率统计、数据分析、逻辑推演样样高端大气上档次。从事如此高端工作的人的娱乐方式也必须同样高端。所以,德州扑克作为一种传说中华尔街的必备技能,成为金融民工娱乐的不二选择。

德州中各种交易策略和风险控制的组合变幻,让金融民工如痴如醉。他觉得,自己和华尔街有了一样的节奏。每次金融民工喊出all in的时候,都会用双手推出所有筹码。这个时候,金融民工觉得自己是赌神周润发在喊:showhand! 就要赢得全世界。

四、星巴克

装逼指数:★★★★

金融街7号,英蓝国际金融中心,金融民工心目中的高富帅集中营。英蓝1楼,星巴克,金融民工心目中的装逼集中营。

只要有空,金融民工都会来到这里,穿上已经洗的发亮的工装,点上一杯82年的Latte和一块入口即化的蛋糕,再找上一个靠窗的座位,翻开昨天刚到的盗版CFA NOTES,细细品读起来。如果恰巧碰上熟识的金融民工,则正好可以一起探讨一下关于三中全会的学习心得:谈笑间,言必称习办,克强。各种矛盾、斗争和故事,仿佛亲历。待会下班,自己就要回中南海就寝去了。

吃完走出大厦,金融民工感觉自己像刚冲满电的马达,能量爆棚,忍不住对着天空大喊一句“加油!”。然后径直走进了对面的新盛大厦。

五、房价涨了

装逼指数:★★★★☆

今年年初,金融民工终于凑够首付在大兴黄村买了个两居室(详情请参看前文《帝都金融民工购房指南》)。刚买完房,金融民工不敢关心任何关于房价的消息:水木房版不敢上了,路边中介也不敢去了,因为他怕自己站岗了。直到半年后,金融民工突然发现房价已经比自己买的时候涨了一大截,自己并没有站岗,而是在山脚下。

金融民工开始膨胀了。路边中介愿意多瞄两眼了,微博上,水木房版上,也开始指点江山了:“帝都房价专治各种不服”和“炒股的都是傻逼!”是金融民工的口头禅。网上看到有人在讨论各种时政问题,金融民工都摆出一副不屑的表情,反问道:“这个月房租交了吗你?”。在看到对方回复“流泪”的表情后,金融民工的优越感达到了高潮。

金融民工开始在网上搜索关于中产阶级的标准,甚至计算着只要房价再涨多少,自己也可以财务自由了。

在高中同学群里,金融民工也已是一览众山小的姿态了。那些当年自己羡慕嫉妒恨的富二代、官二代同学们,靠着父母的荫庇,在老家找个体制内单位,现在过得也不过如此嘛!自己一套帝都的房子就足以让自己扬眉吐气了。

金融民工已经完全忘记自己这个月的月供还差几百没着落,以及靠信用卡刷的首付,这个月的分期该怎么办。

六、帝都光环

装逼指数:★★★★★

眼看着帝都的房价已经甩开魔都、寨都几条长安街了,帝都金融民工觉得自己也已早甩开其他二都金融民工几个身位了。魔都、寨都已在脚下,香港、纽约不过如此,帝都金融民工的自信心达到了巅峰,所有非帝都金融民工都得给自己跪舔。

帝都金融民工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帝都专治各种不服!”。

你们房价低?我有帝都户口!你们不堵车?我有帝都户口!你们环境好?我有帝都户口!

所有单位,只要办公地点不在帝都,就已经输在起跑线上。职位再高、收入再多,都不如帝都二字给金融民工加的荣誉光环。

这天中午,金融民工和同事饭后遛弯,聊天之间咳嗽了两声,原来今天帝都雾霾,PM2.5破300,金融民工被呛着了。“帝都不愧是宇宙中心啊,连雾霾都比其他城市厚重!魔都、寨都就是渣!”金融民工不禁感慨。

装着装着,金融民工不仅骗过了外人,也骗过了自己。金融民工开始相信:自己是一名把握世界经济脉搏、经世济国的金融精英。下午5点半的金融街,华灯初上,复兴门地铁口,一大波金融精英正在排队安检进站……

 

来源:http://finance.sina.com.cn/zl/money/20131206/091117551302.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