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的负能量:只要你过得没我好

jjzb

文/ANTICLIMAX

最近越来越多人不玩朋友圈了,他们说:“因为发什么都不对。”

01

发出去旅游的照片大家觉得你在炫耀,还不如发在蚂蜂窝那些论坛里,一堆人讨论心得,也没人觉得你怎么样,甚至还会收获不少点赞。

发点跑步健身的,有人说你三分钟热度坚持不住,瞬间打击你的信心,还不如慢跑群里,那些不认识的人来得正能量。

所以很多人回归微博,在没有多少熟人的地方发表着自己的喜怒哀乐。或者去知乎,去豆瓣,去论坛抒发自己。原因很简单:

陌生人之间容易产生赞美,而熟人之间,除了上一代长辈外,最容易产生的,是嫉妒。

因为陌生人离你远,你的优秀符合他们对这个世界上总存在的优秀的人的认知,可以平静的接受,甚至成为学习的榜样。

而熟人离你近,你们成长经历类似,你的好容易变成一种讨厌的镜子和参照物。反射出他们过的不好或者失败。

中国人本身就缺乏真诚为别人鼓掌的大气,更何况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当你表现的太好,你和你的朋友之间绝对是产生的嫉妒多于赞美。

大多数朋友愿意跟你共患难,少数人才有能力和你共享福。多数人喜欢充当安慰别人的角色,而不愿看到周围人比自己过的好。

所以才会有“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儿说出来,让大家开心一下”的段子。因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内心的潜台词是:只要你过得没我好,就好。

02

我的好朋友A小姐,长相不错,身材一般,微胖。常年体弱多病身体不好。前一阵子下定决心改善身体,忽然健起身来。

朋友圈经常看到她发的打卡照片:10公里,2小时,之类的配个跑步机留影。

这两天她和我吐槽说不太开心,我问怎么了,她说,

因为每次发完朋友圈点赞的人不多,留言的倒是不少,但以冷嘲热讽居多:

太阳打西边出来你还健身啦?

肯定坚持两天你就坚持不住了!

去健身房就是为了和帅哥偶遇吧,哈哈哈哈!

别练了,挺累的,这玩意不是练出来的!

减下去多少了?啊?还一百以上呢啊?那你都练啥了啊?

最让她郁闷的是,发出这些留言的人,其中不乏自己平时特别要好的闺蜜和信任的人。

后来她渐渐的不发朋友圈打卡了,很多人问是不是坚持不下来啦,说你就三分钟热度吧,她也没有回。

近几天见到她,红光满面,整个人瘦了好多,本来长得就不错,这下瞬间变大美女的感觉。

我问她,原来你一直在坚持啊?她说是的,别人越是不相信自己,自己越要努力。身体是自己的,也没必要每天展示给别人看。

她说当你发你自己好的状态的时候,大部分的人是冷冷的,默然的不感兴趣的,一部分关系不错的朋友会用段子来挖苦你,让你哭笑不得也说不了什么。

大部分时候,没有人愿意看你的过的好,更没有人喜欢看过程。所以,也就没什么可发的了。

再后来她发了一张身着马甲线在户外跑步的照片,美得不像话,朋友圈那些说风凉话的人,再也没留过言。

我想要和你分享一份喜悦,却被看成一种炫耀,这确实是件让人落寞的事情。

03

另一个故事,前同事辞职前专心在家考公务员,连续两年没考上。

每次到考完的时候,来单位都有人热情打招呼,然后问一句:“考上没啊?”

同事一般都很郁闷的说:“没有,差几分就。”

对方安慰说,没事儿明年继续呗。

两年间,各种同学同事都超级关心他考试的情况。直到去年他提出辞职,因为考上了,结果那年成绩公布后,往年经常 “关心” 他的同事朋友们,没有一个再问他了。

上了公务员以后,生活变得稳定了很多,也有了小孩,成家立业幸福美满,我替他高兴的同时,有次和他聊到考公务员的艰辛,他和我说:

其实他早就发现,以前他的同事比他都着急分数什么时候出来,每次都切切的关心询问,其实并不是因为真的想关心他,而是他们早知道没考上,所以一个个凑上来看他笑话。

当他真考上了,没笑话可以看了,自然没人再问了。没有人真的关心你考上了,他们关心的只是你天天在努力天天在学习,却没有结果的样子。

我说人性有时候就是这样,没办法,不怪别人。

既然她们不喜欢,那么,别控制,狠狠的秀你的幸福吧。

04

我一好朋友B,之前一直是大龄单身女,每年同学聚会都特别不愿意去,不为别的,就是有几个不知趣的老同学,每年都问同一个问题:有男朋友没啊,啥时候结婚啊?

你说没有,她们就会开始一次次的长篇大论,女孩不要要求太高,是时候该结就得结,挣再多钱读再多书有什么用啊,在社会眼里还是loser,真的很让人烦。

后来B结婚了,但是因为身体一直没调理好,结婚三年一直没生小孩,这帮同学同事,就开始整天问她什么时候要孩子,比她亲妈还关她为什么不生孩子:

“结婚了就得赶紧要小孩啊,你都这么大岁数了,高龄产妇危险多大啊!”

“还没玩够啊?咋这么不着急呢?”

“你老公是不是身体不行啊,我认识个中医要不你俩检查一下去?”

B脾气还真好,也笑呵呵的不怎么说话就过去,我说要是我早就炸毛了,生不生孩子关你鸟事,明明就是打着关心的旗号看笑话。

今年她生了一对双胞胎,母子健康,休完产假回来,她说那些曾经最关心备至的同学同事全都不见了,对了,也不能在朋友圈总发小孩照片,人家烦着呢。呵呵。

她总结了两句话给我,让我颇为震动:

“关心是因为想嘲笑你。不关心是因为嫉妒你。”

05

这里面有你的故事吗?

看完这些有点满满负能量的感觉,别说是我们把别人想的太坏或者交友不慎。

想想你小时候,是不是自己迟到的时候盼望大家都迟到,会少一些处罚,自己得到了三好学生,盼望别人不能得到小红花,自己考试名列前茅,巴不得大家都发挥失常?

人性总有阴暗面,跟是谁没关系,不必上纲上线,知道了就好。

人有的时候是种很矛盾的生物,自己好的时候怎么样都可以,自己不好的时候,恨不得拉身边所有人下水。

林肯公园关于他们专辑的纪录片里成员们说:“人们不会管你在创作专辑中多么努力,遇到了多少困难,多少天失眠,涨了多少斤,他们只关注你的成品。”

所以如果你觉得朋友圈里满满的恶意,不管发什么都有人不爽,那么想要得别人由衷地替你高兴,不妨试试这些:

回到一个人,五年的感情,再见

钱包又他妈丢了,小偷你等着!

刚买的苹果手机,碎了……

保准很多人给你留言,安慰你给你宽心。

好啦,祝你成为一个有能力给予正能量的人。

 

来源

传播负能量,深藏功与名

文/留几手

我在别人眼里是一个充满负能量的人。

总是刻意夸大社会的阴暗面,我在别人眼里就成了一个浑身充满负能量的人,会教人学坏的人。其实人学坏是好事,变坏了才能更好地保护自己,变坏了才不会轻易受伤。当然,我说的“变坏”和“负能量”,并不是要让你们去做杀人放火的坏人,它只是一种你迟早都要学会的生存技能:它可以让你敢于直面现实的残酷,夫妻的反目、爱人的离去、朋友的背叛;它可以让你拥有一颗无比强大的心脏,在这个鱼龙混杂的世界里战无不胜。

同样一块石头,它可以是绊脚石,也可以筑成里程碑。

在我读研时,与我同在一个实验室的一位同学,他每天准时七点到,一屁股坐在那,就开始低头看书、看文献、做笔记。塑料杯子里的绿茶,一泡一泡,从浓绿色喝到接近无色。不关心时事、娱乐、体育,没谈过恋爱,不喜欢跟人打交道,也不喜欢出门,三点一线,宿舍、食堂、实验室,晚上十一点前准时睡觉。每周六晚上会去学校超市买点零食,回来用电脑看一部电影,用他的话说“周六晚上真是享受”。

我挺好奇,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心态在促使他这样鞭策和要求自己。终于在一个星期六,我趁他从超市购物回来到电影开始这个空白时间段,特地找他聊了一会儿。

我问他:“你这样天天窝在实验室里,图个啥?不觉得太无聊了么?”

他反问:“无聊?没觉得无聊啊。现在就想多发几篇论文,多拿几项专利,多考几个证书。”

我继续劝他:“也不出去玩玩,喝喝酒、唱唱歌、搓搓澡。干什么事都得劳逸结合啊。”

“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有什么意义吗?我今晚看电影就是劳逸结合。”他不耐烦地说。

“什么是乱七八糟的事儿?”我问。

“就是你说的那些事儿啊,那种场合是我们学生该去的地方吗?接触那种东西也没有好处、没有意义,只会让人更消极。听同学说,那些地方可乱了,什么人都有。”

……

后来,一次我过生日,我请几位朋友出去吃饭、喝酒、唱歌、蹦迪、大保健,他可能是出于礼貌,也没好意思拒绝。

后来的情况却完全出乎我预料。在酒精刺激下,不管是唱歌、蹦迪还是大保健,他都是最High的一个,在包厢跟女同学深情对唱,在舞池跟陌生女人眉来眼去。第二天我问他:“你昨天咋的了?喝多了?”他还有点不好意思:“没有啊,就是觉得挺释放自己的。”

“你前些日子不是说那都是些乱七八糟的地方吗?”我故意想难为他。

“年少无知啊,接触了才觉得没啥。我以前觉得那种地方能把人教坏……”边说还边搂着我的肩膀,“下次再去别忘了叫上我,还有她,我暗恋她很久了。”我这才反应过来,他说的那个她,就是跟他对唱的那个女生,没想到这么大的一个男人了,还把自己的那点小情感藏得这么深。

再后来,他变了很多。变得愿意说话,愿意抽点时间上网看新闻,愿意对一些事情发表自己的看法,也愿意跟我们一起熬夜看欧洲杯,在大排档喝扎啤吃烧烤,回忆即将逝去的青春,憧憬充满问号的未来。记得有一次吃饭他跟我说:“我以前就是太想做个乖孩子了,不管是父母眼里还是老师同学眼里,现在才知道当初的想法有多么可笑。”

毕业前,他跟那个对唱的姑娘真的好上了。我说:“你小子行啊,论文、专利、证书、爱情,你一个没落下。”他还有点伤感:“毕业了就没人跟我去做大保健了。”

他当初所排斥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在他眼里,是不是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负能量呢?

看过我微博的朋友都知道,我曾经发过一条名字是《暗黑情感语录》的长微博,是把一些男女之间的虚情假意极端化了。微博发出后,被粉丝骂得狗血淋头,什么“人渣”、扯淡”、“去年买了个表”,看到这些评论,我都只是微微一笑。我想大概在评论里骂我的粉丝,一定是谈过永不分手的恋爱吧。

我有一位女性朋友,她对爱情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向往,她觉得爱情应该是再纯粹不过的东西。她喜欢看爱情小说,喜欢张小娴。虽然自己并没有真正谈过恋爱,但是关于爱情的理论一筐一筐。她期待的第一段感情应该开始在一个美妙的场合,图书馆、自习室,抑或是篮球场;一个美妙的时刻,黄昏傍晚、微微细雨,抑或是醉人月夜。

后来有一次,我跟她传授我的暗黑理论:“你整天活在爱情的幻想里?”

她很惊讶:“不是幻想,我相信肯定有那个命中注定的另一半,在世界的某个角落等着遇见我。”

“大多数男人跟你谈恋爱,最终还是想跟你那个,你信吗?”

“真的假的?爱情是两情相悦,怎么会有这么龌龊的想法?是只有你自己这么想吧。”她有点不相信。

“大学思想政治教育白学了你,理论联系实际,理论不能指导实践,扯再多都白搭。我是男生,我身经百战,我只是告诉你大多数男生的想法”,我接着说。

“爱情小说里不是这么写的”,她疑惑了。

“爱情小说?你去看看写爱情小说的都有对象吗?爱情不是咖啡玫瑰爱琴海,爱情是茶米油盐酱醋茶,你天天幻想的那些场景,到最后只能害了你,不信我们走着瞧。”我笑着结束了对话,深藏功与名。

后来,她还真的恋爱了。相遇在图书馆的阅览室日本文学区,男生搭讪,相谈甚欢,操场漫步,食堂用餐,情到浓时,去了宾馆,芙蓉帐暖,春宵滴汗,不出半年,男生厌倦,扬长而去,留她哭泣。

“为什么?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一直觉得你是一个喜欢看书的男孩,我们都同样喜欢日本文学,别人都说喜欢看书的男孩子是值得托付终生的,我觉得我们可以在一起一辈子”。她哭着对他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而他,却说出了实话:“对不起,我们相遇的那一天,我去日本文学区,只是想借一本《挪威的森林》,因为听同学说里面有几段那种片段特别带劲,只是想去借来看看,我根本不喜欢看书。”听他这么一说,她彻底崩溃了。又找我诉苦。

我说:“现在你信了吧,爱情根本没有那么美好。在一些人心里,它已经异化成了一个工具,堂而皇之发生关系的工具,跟酒后乱性一样。”

她苦恼万分:“那我该怎么办?男人都这么不靠谱,我找谁去?”

我说:“很简单。别看张小娴,扔掉爱情小说,回到现实生活中。好好看看正经八百的书,听听歌,骑骑车,练练瑜伽,做一切自己想做的事。顺便注意你身边的哥们姐们所经历的的感情,其实每个人的感情都是一本小说,绝情的男主角,苦情的女主角,在现实中都比比皆是。当你真正觉得这些东西才是感情的常态时,再试着去追寻下一段感情吧。”我又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

再后来,她找了一个男朋友。他们是在一次西部支教活动中认识的。小伙子我见过,踏实、上进。一晃就是四年,去年,我还去参加了他们的婚礼。

她当初所排斥的那些所谓“龌龊的想法”,在她眼里,是不是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负能量呢?

也许你们疑问:“为什么不多传递正能量呢?正能量不是也可以让人进步吗?”是的,我懂你们的意思。正能量确是好事,但是你也该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在消费“正能量”这个词,而当你接受得过多太频繁,你就会变得麻木。

而且,越来越多的所谓正能量,只不过是另一种心灵鸡汤。常上微博的人都知道,微博上很多大V在装人生导师,其实就是个厨师,每天准时为你煮几锅鸡汤,把你撑得要命。而我所传播的那些所谓的负能量,不过是些生活常识罢了。启蒙你们,我责无旁贷。

传播负能量,深藏功与名。这才是正道。

负能量是个好东西

我读小学的时候,我们县城还没有辅导班,每到寒暑假,除了学校布置的作业外,我爸还会另布置作业给我,通常是一天写一篇作文。我写过头三天之后,就会什么也写不出来,于是冥思苦想,东拼西凑,拿给老爸看时,他会说:“前面两篇还能看,后面就越来越差劲了。”他有时候去朋友家做客,回来后就对我说:“我今天看了XX的作业了,人家比你小两岁,水平却够你学两年的。”我自然很不服气,心里憋了一股劲儿,想扭转这种评价。三年级的时候,学校作文竞赛,我拿了一等奖,这消息我并没有给家人说,而是把得奖的那篇作文重新抄在作业本上,故意忘在我爸看得见的地方,然后背书包上学去了。放学回来后,发现作文后面被我爸批了四个字:一塌糊涂。

今天,我和朋友圈的人聊起各自小时候的故事时,他们会觉得我老爸过分,因为他们从小到大在家听到的都是表扬和鼓励,很少被家长严厉地批评。在他们看来,我爸带给我的都是负能量。而他们不理解的是,我爸一直对我有太高的期许,爱深责切,才提出近乎苛刻的要求。我对他们说,如果没有那些负能量,恐怕今天我就没有机会和你们坐在一起聊天。假如你们不是从小在北京长大,不是在人大附、北京八中这些地方读书,而是像我一样,在小县城长大,在连一所实验室都没有的中学读书的话,没有负能量激发你,你就不可能走得出来。

那些和我在同样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人,时至今日仍不甘心过一种庸碌的生活者,屡遭挫败仍对未来抱有极大信心者,颠沛流离仍对理想抱有热情与期望者,没有哪个是在正能量的庇护下长大,相反,他们都是在负能量的激发下长大。

正能量的关怀适合坦途的赏花者,而负能量的刺激适合绝壁的攀登者。假如我想要正能量关怀下的成长模式,也许出生在美国会好一点。不过,如果投胎时有模式可选择的话,我很可能仍然会选择出生在中国,而且是普通家庭,和现在一样。这大概就像打实况时总有人会选中国队一样——他偏偏喜欢hard模式。

我所在的高中学制平均四年,因为很多人复读,有些人复读了不止一年。复读班我们叫做高四。每当高四开学的第一天,班主任就会对大家说:“没有读过高四的高中,是不完整的高中;没有读过高四的人生,是有缺憾的人生。”我也有一同学,心气太高,非清华北大不读,当年也黯然折戟,读了高四,其间不得不忍受周围的各种负能量声音:“一直都说他成绩好,结果别人都考上大学了也没见他考上。”“清华不是那么好考的,以为自己有点小聪明就敢报清华了?”他高四之后去了中科大,再之后在美国攻博士,想来早已不再把清华北大太当回事了,而老家那些人,到今天仍然将清华北大奉为一种传说。

每一个从负能量包围圈中成功脱逃的人,其间忍受的辛苦、心酸都是无法对外人言明的。而一个人每次对自我的极大突破,莫不是源自孤身从负能量的十面埋伏中杀出。这个过程对你胆气、心力的锻造,足以让你脱胎换骨。当然,你也可能就此挂掉、沉沦、被征服。而万一绝处逢生,它给你带来巨大的快感能让你瞬间顿悟成长的真谛。当你一个人干掉要吞噬你的整个负能量集团军时,那种成就感绝非正能量的鲜花、掌声、赞扬所能比拟。一场惊心动魄的逆袭要比毫无悬念的完杀精彩太多,也诱人太多。

许多人说,不要和那些带给你负能量的人在一起。但我每当回想自己的成长经历,更多的是想到那些曾给我带来负能量的人。每一次负能量的冲击波袭来,在令我痛苦的同时也令我迅速成长。那些负能量,甚至会让我的三观在一段时期内有所动摇,但正是它们,让我明白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知还不够冷静,不够全面,还带有许多童年时期的天真与幻想。

正是那些负能量,让我从充满温情和爱意的童话笔触描绘下的世界里走出,从充满书生迂腐气的书斋里走出,来独自面对这个庞大、冰冷而陌生的世界。但当我不得不忍痛从跌倒处爬起的时候,不得不运用自己的力量和意志去揭开真实世界的面纱时,才慢慢发现,原来真实的世界并非初看时那样,在它庞大、冰冷和陌生的外表下,也潜藏着幽默、温馨和感动。

我因此知道,真实的世界和童话里的世界,未尝不是同一个世界;真实的世界和书斋里的世界,未尝不是同一个世界;而正能量与负能量,也未尝不是同一种能量。藏在幕后的上帝,就像双子座的孩子,有其春温的一面,也有其秋肃的一面。上帝摆出一副严肃的面孔,却未尝不是个狡黠的胆小鬼,而那些负能量,正是用来检验勇者和凡夫的试金石。

每个人都希望永远和正能量为伍,但这个世界不能只有白天而没有黑夜。没人能够永远活在正能量的庇护下,最好的成长就是直面负能量,并干掉它们。(v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