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江湖》为什么会花那么多的篇幅写林平之?

2f35dcf67eb7c0ac9da0bcf287ee1d38

熟悉金庸著作《笑傲江湖》的朋友可能都有这样的感觉:金老爷子笔下的人物,即使是配角也都富有个性!可是作为男二号林平之身上除了觉得他很惨,没有半点像风清扬、任我行、曲阳、田伯光让人记住的闪光点!为什么金庸花那么多的篇幅来写一个贵公子的悲剧一生?看看知友们是如何理解的:

俗不可耐:

读《笑傲江湖》的时候我们都以为自己是令狐冲,但过个一二十年我们就发现自己是林平之。
一肚子委屈,一肚子不服气,为了一个看起来合理的理由(报仇)去跟全世界的人较劲。不相信别人,甚至不相信水灵灵的岳灵珊就能真的喜欢平庸的自己。于是费劲心机,甚至不择手段,可是到来最后才发现自己依然是个二流角色。那个不勤奋,不守规矩,不正经的大师兄已经迎娶白富,当上CEO,跟知名大佬称兄道弟。而你这么多年小心翼翼,兢兢业业,戒烟戒酒却终究是个陪衬!
所以金庸写林平之其实是在耍滑头,笑傲江湖的男一号其实是林平之,但是为了照顾小说的销量硬生生插入了一个令狐冲。最后的林平之,众叛亲离,身陷囹圄而他最大的罪不过是不甘于做个平凡的小人物,你、我、他不也正因此烦恼不已吗?

熊特:

前期构建书中武功层级。
中期引发令狐冲失恋的剧情。
后期用来揭露岳不群。
林平之的命运嘲笑着书中的主流价值观,所以他的形象也就愈发单薄。

王大帅X:

林平之和令狐冲其实都是由另一个人物演变过来的(一分二)。
把林平之和令狐冲的性格和经历合体,我们就得到了张无忌。
张无忌这个角色性格不突出而且面目模糊,因为金庸写了一半硬生生的把张无忌的各种心机去掉写成了一个白莲花。看深了你会觉得张无忌这个人物肯定是个人格分裂的受虐狂。然后无忌哥哥在笑傲江湖里借尸还魂一分为二。变得真实清晰了许多。同一个作家笔下的同一个人改个名字就去另一部书里去当主角这种事情太常见了,因为这么写省事啊,创建一个真实可信的人物是很烧脑细胞的。

陈维扬:

金庸的梦中女郎是夏梦,夏梦嫁给了林葆诚。结合金老先生最希望做令狐冲的评语,所以会有“欲练此功,必先自宫”的神奇设定和林公子的悲惨命运吧。

查看知乎讨论

张佳玮:我不佩服的三个人,那真是说来话长!

837195bafce69cd7051e0d9c80ee5f14_pt_thumb

吹牛皮,怎么才能显高明呢?
《笑傲江湖》里有两处语焉不详,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典范。

其一:
【任我行道:“不敢,不敢。老夫于当世高人之中,心中佩服的没有几个,数来数去只有三个半,大和尚算得是一位。还有三个半,是老夫不佩服的。”
……
只听一个声音洪亮之人问道:“任先生,你还佩服哪几位?”……任我行笑道:“抱歉得很,阁下不在其内。”那人道:“在下如何敢与方证大师比肩?自然是任先生所不佩服了。”任我行道:“我不佩服的三个半人之中,你也不在其内。你再练三十年功夫,或许会让我不佩服一下。”
……令狐冲心道:“原来要叫你不佩服,却也不易。”】

后来任我行自己说了:他佩服的人,包括东方不败、方证、风清扬,半个冲虚。他不佩服的人:左冷禅。剩下两个半名额,不在当场。
当日场面极为宏大,整部《笑傲江湖》,除了东方不败和风清扬,已登场过的,活着的大牛人,基本已云集在当场,而犹且不包括任我行剩下的两个半名额,所以,可能性如下:
其一,任我行压根儿就是临场瞎编。以他的狂气,这样来点评天下英雄,也是理所当然。
其二,他确实有这么个单子,但单子里另两个半,应该就是书里没提到的人物。

也就是说,以实作虚,踩着左冷禅当肉垫吹。
给任我行一个左冷禅,他能吹起整个地球。

另一个例子:
【(风清扬)叹了口气,说道:“当今之世,这等高手是难找得很了,只要能侥幸遇上一两位,那是你毕生的运气,我一生之中,也只遇上过三位。”令狐冲问道:“是哪三位?”风清扬向他凝视片刻,微微一笑,道:“岳不群的弟子之中,居然有如此多管闲事、不肯专心学剑的小子,好极,妙极!”】

这里风清扬说了三位,哪三位?没说吧,你自己考证去吧。
还是以实作虚,放开吹。云雾飘渺。

金庸先生极善以实作虚来虚写。写金蛇郎君夏雪宜、写胡一刀可以和苗人凤打平手、写黄药师夫人比黄蓉还聪明、写凌霜华、写林朝英可以和王重阳平手,这些活在他人口中的传说,惊鸿一瞥,但神采俱全,反而常比主角夺目。
比起实写,虚写要巧妙得多,也方便得多。

假设一种情况:
如果任我行最佩服的三个半和最不佩服的三个半,都在少林寺现场,被他一一指将出来,读者未必会产生天下英雄、使君与操的豪迈感,却会觉得:
“呀,任我行这货生活经历也太狭窄了吧,没什么内涵啊……”

又或者,任我行说了下面这些话:

任我行道:“我最不佩服的第二个人,便是千里独行田伯光。这厮好色如狂,却也是个真小人,爽快飒利。只是他武功低微,又干的是眠月偷香的勾当,格局却是小了。”

任我行道:“我最不佩服的第二个人,便是青城派掌门余沧海。余矮子雄心勃勃,意图复兴青城,对福威镖局下得好狠辣手段。只是贪小利而忘命,城府不深,便让人无法佩服了。”

任我行道:“我最不佩服的第二个人,便是我那童百熊兄弟。他性子耿直,武功了得,是日月神教里的一条好汉,只可惜他过于愚鲁,便上了东方不败的当,哎,终究让人无法佩服起来。”

任我行道:“我最不佩服的第二个人,便是本朝太祖。此人胸怀大志,腹有量谋,权术精绝,翻云覆雨,尤其手段狠辣,更合我的脾胃;只是不免刚愎自用,又杀功臣,便让人十分的不佩服了”。
(嗯,《笑傲江湖》设定的是架空时代,所以我在这里假设的是朱元璋)

任我行道:“我最不佩服的第二个人,便是富坚义博。这人才情确是有的,格局极大,气度恢宏,可是为德不终,还为了练《葵花宝典》,把自己给割了,从此便太监了,这便十分的让人不佩服。”

任我行道:我最不佩服的第二个人,便是张佳玮。这人居然在背后擅自篡拟我的语录,忝不畏死,胆子可算得大极;与老夫素未谋面,却能猜得到老夫的心思,更是了得。可惜他不过是舞文弄墨之辈,哼哼,便让人佩服不起来了。“

这么写来,实在倒是实在了,可是任我行的形象,也并不显得更高大。
反而是虚写,以左冷禅为基础奠定基调,藏了云里雾里的两个半不佩服,显得任我行斗争经验丰富、眼光独到高远。
这是《笑傲江湖》极可爱处。有无数虚写背景,才显得全书其深如海,江湖浩淼无边。

这种方法,其实民间叙事常见。最典型的,莫过于评话:
明明秦琼和尉迟恭是隋唐之际历史上最巅峰的猛将,但各类隋唐评话里一定要编出宇文成都、雄阔海、伍云召之类更神的猛将。
明明宋江们起义只有三十六人,而且被朝廷剿了收了,《水浒》一定要出来一百零八好汉,而且把官军打得屁滚尿流。
明明岳飞和岳云就是当时第一流的猛将,却还要编出历史上不存在的高宠们。
明明苏轼聪明绝顶,却总要安排些村夫村妇或者佛印这类和尚,来用小聪明搞掉他。
至于康熙或乾隆微服私访,遭遇各类高僧道长、民间智者的传奇,更是数不胜数。

这种心态,和名人八卦、小道谣传,都属于“民间叙事对抗”(这词我自己编的,一定有学者想过更雅驯的词)的一部分。
单是吹牛,已经不够;一定要设计些名人吃瘪桥段,才显得一山还有一山高。
民间百姓爱听这样三山五岳的吹牛,相信寺庙里的老和尚、道观里的老道长都能掐指一算,知过去未来;菜市场上的屠夫会五虎断门刀,炸油条的大叔能捏断钢筋。诸如此类,神神鬼鬼。
大家爱传这些,因为这样有参与感,有存在感。什么一个老农民一句话难倒专家之类,是典型的民间故事。
“上面有啥了不起的,还不是要被民间的招式整?”

我们老家乡下,出过远门的人格外受敬畏。他们爱吹的方式也很自然:
“我在少林寺山脚下,真的看见有人一脚踢碎块大石头!说李连杰都输给他的!”
“我们厂厂长为了逃税不显,其实是江苏最有钱的人!他有俄罗斯买来的宇宙飞船,戈尔巴乔夫坐过的!”
“我上次在徐州看见个大高个,比姚明还高,听说NBA给他开一年十二亿,但领导不让他去!说怕美国人捉他去研究!”

类似这样,地摊式的、看去荒诞但又无法证伪的传言,人民格外爱听。好听固然是其一,最妙的是让人有参与感,“高手就在我们身边,上面那些人其实就一般啦”。这种去神圣化的过程,导致了在大家的吹嘘里,“民间的高手”,是“我们这边的”。只要相信了民间高手,就能够多少获得一点安全感和优越感。“上面的人也不过如此嘛!”

日常吹牛呢,也可以用。
如是,吹牛和提升自我存在感,很重要的方法,是以实作虚。
微微一笑,那是让人莫测高深,深不见底;完全虚写,又太空了。
要以实作虚,七分真三分假,这牛就吹得高一等级了。
吹牛犹如画画,也要留白。画画留白,可以计白当黑,余味无穷;吹牛时留白,那就显得说来话长,余味不尽;所以吹牛时立意高远,略微画几条云中神仙作为依据,显得比你们高到不知哪里去,就此打住,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于是整个世界凡空幻云霭,都是你吹出来的牛了!

比如张佳玮看不惯任我行,可是自己又确实打不过任我行,怎么办呢?哼,“任我行有什么了不起?当年风清扬老前辈也认得我!”——虽然风清扬只是在张佳玮要签名时说了句“滚”,但这没关系——“还有和风清扬老前辈一个级别的,我认得多了!”

只要给我一个支点,我也可以把牛吹上天——但这个支点一定得够硬,而其他的牛,也不能吹得太确实。

张佳玮淡淡地道:“我喜欢的五部漫画是,《浪客行》、《七龙珠》、《火凤燎原》、《海贼王》、《美味大作战》……”
张佳玮淡淡地道:“《浪客行》知道不知道,比你们看得高得不知哪里去了!——也算得上我最喜欢的五部漫画之一了!”

哪个看上去大气一点呢?答案一目了然。

 

来源:http://www.douban.com/note/526239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