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不起房为什么还赖在北京?

作者:股社区

很多人聊起现在的北京房价,第一反应就是绝望,如果没有父母的强力赞助,如今年轻人想在京城安家是很难很难的。既然买不起房,那还留在这个城市做什么?

我前些天打了一辆滴滴,通常坐车喜欢听书,不太会和司机说话,但这司机特有意思,各种小路七弯八绕的,愣是在高峰期避开了拥堵,有几条路我在附近区域生活了3年都不知道,算是开了眼界。

我好奇说哥们路挺熟啊,他说以前给工队开车,现在给滴滴开车,当了8年司机,的确对路况很熟悉。

我问你现在一月开滴滴能挣多少,答扣掉油费大概是8000-9000,这个数比大多数滴滴司机都高,毕竟现在网约车几乎没有补贴。

再多聊几句,司机是东北长春人,高中毕业就来北京了,比我来北京还早了一年,干过七八种工作,干的最久的就是当司机。

这时他突然冷不丁来一句,当年如果买套房就好了,来北京12年最后悔的是一直没买房,2008年之前想买是买的起的,2010年咬咬牙也能买的下来,2012年之后就彻底断了念想。

我随口接了一句,那回老家发展?

他连连摇头,回去干吗,长春那地方怎么可能找到月入8000的工作,他这样的人回去连4000的都找不到。他已经娶媳妇了,也是东北人,在朝阳大悦城当一个女装店的店长,每月收入10000-12000这个区间,老婆收入比他高。两人加起来家庭月收入2万,除去房租3000,生活的开销,能存下将近1万块钱,一年存10万+,这对于长春老家的亲友们来说已经是一笔巨款。

他说他其实已经当爸爸了,有个2岁的孩子,放在老家给父母看着,另外他也在长春那里买了一套房,但就过年回去住几天,以后孩子大了就给当婚房用。

我说再过些天滴滴车就不让外地人开了,他笑着说没事没事,给谁开都是当司机,只要勤快肯干,在北京这样的城市年轻人挣到8000一个月不是很难。

然后我就到家了,司机说回头给个五星好评啊,我嗯了一声就下车了。通常故事写到这里,剧本是我会感慨司机哥们真不容易,登上去给他一个五星评价,然后读者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那种小温暖。

但真相是我滴滴设置的是自动支付,我连手机都懒得掏出来,哪会专门登上去给个好评。

因为没什么可感触的,这就是千万底层体力劳动者在北京的常态,我老说我是北漂,其实我有家有产有事业,算是一半扎根了,他们这种才是真正的北漂。

即便买不起房,他们也有很强烈的理由留在这座城市。

你是哪种北漂?

木姐好,看您的博客直至心底,真好!您在‘起步低步步难’一文中,说大学没好好上,毕业也没能力找工作,要亡羊补牢。您博文中多有负面的妈宝与屌丝的堕落,能以后写写积极自救的穷屌丝吗?给喜欢您的粉丝来点积极的狗粮吧。例如教教迷茫北漂怎样亡羊补牢;追您的文章看的小粉丝,祝好!

答:我很少写励志类文章,一来不是成功人士,当不了教材,二来不够积极向上,打不了鸡血。但北漂这个话题,漂过,还在漂的我,分享几句心得还是可以的。

第一,来得晚不如来得早,来得早占地盘。

人的聪明在于,比别人更早知道自己要什么,怎么实现。比如一个不生在北京,又想到北京发展的人,她至少从中学就该开始制定目标了。因为按照中国的教育体制,高考是一场大规模的人口流动,你报考北京的院校,不管一本二本,考上了,你的户口可以随着迁徙,临时挂靠在学校。等大学毕业,如果找到一个有户口指标的用人单位,和你签署正式合同,你的户口就进入北京单位集体户口。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外地人毕业后进京,要工作满5年交足社保才有购房资格,而你可能一毕业就有资格买房,拿着集体户的那一页纸,买完就落户到北京了。然后,你就变成户口本上的北京人,而不是北漂,你节省了5年,还比别人多赚了几倍房价,30左右买够两套房,再找个有两套房的落户北漂结婚,强强联合不比本地拆迁户差多少,住一套出租三套,下一代生在北京也无忧。多数你看到的成功北漂,是从上学时就完成第一步了。

有人会说哪有那么容易,能拿到户口指标的凤毛麟角。嗯,至少10年前的本科生有许多机会留京,创业型的小公司都有指标。现在门槛高了,你努力考个研,进个国企事业单位还是可以解决的,500强也有指标。所以高考没选北京,考研时可以再博一把。不要傻呆呆地在外地读完研,才到北京找工作,好坑都给别人占了,你和小本科一起打杂,还被嫌弃开窍晚成本高。

第二,来晚了拼实力,起点高才赶得上。

大学毕业了才北漂,或者在京毕业没落户只能漂的群体,如何择业是关键。能进大公司不去小公司,暂时进不去大公司也要争取从小公司往大的跳。在北京找工作并没有很难,公司多如牛毛,如果你不挑,不嫌工资低,总会有人要的。有些创业型小公司,最爱廉价的应届生,给3000你也干,3万来一打,办公室坐得满满,给你各种空头承诺,让你为上市而奋斗,年底资金链一断全部遣散,你回家的火车票都买不起。毕业头两年的简历,注定拉开你和别人的距离,哪怕你进大公司做个客服,再找机会转岗,也比两年混三个破产公司强。因为大公司不只是待遇和稳定性,最主要是能让你接触更多素质优良的人,对知识结构和系统训练是个提升,对资源和人脉也是个储备,你浑噩着也被迫向上了。

迷茫的北漂多半是能力不足,胆量不够,视野不开阔,还有就是太宅。有些北漂住在群租房里,下班打打游戏,看看片,困了就睡。他觉得这样太屌丝,可也没想突破。一句话:不知道能干什么啊。隔壁的哥们除了一起打牌,涮涮火锅,不也混日子。他们延续着大学宿舍的生活,偶有出息的搬出去了,也不带他们玩。在一个低追求的群体里,人的自我认同会更低。相反,如果是一个有理想的群体,比如住着10个人的群租房,每个人提出一个设想,去做一个实验,找到一个最靠谱的改变,或许就有路了。比如一个人去学厨师,一个人去卖房子,一个人去开网店,一个人做自媒体……经验汇总后,发现自己用一年时间完成了五年的积累。这样的合作社,不再是蚁居,诞生下一个马云也不定。

有些没上大学也来北漂的人,比上过大学的混得好。是他们敢闯敢干,不怕吃苦。比如跟着小老乡来卖五金件,到包下一个家具城,在大学门口开个包子铺,到连锁美食店,最早卖光碟的,可能现在做直播经纪人了。你和三教九流的聊聊天,会发现他们都有人生哲学。你问我的成功秘笈是啥,老实说,我小学五年级给报纸投稿,第一次拿到稿费时,就知道长大能吃这个饭,我小学一年级还能开导小朋友,观察出别人的家长为啥不开心,今天给大家分析情感问题都是小儿科。我的秘笈就是和许多大佬一样,早点发现你的天分,持之以恒实现它的价值。

第三,早没来晚没来,就成功了再来。

如上所说,北漂在20岁前开始最佳,晚也不要超过26岁。二十七八才来北漂是最尴尬的,你在这地方无房无车无亲无故零基础,和你同龄的人,要么已融入,熟悉周边吃喝玩乐,适应了雾霾和加班,要么已退出,回家结婚生子过简单日子,你一来就像没混好的,被剩下的,硬是进了公司吧,不上不下,提拔没你,脏活累活给你,人际关系搞半年还是纠结睡谁不睡谁,就像一个插班生,横竖不受待见,优秀也只能孤芳自赏。

但是如果你已经成功,三十四十五十北漂也是可以的。官员和商人,做得风生水起了,就到北京拿最后的奖牌,小明星和网红有了一定人气,也开辟北京市场。他们的北漂,只是一种漂移,玩得起。

北漂在燕郊:河北移动欢迎您

刚来北京的时候我住在燕郊,因为我的朋友石头住在那边,而且那边的房租很便宜,一间20平米的房子一个月房租只要400块,比我后来在北京租的所有房子都要好得多。

燕郊是一个镇,隶属于河北三河市,这是一座十分迷恋欧美风情的城镇,一路可以看到“挪威的森林”酒店,维纳斯会馆,温哥华国际社区,而我们居住的地方叫北欧小镇。走进小区可以看到一排白色的罗马式石柱,只不过敷在上面的石灰已经脱落大半了。

燕郊离北京很近,不堵车一个小时就能到北京东三环,堵车的话就难讲了。有一天晚上因为有交通管制,去往燕郊的公交车站被挤得水泄不通,目测最少有一千人,在饥热交迫中站了两个小时的人们终于看到有车来了,便急忙蜂拥而至,售票员阿姨大喊:“让开!让开!还要不要命?!”已经失去了理智的人群不发一言,用实际行动表达了他们对售票员的不屑,他们围住了公交车。公交车司机不敢开门,结果四面八方的乘客打开窗,一个接一个地钻了进去。

见状,我终于决定打黑的回去,然而平时只要三十块一位的黑车,那天居然要二百一位。无奈之下,我只好去西大望路租了一间四十块钱一晚的地下室旅馆。

躺在旅馆洁白的床单上,我想,要不明天买张票回家算了,我何苦要待在北京呢?那时,我已经找了一个月工作了,还一点眉目也没有。我每天往返于北京和河北,去参加各种奇奇怪怪的面试。第二天我还是回燕郊了,我想不管怎样,得先把几千块钱外债还清了再回去。

石头在燕郊上的大学,他考研没考上,大学毕业后他决定再考一年,就没有去找工作。刚开始每天晚上回来后我都绘声绘色地跟他讲我当天的面试经历,后来我渐渐发现他对这些好像不太感兴趣,就不怎么跟他讲了。石头每天都去学校上自习,跟上学时一样,但那年考研他又没考上。他后来找了一份房地产销售的工作,干了几个月之后他还是想考研,便又考了一年,但是那一年他还是没考上。

也有没有面试的时候,那样的日子更难熬,附近有一个超市,每天反复不停地播放着宫崎骏《天空之城》里的钢琴曲,有时听着听着我竟会眼眶一湿,便赶紧点上一根烟。

后来连烟都买不起了,情急之下,我决定先在燕郊找一份工作挣点零花钱。我去了一家小学生作文培训公司,面试我的老师很和蔼。他看我是学哲学的,一脸感慨地说他当年填的第一志愿就是哲学,结果没考上,被调剂到一所师范学校,结果就当了一辈子老师,然而最后他却以专业不对口为由拒绝了我。

正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我瞥见旁边还有一家暑期培训公司在招聘,便去应聘小学语文老师。公司负责人给了我一本小学五年级的语文课本,让我随便选一篇课文试讲一下,我讲了一首唐诗。他说我讲得不错,第二天培训一下,第三天就可以上班了。我问他待遇多少,他说培训的时候再说。

第二天,在还没开始培训的时候,我跟公司的一个教英语的姑娘聊天,我问她公司待遇怎么样,正好这时候负责人进来了,她悄声问了我的手机号,她说她发短信告诉我。事后,我才意识到我报给她手机号的时候好像说错了一个数字。

在长达三个小时的培训时间里,负责人一直在向我们(一共三个人)揭露这个社会的黑暗,并用种种事例来证明在这种黑暗中,他是如何如鱼得水般地左右逢源的:他讲他怎样在一个国企生存了七年,讲他在报社的工作经历,他说学历根本没用,他面试别人从不看学历,他说只要给他钱他可以办到北大清华的毕业证书,带防伪标签的。我都不知道他到底在讲什么。

期间休息的时候,我再次提及薪水问题。他说,这是商业机密,待会私底下再谈。私底下,他对我说,试用期三个月,工资一千,转正后一千二。临末,他还反复向我叮嘱不要将工资待遇的信息告之他人。

中午我回到北欧小镇休息,下午两点还得继续培训,我想了又想,最终决定放弃。不知道那个姑娘后来有没有给我发短信。她长得还是挺可爱的,我后悔我没有记清楚自己的手机号。

我甚至想过要去那家培训公司找她,石头说,你别幼稚了,你连工作都没有,去找她做什么。我想想也是。那段时间我们没有牵网线,我每天晚上去网吧上网投简历,周围的人都在玩魔兽。有时我投简历投累了,竟会呆呆地看着旁边的人打魔兽。我突然觉得沉迷于网游的人是幸福的,他们有另外一个世界,一个更鲜艳更正义的世界。

三年后,石头第四次考研,他终于如愿以偿考上了他想考的大学,听到这个消息我真替他感到高兴。他终于要离开燕郊来北京了,而我已经两年多没去燕郊了。

那段时间,我用的是北京的手机号,每次快到燕郊时,手机就会收到一条短信:河北移动欢迎你。有一天我居然无聊到给它回了一条信息,我问它:“你是真的欢迎我吗?”当然,它没有回我信息。

v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