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品经济学:揭秘疯狂的中国式送礼

2012 年 9 月 30 日04:38:59 发表评论

         剖析中国式送礼

  月饼在中国成“送礼道具”

  “最堵周”是节前送礼惹的祸?

  官场节日孝敬送礼指南

 

路之所以堵,是因为很多人正奔波在送礼的路上,这种“节前交通症”非止今时今日,而是存在于近年来的每个中秋、国庆、端午、春节。“送礼”这一原本极普通的社会现象,正在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中起着越来越强大的影响,几乎变成一项“社会运动”。,礼品经济实际上是“债务经济”送礼人的投资,礼物的施与受,已经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礼尚往来,而成为各式各样有特定诉求与含义的“合同”。“礼品经济”便成为一种债生债、利滚利的经济模式。

 
剖析中国式送礼
 

中国式疯狂送礼的原因

 

中国式送礼之风盛行的根本原因:一、现代社会发展下的“送礼”新观念。礼和利向来都是紧密联系,不可分割的。中国式送礼文化由传统的互帮互助,礼尚往来演变成了当前经济社会谋求自身利益的一种赤裸裸的手段。

 

二、中国人的“面子”和“人情”文化。越来越多的“面子工程”使中国人背负了累累“人情债”。利益纠葛之中的盲目攀比之风盛行,送礼越重,身份越高,面子越大的观念深入身心。如今的礼品已经成为一种符号象征,已经成为高端利益往来的载体。礼品的价值越高,彰显出个人的身份地位越高。

 

中国式疯狂送礼衍生出新社会现象事实上,近年来无论是月饼、大闸蟹还是茅台酒、天价烟、红酒拉菲、名家字画,那些价格呈非常规暴涨的贵重品、奢侈品,其背后大都有中国式送礼运动的影子,这些用于礼尚往来的“非常礼”制造出非常理的巨大“刚需”,汇聚成数额庞大的礼品经济:按中国礼品产业研究院统计,中国礼品经济的年需求总额是7684亿元。

 

中国式的疯狂送礼害处数不胜数在数字上,疯狂的中国式送礼运动以及庞大的礼品经济能够推动GDP增长,但社会为其付出的负面代价却不知要严重多少倍。造成拥堵这种小事儿当然不值一提,比如它还造成浪费;比如它还促涨奢靡之风;比如它还为个人和企业造成负担等,这种负面影响随着一年年一次次的节日来临而日积月累,早晚会积重难返。最严重的还有腐败问题。收礼不一定就是腐败,但肯定有很大一部分腐败是因为受礼而来。

 

网友观点

 

调查型儿——晒晒今年你都送了些啥?不知怎的,今年的送礼队伍太庞大了,街上堵的一团糟,月饼卖的及其的好,牛奶只选贵的管它对不对呢,螃蟹,龙虾,红酒各种品质礼品都卖到菜市场来了,我送的红酒,牛奶,水果,实用些,你送的什么呢?

 

支招型儿——这个时候送礼更有效刚才出去办点事,听见一个胖胖的大哥可大嗓门地打电话:“我在北京送礼呢!北京堵死了!”大哥,用银联异地转账多环保啊?大家都中秋送礼,领导记得住你是谁吗?换个节不行?愚人节、清明节啥的,领导才对你有印象嘛。

 

反思型儿——如此送礼是否值得反思?节日前为了所谓人情往来。有很多部门或人需要中国式的送礼。为了送一盒月饼不惜开着车在本来就赌车的城市耗着能源和时间,让城市更加拥挤。是否该反思?量变引发质变。服务型社会转型,监督专制,光明之后,拯救了不止是群众,更是这些被拉清单者!

 

分析型儿——中国式送礼背后的含义逢年过节更加能够反映中国式的工作风格,而领导们敛财也更加具有隐蔽性。公家的钱直接塞自己口袋未免太过明显,于是领导之间相互达成默契,借工作交流之名义,逢年过节各个单位之间大肆相互送礼,成功地把公有财产纳入私囊。(以上来自和讯网)

 

新报:
月饼在中国成“送礼道具”
 

临近长假,到处都是促销的月饼,北京等地也出现了一些用真金白银制造的月饼。

 

新加坡《联合早报》刊文称,月饼本是用来吃的,但今天却被用来只为送礼并成为一种收藏品,实在是月饼的异化。不过,月饼的异化并非只是在送礼上,而是从物质到文化层面,都发生了全面的异化,这对于一个饮食文化丰富多样并底蕴十足的民族,未必是一件好事。

 

文章称,月饼不过就是一种小吃,可以满足人们的一些美味并提供一些能量,这是月饼最物质的功能。然而,月饼也蕴含了丰富的文化含义。

 

无论月饼起源于唐朝还是宋朝,吃月饼寓意着团圆、美满、甜蜜、平安。馈赠亲朋好友月饼,也包含人情往来和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文化要素。

 

但是,今天月饼的生产和制作即便是满足人们的口腹和营养之需,也早已背离了月饼的原意,更是与健康与营养相距甚远。古代的月饼是如何制作的,考证不详。但即便古人制作的是大油高糖的月饼也情有可原,因为,在物质匮乏的年代,制作这样的月饼既符合营养的要求,也适合人体的需求。

 

然而,在今天,物质丰富之后,再把大量的脂肪和能量吸收和贮存起来,便会走向摄食贮能而求生存的反面。无法吸收的多余的能量和营养便外化为疾病,或称富贵病,如心脑血管病、糖尿病等。

 

时下月饼一般分为两大类,一类是脂肪和糖分极高的双黄、莲蓉月饼;另一类是胆固醇偏低,但糖分很高的五仁、豆沙月饼。无论哪类月饼,由于制作过程中添加了大量的动物性油脂,月饼的脂肪与含糖量都很高。因此,月饼大多是热量高,一碗米饭的热量不过270卡路里,但一个4两左右的广式月饼,热量则为 500卡路里,相当于两碗米饭。一个月饼中蛋黄的胆固醇含量约600至1500毫克,而一般人胆固醇的每日摄取量,不应超过400毫克。

 

虽然过节吃的月饼不是一日三餐,人们吃后未必会引发心脑血管病、糖尿病等,即便是正常人也难以消受这样的月饼,对于有病的人却是完全不宜。

 

于是,买月饼的人不吃,吃月饼的人不买,结果大量的月饼便堆积、转送和贮存,最后当作垃圾扔掉。

 

前两年仅香港一地,中秋后就丢弃了285万个月饼,叠起来相当于270幢高420米的国际金融中心。内地扔掉的月饼恐怕更是天文数字。还有人计算过,全国生产月饼的企业共有四五千家,另外还有四五千家生产、销售月饼的酒楼、饭店。2009年,全国月饼总产量25万吨,销售额超过120亿元。仅这些月饼的包装,一个中秋节就“吃掉”6000多棵树。

 

报道建议,为避免浪费和物尽其用,有创意的商家为何不生产一些能为消费者所接受、又有利于今天人们生理需求的月饼呢,如玉米、荞麦月饼。

 

另一方面,月饼的异化更体现为送礼。9月的最后一周,是北京可能也是中国其他城市交通最忙,也最拥堵的一周,因为送礼的人太多。全城都进入“天下熙熙,皆为送礼;天下攘攘,皆为受礼”的大团圆大融洽的花好月圆美景中。中秋和月饼就是送礼的最大由头和行头。

 

因此,现在的月饼已经被绑架和利用,纯粹是一种道具,金银月饼的出现不过如此。不为吃只为送礼和收藏的价值不菲的金银月饼的出现,不过是游走于送礼与行贿之间。由于是一种擦边球,送礼者与受礼者都心照不宣,敢作敢为,有关部门也难以纠查。(参考消息网) (来源:财识网综合编辑 编辑:紫馨)

 
“最堵周”是节前送礼惹的祸?
 

中国人每年花在礼品上的钱有多少?没有权威的统计数据,因为这是一个跨越多行业、错综复杂而又相对隐蔽的市场。

 

张小鹏所在的中国礼品产业研究院,应用国家统计局、商务部、行业数据,对礼品行业进行了个体与团体分类统计测算,得出的数据是,个体的年礼品需求在5055亿元,团体的年礼品需求在 2629亿元,相加得出目前国内礼品市场的年需求总额在7684亿元左右。这笔金额,能满足2.6个武汉市的社会消费需求。据了解,武汉市2011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为2959亿元。

 

变了味的“中秋月饼”

 

每年8000亿元的礼品需求都用在了哪?其实这并不是一个特别难回答的问题。随着“人情社会”理念的普及,送礼已不再是一份简单的心意,如何送的精致,送的贵重成了人们思考的问题。显而易见的是,近几年简单的礼品已经无法满足市场的需求,商家纷纷推出独特的定制产品,希望在今年的礼品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赚取更多的利润。

 

日前,有商家将黄金白银等贵金属与中秋这个传统节日结合起来,推出了一款叫做“金银月饼”的礼品,卖家超过2万,无疑是“天价月饼”,据悉在部分省市的多家银行网点已出现断货现象。

 

中秋将至,市场上出现了抢眼的“金银月饼”,两枚50克的黄金月饼,一套47620元;50克的银月饼,850元一枚。据销售人员介绍,这些金银月饼很好卖,可以开礼品、宣传品、烟酒、办公用品的发票,而且发票还可以化整为零,便于公务机关报销。

 

月饼有团圆之意,中秋有花好月圆之说,因此中秋送月饼,本是传递团圆、祥和的美好祝福。在花好月圆的中秋之夜,一家人其乐融融地聚在一起吃月饼、赏圆月,这才是中秋应有之意。

 

中秋佳节浓缩了中华几千年的儒家文化,它承载的是中华民族思亲、思乡文化情感。一个越是现代化的社会,人们越是需要心灵的安慰、精神的支撑和情感的流露,把中秋确定为国家法定节假日,就是对这种传承了千年文化情感的珍视与弘扬。

 

中国有句老话叫做“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逢年过节相互馈赠礼品看重的不是礼品本身,而是礼品所承载的情感,只要情真意切,什么礼物已经不再重要。用黄金白银打造的月饼价值不菲却能看不能吃,和赤裸裸的金钱已无二致,只是裹上了“节日的外衣”。如果说天价粽子、天价月饼还带点传统味和人情味的话,那么金银月饼散发的只是一股铜臭味、庸俗味,已经明显和节日无关。

 

有需求就有市场,其实金银月饼本没有错,用它来合法合理地送礼也没有错,只是如果当节日只有形式而无内容,明显地背离了它的应有之意,甚至与节日本身所承载的文化内涵背道而驰时,节日也就不足以称之为节日了。

 
官场节日孝敬送礼指南
 

什么时候送礼最合适?中秋送。成思危2006年接受新华社采访说“中秋节前北京堵车很严重,都是送月饼的”2006年6月,新华社记者采访成思危副委员长,副委员长笑言:“我曾经说过,中秋节前北京堵车很严重,都是送月饼的,什么时候中秋节前北京不堵车了,我们的政府可能就好多了。”今年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也发现了同样的问题,据市民放映,“这些天亲眼看到很多轿车中放有大量月饼、鲜花、土特产等礼品。”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指出“连续看几年的情况,像中秋、国庆这种节假日前拥堵现象十分常见。可以观察到,这些时候,京外车牌也非常多。”

 

春节送。明朝时春节时送礼队伍造成交通堵塞,如今调查显示78%官员春节爱“收礼”。明朝周晖《二续金陵琐事》记载了万历年间南京春节送礼的壮观场面:除夕前一天,周晖外出访客,至南京内桥,看到中城兵马司衙门前聚集了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每人手捧食盒,竟使道路堵塞。经打听,原来这些人都是来给中城兵马司送春节礼物的。

 

随机抽取2005年—2007年3年来东城法院、海淀法院和一中院审理过的100起受贿案,分析发现78%的官员受贿“喜爱”凑春节的热闹。78人是在12月至2月的春节期间收受贿赂,而其中42人受贿年限在1年以上。除了春节以外,39名官员曾在中秋节期间收受他人的礼品和财物,最后被认定为受贿。

 

生日送。清朝时陕西粮道上司生日,将军每次送银八百两,总督一千两,巡抚一千三百两。上司家庆日僚属为其送礼,陕西粮道向上司和有关衙门官员送礼定规为:给西安将军三节两寿礼,每次银八百两,表礼、水礼八色,门包四十两;八旗都统二人,每人每节银二百两,水礼四色;陕西巡抚,四季致送,每季银一千三百两,节寿送表礼、水礼、门包杂费;陕西总督,三节致送,每节银一千两,表礼、水礼八色及门包杂费。高级衙门的师爷节寿礼亦有规定,所谓“抚、藩、臬幕友一年节寿陋规,俱由首县摊派各州县书吏册费,藩司用印札代为催取”。在中央衙门,书吏给司官送“年终规礼”。

 

寒暑送。端午节以夏天送冰为名送礼,春节以冬天送炭为名送礼。炭敬和冰敬,明清时期夏季和冬季地方官给京中大臣的孝敬礼。冰敬、炭敬以夏天送冰、冬天送炭为名,这两项费用表面看起来是降温费和取暖费,其实是过节费,是在端午节和春节送的,其中“冰敬”比较少,“炭敬”送得比较多,数额也比较大。这是常规送礼,有关系的人都有份,地方官员在特定的时间会专门派家人进京送礼。

 

四节送。端午节、中秋节、春节,生日都送,广东巡抚一年四节收受的礼金超10万两。中国一年有三个重要的传统节日:端午节、中秋节、春节。在这些节日,下属是一定要向上司送礼以示祝贺的。清代官员本人的生日对于下属来说也算是“节”,下属也要送礼,与三个传统节日加起来就是“四节”。在18世纪初,广东巡抚的“节礼”(即一年四节——端午、中秋、春节三个传统节日和官员本人生日所收受的礼金),超过了10万两银子。两江总督则表示,如果他愿意收,一年四节的“节礼”还不止10万两银子。那个时代的10万两银子,折算成现在的人民币,相当于3000多万元。

 

送给哪些人?看门的要送。见上司要送给看门人“门包”,少于2000两跪在和珅府院门口的资格都没有。每次下级官员要见上司,在门房等待家人通报的时候都要送“门礼”(门敬、门包)。清代贪官和珅势焰熏天时,凡入京赴吏部应选的官员,都以能谒见和珅为荣。山东历城县令某某,前往和府,送了看门人2000两银子,才被允许“长跽”(双腿跪地,上身挺直)和府大门前,等候和珅回府。这还不是在春节期间。

 

门礼标准据湖南巡抚布兰泰的调查,湖南巡抚衙门门礼标准是:上县(即钱粮较多的县)10两、中县8两、下县6两,道台、知府在县令的基础上加倍,布政使、按察使还得在道台、知府基础再加倍。布兰泰到任半个月,来参见的官员共有18位,所收的门礼共216两,平均每人12两。(雍正四年二月一日湖南巡抚布兰泰奏折)。如果以一个州县官员为例,山东的标准是:巡抚衙门16两,布政司、按察司衙门8两,粮道衙门12两,驿道衙门5两,兖宁道衙门8两,巡道衙门5两,本府、本州衙门16两,同知、通判衙门三四两。

 

师爷要送。师爷在公务活动中影响很大,一年收的红包有五六千两,是工资的三到五倍。幕友也称师爷,是清代官员私人聘请的公务秘书,协助官员处理钱粮(财政、税收)和刑名(司法、审判)事务,在公务活动中影响很大,所以为了顺利完成公事,下级也需要“打点”上级的幕友。据晚清熟悉官场情况的四川人周询介绍,当时各府、厅、州、县官员对总督、布政使、按察使、盐茶道的幕友在“三节”都需要送“节敬”(即节礼),每节多的要送20两或更多,少一点的是10两,最少的也要4两。故此这几个衙门的幕友一年连带“修金”(聘金)多的能有七八千两,少的也有三四千两。(《蜀海丛谈》卷二)所以他们从“节敬”中所得的好处多的可达五六千两,是修金的三五倍。

 

总之一个都不能少。从高官王公贵族,到其家人亲属,送礼时候都需要一一打点。江苏巡抚吴存礼雍正元年(1723)三月二十二日被革职,在审理过程中,吴存礼的家人王国玺交代了一份比较详细的送礼名单。在这份名单中,除了京城的高官和王公贵族之外,还有诸如送工部尚书之子沙碧汉560两、施世纶胞弟施世范200两、李中堂之婿黄观光600两之类的记载,显然这些人都是因为是高官的亲属才得到好处的。至于家人,则有阿其那(康熙第八子胤禩)家人刘老公、佛大人26400两,塞思黑(康熙第九子胤禟)家人哈姓25600两的记载。

 

送什么东西?送金银砖、金银条的是房地产老板;送邮票是比较隐晦的手法,一转手就能换60万元。北京鼎瀚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海宁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房地产老板喜欢买金银砖、金银条,出手就是四五万元。属于傻有钱的那种礼品。别人也知道,送这样的礼,虽然是工艺品,但实际上就等于送现金。比较隐晦的送礼手法是送“祖国山河一片红”邮票。面值8分,但是送给谁一转手就能换60万元。像这样的邮票,他一年能卖二三十张,而金银砖之类,一年卖上百套不成问题。

 

古人好风雅贪官也不庸俗,严嵩收受了玉围棋、金银象棋数百副,《清明上河图》也曾被他收藏。古代仕林耻于论及钱财,又好风雅,于是以古玩书画作为媒介,便可两全齐美。明清时期的大贪官个个均非“庸俗”之人。张择端《清明上河图》、唐吴道子《南岳图》、王维《圆光小景》、宋徽宗《秋鹰》、宋高宗《题王仲珪梅》、苏东坡《墨竹》都曾是明代大贪官严嵩的藏品。据说严嵩爱棋,因此他所收受的碧玉、白玉围棋和金银象棋各有数百副之多。

 

送古玩字画现在也流行,曾有公安局局长收藏了书画195件,瓷器27件,邮票、文物等1351件。近年来落马的高官中,从赖昌星、文强、马继国,到李大伦、许迈永、刘志祥……无一不被查出藏有名贵的古玩字画,从齐白石、张大千到陈逸飞、范曾,从瓷器、紫砂到象牙、红木,还有比较前卫的当代艺术品。这其中最为著名的当属温州市公安局鹿城分局原局长王天义,他家中所藏的古董和字画简直令很多专业博物馆汗颜。这座“天义博物馆”中包括书画作品195件,古代瓷器及西方艺术品27件,邮票、文物、鸡血石等1351件。其中不乏上乘之品,如齐白石《春山图》、法国铜鎏金竖琴纹托盘座钟、清乾隆年间斗彩团花罐。

 

送物让人思旧。宋朝文彦博寒食节献给张贵妃一副秋千,勾起贵妃四年先父从而感恩自己。宋朝张贵妃的父亲张尧封曾是文彦博的门客,贵妃幼年,其父曾让她认文彦博为伯父。“文潞公入相,因张贵妃也。”文彦博献给张贵妃一副秋千作为寒食节的礼品,也是有深意的。因为“秋千又与悲伤、惜春、叹老等情感不可分割。由于寒食、清明已至暮春,秋千的出现也意味着春天行将结束,它便牵动了人们的惜春伤春情怀。”寒食,清明前一天。文彦博献秋千,意在勾起张贵妃思念先父之情,并进而勾起其对自己的感念之情。

 

怎么送上门?鱼肚里藏着10万元,月饼盒里装1万美元,烟里发现同额礼金,各种变着戏法般送钱。北京城乡建设集团原总经理聂玉河收到藏在鱼肚里的10万元,借春节受贿是聂玉河受贿的特点之一。2004年春节前,赵凤一送了一条鱼给聂玉河,他将10万元现金塞进了装鱼的袋子里。出门后,赵凤一打电话告诉聂玉河:“鱼袋子里面有东西,千万不要送人。”

 

给国家体育彩票管理中心原副主任张伟华的月饼盒里装的是1万美元。张伟华在接受调查时说,“我在2003年中秋节期间,收到一个月饼盒,里边装了1万美元,发现后我已经退还了。我没有收到另外的1万美元和1部手机。”而据证人证明,行贿时,他专门叮嘱张伟华把月饼拿回家自己吃。而张伟华退回赃物是在2005年初,离受贿已有1年多了。还有中国农业银行总行培训部原副总经理魏湘滨则在“好猫”烟里发现同额礼金;一名官员将礼品干货篮摆在阳台长达一年,待纪检人员登门,他才发现篮子里是百万现金。

 

胡雪岩让古董商充当中间人,联络需要受贿的对象,再花3万两银子高价买下对方的画。光绪七年,胡雪岩计划向德国、英国的洋商“借洋银”300万两。当时的户部尚书及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相当于现在的财政部长兼外经贸部部长)宝鋆是必须要争取的人物。但是,胡雪岩并不认识宝鋆,贸然送钱怕会徒劳无功。于是,早已深谙“雅贿”之道的胡雪岩来到琉璃厂,找到一个可信的古董商来作为“送礼”的中间人。宝鋆家中藏有一幅明代唐寅的《看泉听风图》,胡雪岩就让古董商去联络宝鋆,说有买家非常喜欢这幅画,愿意以三万两银子求宝鋆“割爱”。宝鋆自然知道画虽好,但哪会有这般高价,当下心领神会,告诉古董商愿以君子之德“成人之美”。这笔交易,用今天的话来讲,叫做“洗钱”。

 

用信封寄送。变着法儿拐弯兜圈子把数目暗示出来,耳顺代表60两,很有“技术含量”。炭敬要用一个漂亮的信封,里面装上银票。信封上不直接写礼金数目,而是要变着法儿的拐弯兜圈子把数目暗示出来。“技术含量”就体现这里。最常见的是写“梅花诗八韵”意味着内有银票八两。若写“四十贤人传一部”,当然就是四十两。还有一种写法是“强仕”,语出《礼记》:“四十强而仕”,弄得像谜语一样,显然这更高明一些,更大的数目都用这种写法。“大衍”,五十两,语出《周易》:“大衍之数五十”。“耳顺”,六十两《论语》:“六十而耳顺”。“百寿图”一轴、两轴、三轴然就是一百两、二百两、三百两。“双柏图一座”二百两。“秦关一座”一百二十两,寓意“函谷关高一百二十丈”,“毛诗一部”三百两,因为《诗经》的权威注本出自汉代毛亨,而《诗经》有三百零五首诗。有人送贝勒载涛一千两银子,信封上写的是“千佛名经”四个字,可是这个花花公子连这个意思都不懂,还拿给别人看,后来拆开来,才发现里面是一千两的银票。(《春明梦录》卷下)

 

上述种种赖昌星曾一语道破天机:制度条例再好我也不怕,最怕的是领导干部没有爱好。

礼品经济

 

礼品经济,也称礼物经济,属于经济学的一支,此概念的提出是为驳斥计划经济中,认为人的行为都是经过理性计算考量。礼物经济指的是提供商品或服务者并没有明确的预期回馈对象,也没有预期回馈的内容,有许多分享行为出自于非制式的习惯。同时,礼物的施与受之间已转换成一种未明确规定的义务,形成送礼者与收礼者之间的隐晦关系。礼物经济也被认为是一种债务经济,在这种经济中,交易者的目标是尽可能获得最多的礼物债务人,而不像在商品经济中以获取最大利润为目的。

(来源:财识网综合编辑 编辑:紫馨)

  • 小编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 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