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隐隐于书报亭

2012 年 8 月 13 日01:09:21 发表评论

有个挺落伍的笑话,说是一个年轻人,这样工作做不好,那样工作不肯做,别人就问他,你到底愿意做什么?他回答说,我最愿意每天坐着车兜风,而且口袋里装满钱。对方恍然大悟:哦,原来你想做公交车售票员啊?

 

这大约是普通青年向往富二代生活的最早版本了,朴素而实际。如果换成文学青年,其向往的生活状态,怎么着也得是“每天坐着,看书,累了就休息”。有人觉得不满意,说要换成“累了,看看人来人往”。第三个人觉得,北京这块地上看人都蒙着一层灰呢,“如果是在塞纳河边,那就完美了”。于是文艺青年最向往的工作诞生了:塞纳河边的书报亭老板。

 

据说,巴黎最有学问的人,就是书报亭老板。

 

同事苏菲常年混迹在巴黎文化界。一次她去参加文化部主办的一个沙龙,里头有一个挺面熟的兄弟乍想不知道是谁,再想,原来是附近的报亭老板。对方也看见她,二人互道“咦,你怎么在这里?”苏菲讲话坦率与委婉并蓄:你在这里才奇怪,你不是……卖……厄……从事报刊杂志零售行业的吗?对方倒不以为忤,只以为奇:这是左派作家聚会,以你平时常买的杂志判断,基本是个右派没错。苏菲大惊,这位先生见微知著,熟谙世情,必是饱读诗书的结果,堪称报亭界的优质代表。

 

后来苏菲在买报纸时留上了神,和形形色色的报亭老板聊天,觉得个个都像深藏不露的都市隐侠。再后来,苏菲又盯上了旧书摊主,顿时一个新世界向她开启。

 

塞纳河边的旧书摊,这些棺材模样的绿盒子,和你在电影《天使艾美丽》的地铁站里看到过的证件照自动拍摄机,大约算是巴黎城内年代最久远、闷在城市角落里最让人不经意的物件。

 

苏菲又有新发现,一对从80年代开始经营旧书摊的姐妹,从某一天开始写起了侦探小说,讲述19世纪的书店老板,如何以业余侦探的身份与犯罪分子斗智斗勇,居然成了侦探迷们的心头好,如今已经出版了一个系列,并且卖到了英国。

 

俗话说,大隐隐于市。觉远大师,几十年里只在藏经阁里做做卫生念念经,练就九阳神功而不自知,仙去前念的经书片段能惠及郭襄和张君宝,一个创了峨嵋,一个开辟武当。《天龙八部》里的扫地僧,在藏经阁里扫地40余年,不为外人所知,据说早就被金庸迷们排为武林第一高手。

 

苏菲至今没敢和传统书店店主过招。小摊小贩技精如此,巴黎那些从连锁书店和亚马逊手里幸存下来的传统书店,大都父传子子传孙地开了好几代,家学渊源,深不可测啊。

大隐隐于书报亭

(摘自《中国新闻周刊》)

  • 小编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 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