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微信好友让你去给他们的孩子投票的事情?

2018 年 3 月 12 日17:09:05 发表评论 158 views

前几天被朋友拉着去投票一个儿童画画比赛,然后发现第一名2000多票,画的难看死了,可是有一个小朋友画的非常非常好看却只有24票…第二天我就打电话给那个幼儿园,谎称自己是那个24票小朋友的舅舅,身份证被小朋友不小心拿走了,让老师找小朋友接电话。小朋友接电话后,稚嫩的叫了一声老舅,然后我就说:我不是你舅舅,我就想告诉你,你比赛画的那个飞船真他妈好看。
小朋友沉默了一下,就咯咯的笑了,然后说“那是个鲸鱼啊!”

我一直就反对一切针对儿童的微信投票活动,什么“最美小天使”,说到底还是拼“最强爸妈”的人脉。

这些活动的背后的目的其实是些low逼活动方为了提高公众号的粉丝量,既缺少公平也没啥意义,最后反而可能传递给孩子们一种扭曲的价值观,这些活动还真是残忍呢。
我是懂自身强大才能给孩子带来更好生活的道理,但我也觉得,真正强大的父母和优秀的孩子,不依靠点赞来获得优越感。(知乎/冬二十五)

如何看待微信好友让你去给他们的孩子投票的事情?
如何看待微信好友让你去给他们的孩子投票的事情?
参加过这样的几次活动,本来给朋友亲戚叫去帮忙也是举手之劳。只是有一次给姨哥的孩子投票时,当时最高票已经1200+,我姨哥的孩子也有700+,而最底下的孩子只有七八票。我给姨哥家的孩子投完票,和姨哥聊了一会,他说他根本不在乎那所谓的奖品,只是害怕孩子问他为什么人家几百票,她怎么才几票,是别人不喜欢她吗?之前一直觉得逻辑那里有些不对,后来终于明白那里不对。
这些活动已经冲击了孩子自我认知体系,对于那些高票的孩子,他只知道自己被肯定,但肯定想不到肯定他的人都是些他不认识的人。而对于那些只有寥寥几票的孩子,他们还不明白这个游戏早已和他们才艺无关的活动,他们票数不多,不是因为他们不够好,而是别人做了弊。但是这会冲击孩子的心理,他会做一个判断,原来班上的xx的那么多人喜欢他,大家都不喜欢我。而更为残酷的是,当孩子明白这背后的一切时,他们会想到原来xx之所以被投了那么多人,是因为他的爸爸妈妈认识很多人,而我的爸爸妈妈确实在人脉方面不如他们。这不是一种变相的拼爹吗?不要觉得我危言耸听,我上小学时,班上有个女孩子天天带着彩屏手机上学,当时心里真的不理解,后来终于明白了,倒有些自卑了。所以教育确实挺好玩的,一方面让孩子都穿校服,搞得好像大家都一样,但偏偏搞出这么一手,再次把那条不公平的起跑线画出来给孩子看看。简而言之,高投票这种行为太特么功利化了,而且还有最大的弊端,孩子的信息都被赤裸裸的公布在网上,有心人完全可以记住孩子姓名特征,然后……
而说起来这种投票活动,宣传孩子的才艺倒不是主要目的,这其实是一种营销,一种对学校的营销,而孩子的父母反而不得不被迫卷入其中。教育应该学校的本职,而不是他们依仗的用来营销的资源。(知乎/夏枯草)

再给大家讲一个有关于中年程序员和他儿子的故事:

作为一个写了八年客户端,然后转战互联网又八年的三十八岁的程序员,我最近遇到了一件灼心的事情。

三月上旬的某天,我接完孩子回家,想着赶一下公司的项目,打开笔记本,一干就是好几个小时过去了。就在我伸懒腰的时候,我听到身后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

条件反射让我以为是那辆骑了三年的老电动车充电时发出的声音,但是马上想起来我刚换了车,回头一看,发现在上小学三年级的儿子站在卧室的门口看着我。

仔细看他的眼角,似乎闪着泪光。

……

儿子他妈去年走了,一夜之间,儿子好像变得特别成熟。工作日里,我从学校把他接上,顺路吃了饭回到家后,他就钻进他的卧室赶作业,累了自己会睡觉。

有次他突然问我:「爸爸,一个好点的电动自行车要多少钱?」

我没多想,以为不过是儿子的好奇心又来了,所以就随便回答了一句:「一两千吧。」

他眨巴着眼睛看看我,低头思索半天,然后抬起头继续看着我,说了句让我视线立刻模糊的话:「爸爸,我现在有九百多了,再攒攒就都给你,你去买个好点儿的电动自行车吧,你那个每次回家充电都滋滋响,太危险了。」

……

现在,电池不响了,但是儿子却小声地哭了。

「咋了?大宝。」我把他拉了过来,抽一张纸擦擦他的眼角。

僵持了大概有五六分钟,我才从儿子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答里得知了他哭的原因:

上周四,也就是六天前,孩子班上举办了一场绘画比赛。赛后,老师把大家的作品列表放在了学校的公众号里,通过微信投票的方式,让看过作品的人票选出最好的作品。

起初,儿子是非常有信心的。要知道,他一直是班上的美术「小王子」,不仅画画好,书法也棒,今年家里的春联还是儿子写的。他还教我怎么画「禅绕画」,让我一个没有任何美术功底的成年人竟然也能画出虽算不上精美但也说得过去的「作品」。

但是,就在过去的六天里,儿子的自信被投票的结果不断摧毁。

他掏出手机(我退下来给他的老得掉牙的moto安卓测试机),给我看一幅画。

如果儿子不说这是画,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认为这是一幅画的。那是一个纯靠方块和圆圈堆砌的远看像马赛克近看像脏抹布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

「这是庄xx画的,他得了300多票。」

我接过手机……300多票……现在群众的审美都这么抽象了么?下意识中我退回列表,看了一眼儿子的票数:36票。

整整差了一个数量级啊!

更可气的是,在投票下面的留言里,有一个夸赞27号作品的评论的点赞数竟然直逼整个文章的点赞数,我再看27号的作品,果然是那个叫「庄xx」的小朋友的。

我闭目沉思了一小会儿。想起上次开家长会遇见的那个开奥迪A8送孩子上学的在某事业单位工作的「庄处长」。

我心头一紧,思绪迅速穿越回三年前。那时候,街对面突然出现了一个公务员小区,让我第一次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学区房的「神话」。之前的小学,招不满的时候还会招临近街区的孩子,可是等这个公务员小区进来住户后,指标被迅速瓜分干净。

想想后怕,要是儿子再晚出生两年,可能只有回老家上学了。

而「庄处长」就是在那个时候神临凡间的。

儿子慢慢平复了情绪,但说话还是带着哽咽:「爸,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我连前五名都没进去……」

我把儿子往怀里使劲儿抱了抱,拉着他回到了卧室。我把他手机收了起来,把他塞进了被子,在他额头上一吻:「安心睡觉,宝贝!」

我合起卧室的门,看着客厅昏暗的吊灯,还有发着光的电脑显示器。

那一刻我泪流满面!

觉得人生如同被摧毁一般。

上一次有同样的感觉,还是在送走儿子他妈的时候。

但是!

马上!

就在我痛苦了十几秒后!

一股战斗欲,从我的脚趾头爬上了我的大腿,又从我的大腿爬入了我的丹田,最后顺着我的脊柱直接爬进我的心脏,然后在我的体内爆裂开来!

三十八年来,我从来没有像此时此刻一样,如同一个战士!

我疾走几步,跑到房子外边的楼道,拨通了那个我拉黑了两个月的电话号码:

「老驴,你上次发我那个黑单,我接了!钱你随便给!」

电话对面的「老驴」显然还没缓过神儿来:「啥?胖哥?你说啥?」

「你tmd聋了么?我说上次那个黑单我接了!一周内我就给你把他们的库给拖了(拖库,是指从对方的数据库里导出数据)。但是!你必须马上帮我干一件事情!立刻!马上!」

「老驴」显然喝了一点儿小酒,但是听我这么一说,马上酒醒了:「胖哥!你怎么……好!你说!什么事儿!兄弟能办到的立刻给办!」

「你不是在开养机场么?现在还开么?」

知识点:这里要普及下,养机场不是养鸡场。而是靠养大量的手机号,伪造真实用户行为,进行诸如「批量节流活动奖品」、「批量获得银行积分」等变现操作的工作坊,属于黑色产业链的最下游。

「开啊……不过最近入行的人太多了……钱不好赚……」

「别废话,帮我刷一个微信投票。」

「你说啥?」

「帮我刷一个微信投票,马上就去操作!从现在到明天早上,控制在一个小时30到40票之间,我要看起来像真的一样。投票地址我一会儿发你手机上!」

「好嘞!哥!我这就去办!」

我挂掉电话,打开微信,发给老驴投票链接后,找到了那个平日里除了收发红包、推广微商几乎不怎么聊天的「老同学」群。

那里面的三十个人,有十六年前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也有我暗恋了四年却在毕业时出其不意接受了我表白的妻子,她现在的头像虽然让我改成了灰色,但是她永远是我心中最美的女神。

我开始打字:

兄弟姐妹们,我是你们大学四年经常嘲笑的那个胖子。现在已经快十一点了,你们多半都已经睡了。但这个点儿,却是作为程序员的我,一天中最最精神的那个点儿。但是今天,此时,我却感到深深的无力。上次聚会的时候,你们说我挣得多花得少,说我每天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出来,说我唱歌跑调,说我喝酒如同喝药,还说小林(我的妻子)嫁给我是鲜花插在了牛粪上……从前我以为,聚会上,你们的嘲笑是在讥讽我死宅的人生,但是现在,我认为你们骂得对!骂得好!因为就在刚刚,我觉得我就是一个无能的人,一个真正的死宅,一个loser。我的儿子,那个每次我发他画的画给大家都会被点赞的儿子,居然马上要败给一个胡乱涂鸦的小男孩儿。

我一字一句地写着,我感觉打出的每一个字都是在对自己过往无声的控诉!

就像在剖析自己的灵魂一样,我把想说的话都说了出来。儿子他妈走后,我实在找不到一个像样的地方去说这些话,只能在这个「老同学」的微信群里,在二十八个不知道在哪里的人和一个已经去往天堂的人眼前,写下诛心的一字字!

帮我给儿子的画留下言吧,他真的画的很好。

当我把投票链接和儿子的画的截图发在群里的时候,我才认认真真地欣赏了儿子的画。这场名为「我们是未来」的绘画比赛里,儿子的画是一群围着红日的男孩儿女孩儿,仰望天空,露出一张张纯真的笑脸。

十秒过去了……

半分钟过去了……

一分钟过去了……

就在我以为大家不会理我的时候。

上铺的兄弟打出了「已投已评论」五个字,后面跟着一个patpat(安慰)的表情,然后发了他针对儿子作品的评论到群里。

就如同约好了一样,大家重复着这五个字和表情,并且附上了留言内容。

……

我看着每一个人写下的评论,没有一个敷衍了事,个个都是五十个字以上。

我再一次控制不住自己,留下了眼泪。

我感觉我和我的老同学们,就像在毕业前聚会那样,围在一起,每个人说一句自己最想说的话。只不过那会儿大家所说的话,大部分是在讨论爱情和未来,而现在的话,却是在鼓励我刚刚九岁的儿子。

我不停地回复着感谢,看儿子的投票数不断增长……

36……

54……

108……

夜深了,我趴在电脑边上睡着了。

第二天,我被儿子推醒。

我先看到的,不是儿子的脸,而是儿子放在我面前的手机。

「爸爸!你是不是刷票了?」

我看了眼投票的数字——500多票(老驴果然按照要求办事了),正准备给儿子一个微笑,但是却一下子怔住了。

我从儿子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种「责备」,一种好像反转了年龄的「责备」

「爸!我不要你这样帮我!我昨晚跟说的目的不是让你帮我刷票!」

儿子义正言辞。

「那你……」我断断续续地想接话。

我不在乎这投票!不在乎!」儿子把手机收了起来,这时我才发现,他已经穿好了衣服,背起书包准备出门。

我追了几步,穿着秋衣秋裤,扒在门口看着儿子按下电梯下行的按钮。

「儿子!听爸说!」我不知从哪里攒足了一口气。

儿子看向我!

我大声地说,配合着楼道的回声,声音显得愈发的大:「你是最棒的!

儿子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表情,装作一个小大人一样摇摇头,看看我,在进电梯的一瞬间,冲我献来了一个温暖的笑。

……

就在那一刻,我终于知道了:

「我们是未来」的含义

—–

愿大人们的蝇营狗苟,不要影响承载着未来的孩子们。

(知乎/胖总)

 

(文章转载自知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 小编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 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 A+
所属分类:装B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