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三观,《琵琶行》新解

2013 年 1 月 6 日13:16:18 1

ppx

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蛤蟆陵下住,十三学得琵琶成,名属教坊第一部。

大家好,老娘我从小家住天子脚下北京城建国门边,十三岁就是人气女歌手,中国好声第一名就是我。

曲罢曾教善才服,妆成每被秋娘妒;

老娘歌唱完后,什么那英周华健刘欢们,都迫不急待转过来起立鼓掌,妆化好后,连那个快四十岁的名模,都嫉妒个半死。

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钿头云篦击节碎,血色罗裙翻酒污。

每次跟总参总政的那些二代公子哥儿们,去工体喝酒唱歌跳舞,都是他们抢着买单送礼,他们好爱趁机乱摸乱捏人家,一点都不温柔,把人家的发夹发箍都捏碎了,喝醉酒还吐的人家裙子都……湿了……讨厌啦!!!!!

今年欢笑复明年,秋月春风等闲度。弟走从军阿姨死,暮去朝来颜色故。

但是呐!就这样玩了一年又一年,鲍鲍换包包,每天当尸体给人扛地玩下去,不知不觉家人也死的死走的走了,老娘我逐渐年老色衰成了黑木耳。

门前冷落车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

陌陌上逐渐没人约,也没人在微博上@老娘或私信说哈泥我爱你了。但老娘就算变黑木耳,发自拍在微博上再也没人@转发,也要快去中关村,找个有点经济能力的IT主管嫁了算了。

商人重利轻离别,前月浮梁买荼去;

结果那死宅,没良心,宁愿天天CODING,玩神马姊崎宁宁也不愿碰我,上个月去了东莞帮桑筌房编经营程序,害老娘偶独守空闺,下面痒个半死。

去来江口守空船,绕船月明江水寒。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

现在做梦,都梦到以前在夜店时,那么多阿宅和傻瓜富二代,哈我哈的要死的盛况,老娘如果在巴黎,大概小仲马的功成名就要靠我了吧,反观现在,唉……

以下是白居易内心OS:

我闻琵琶已叹息,又闻此语重唧唧。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刚琵琶声中就听出这骚货心中的渴望,哼,果然又开始赤裸裸的暗示爷。反正明天拍拍屁股就走人,射后不理。

“唉……美丽的女士,人生不过如此,不如今晚找个只有我们两人的 地方分享彼此的故事吧!啾咪”

文/廖信忠

  • 小编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 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avatar dude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