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可以作,但要见好就收

2013 年 11 月 23 日09:44:15 发表评论

音乐剧《猫》里,有一只摇滚猫,它傲娇地唱,“你给我饼干,我偏要牛奶!你给我牛奶,我偏要饼干!”这种让人来气的拧巴性格,换成女人,就是女。

在爱情面前,女人有意或无意地作出各种花样,仿佛狠狠地作一回,才算真爱过。初级作女,不过是使使小性子,三分撒娇七分萌,还挺可爱。文艺作女,则要阅尽情海波浪,熬够年头,才假装幡然醒悟做个好老婆。女神作女,自恃貌美,屁股后面甩一群备胎,想作哪个作哪个。舍命作女,脑袋一根筋,爱上了就视死如归,男人要散伙先吃她一刀。奇葩作女,骨子里是疯狂浓烈的爱情基因,无论精神肉体都追求极至,不作得死去活来不罢休,就像日本电影里肢解情人的女凶手。

女人有很多类型。女神,虽然高贵冷艳拒人于千里之外,但男人只要肯死心踏地对她好,死缠烂打感动她,也许还有吃上天鹅肉那一天。女汉子,虽然简单粗暴缺少情趣,但男人只要付出足够的耐心爱护,就能击破她汉子的壳抓到她柔软的心,驯化好了,也是一枚好姑娘。但是,作女,却是一种令人无技可施的奇异种类,她永远折腾,不满意,不满足,虐人本事一流,随时准备将求爱对象射得满身伤。情场上遇见她,男人只能自认倒霉,在她的折磨下很难留个全尸。

2000

电影《我想和你好好的》里的作女,规定男友不许与其他女生有过多接触,宣称“比我漂亮的女人第二天都得死”,她查手机、查账单、在房间装摄像头,逼男友当街裸奔。是不是有点儿熟悉?一下子就让人想起电影《我的野蛮女友》里那个动不动就挥舞拳头的作女,要男友穿着高跟鞋背她在大街上走。更绝的作女是某部电影里,她用枪顶住男人的太阳穴,还要问他,“你有没有爱过我?”她就是要一个答案,无论对错,然后“呯”一声轰掉那个人的脑袋。

一个学心理的朋友给作女分成三类,一类是小女生初恋,突然有人宠有人疼,甜蜜得不知所已,就要作一作,模仿言情剧中一波三折的爱情,试探对方的底线。一类是伴侣价值(比如美貌、财富)远高于对方,潜意识里瞧不起对方,一肚子怨气没处撒,所以用拼命作来找补。一类是临近分手时,死作,通常是男人想散伙,故意玩冷暴力,把女人一颗作心逼出来,她一哭二闹三上吊,最后落了个“作死”的下场。

作,也是某些女人的武器,她们以此来对付男人。既是作,说明不讲道理,故意施虐,要别人委曲犯贱才能成全。作女高高在上,一个不高兴就作得风云变色,贱男步步跪拜,她要作的时候,他就豁出脸去无原则无底线地哄、求、拍马屁。但是,忍得一时,难忍一世。男人为了拿下一个伴侣价值高的女人是肯做小伏低,像奴才一样只求那个女人高兴,一旦生米煮成熟饭,他熬到翻身那一天,就会变本加厉还回去。

有个女人说,和男友谈恋爱时,她学历比他高,挣钱比他多,所以拿他当狗使唤,招之即来挥之即去,颐气指使;婚嫁时,丈母娘也百般刁难,把他损得一无是处;婚后,她做家庭主妇,他则事业发达赚了大钱。于是,婚前积压的窝囊气强势反弹,他变成一个粗暴冷漠的丈夫,对她又打又骂,一个好脸色都没有。她原以为只要作,就可以永远凌驾于他之上,可手里的资本越作越少,最后轮到自己忍气吞声过日子。

也许,女人都希望像言情剧里演的一样,由着性子作,还有着个老实男人捧着接着,一辈子把她当女神供着。

然而现实中,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算盘,只有伴侣价值高的人,才拥有睥睨一切的权力。女人挑挑拣拣、喜怒无常,要很多很多的爱,也要很多很多的钱,别人都觉得理所应当——她值。而伴侣价值低的男人热爱伴侣价值高的女人,由此而来的一切负面效应,包括胡作非为,也就都得承受。

作,是一种爱情手段,作女以此来试探男人爱不爱她,有多爱她。但是,不论什么手段,都不能不择手段。热恋时,女人作一作,男人觉得那是有性格,于是像驯化一只宠物那样耐心地包容呵护,为得是后来的柔情似水。作女作得开心时,千万不要忘了一条,那就是——见好就收

 

来源:http://dajia.qq.com/blog/282448035406075

  • 小编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 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