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没人追的女孩

2012 年 9 月 10 日13:15:02 发表评论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女孩》,作为那些年没人追过的女孩,不想看这部电影,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男人的青春期里总有个纯洁无瑕的女神,是他们的雅典娜,他们的绫波丽,他们的沈嘉仪甚至井上织姬。就算女神随着岁月跌落尘埃,那份青涩的爱仍经得起回味。记忆的手把它摩挲得光洁明亮,足以升华成年后所有的猥琐与不堪。成年之后我们的感情,有时候简直就像男科医院的小广告对不对?

 

而女人在青春期的记录要苍白与隐晦很多。尤其是,那些年没有人追过的女孩。比如我。十五岁时我还滚在泥里打架,把男生扔过来的死蛇拎住尾巴扔回去。十六岁我却学会了暗恋。暗恋对象是同桌,一个皮肤白净,嘴唇鲜红的男生。该男生眼睛有点小,嘴唇十分厚,胜在个高,会一点流行的霹雳舞,走路的时候就总把舞步带出来,显得很“洒”——在我们那个年纪,“洒”是第一位的。他博得了不少女生的欢心,包括我和我的好朋友。

 

我的好朋友性格开朗,男生缘甚佳,自觉比我好看很多。在我眼里她也长得不怎么样,那么长的一张刀条脸!我那时的形象,黑,胖,笑起来脸会变成大包子,显得眼睛更小,鼻子更塌。因为没人提醒注意仪态,还有点含胸。那一年突然流行马海毛,一种化纤毛线打的毛衣,穿在身上毛茸茸的。我本着一向萌系的审美,硬让我妈给我打了一件,金黄色的,初中毕业的集体照上,我就穿着它,抓耳挠腮地傻笑,不用费劲想象了,就是一只峨眉山下来的猴子。

 

没有表白,只在日记本里洋洋洒洒,各种自卑,各种哀怨,以及对好朋友的各种鄙视、各种羡慕嫉妒恨。都记不起来具体了。

 

关于那段时间,印象最深的只剩下一片金黄与浅紫。金黄是学校后门不远处,春天的油菜花,盛若黄金之幛。浅紫的是泡桐开花,那种惨淡的、孱弱的、怯生生的紫,正适合小城少女心事。

 

到了二十岁,我都谈过一场恋爱了,在省城和这个男生又遇上了。该男生上的艺校,学美术,做广告设计,在城中村与同事合租了个房子。中学同学中,这是唯一和我在一个城市的。很自然地经常在一起玩。

 

要上班了,懒得写了!

 

大概就是,该男生成年以后,爆发出的极品潜质令初入社会的我大跌眼镜。丫借了我的公交月票去用,累月不还,后来总算要回来了,他又给自己画了张月票,还挺以假乱真的。丫到我家借宿,临走时顺了床头的一百块钱,还有半瓶雀巢咖啡。咖啡粉还弄洒了一地。绝交以后,丫还长年累月给我打电话,换了号码还能追过来,要求替他介绍广告业务。

 

最最最SB的一件事是,几个人一起出去玩,丫竟然让我骑自行车带他。而我居然洋洋得意的,为了展示自己非同一般的女中豪杰个性,还真把足有八十公斤重的丫带在自行车后座,尼妈,骑得呼呼叫,在长江路上!

(文/在彼)

那些年没人追的女孩

via

  • 小编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 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