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抚慰昆明悲剧的佛教微博那么少?

2014 年 3 月 3 日08:47:29 发表评论 1,504 views

文|袁复生

今天破例谈一次电影以外的事情。

南昌的青年学者萧轶在朋友圈说:“每当发生大事,微博就不堪入目。我们时代的言说症结之一,在于言说过度而不知节制。每当大事发生,蠢蠢欲动的知识分子或微博混子们就亢奋地自封资格扮演驯兽师的伟大角色,频繁吐出可怜而仅剩无几的半桶水跛脚知识,迅速地覆盖掉更为重要的讯息,因专业化知识或对知识分子的祛魅而陷入亢奋的辩论,终将讯息传播变成不堪入目的言说战场。”

我给他点了一个赞。

在此之前,昨晚的昆明事件,被传播得最多的一条是二逼瓦西里的微博:“来,跟我念:我反对一切针对平民的恐怖主义行为,无论你的命运是多么悲惨动机是多么高尚,当你把伤害无辜的普通人作为手段时,你就是人类的敌人、可耻的懦夫和人人可诛的罪犯。我没有兴趣听你的任何故事,不会在乎你的诉求,不可能跟你谈判并妥协,唯一要做的事就是:当场格杀,事后追剿,绝不原谅。”

这场貌似伟光正的微博,被韩寒等人转发后,是为最热微博。

2日下午,二逼瓦西里又发一条为自己补了一下位:“1,恐怖分子不等于维族。2,维族不等于新疆人。3,恐怖分子不见得都是JD。4,受害者是无辜的。5,个案一定要深挖。6,政府要反思新疆民族民生政策。7,绿教要反省,为什么总是你?8,对恐怖分子不同情。9,要明白世界上有些问题就是无解的,彼此是不可能互相理解的,以暴制暴是没办法的。”

但这个补位一样暴露出了很多问题。

比如对于平民来说,对恐怖分子无论什么态度都是无解的,我们所能做到的只能是逃命。因为我们自己以为的“民意”是没有渠道去推动政策的,比如增加经费、增加军队,都没有渠道去按表决器。

当然,前提是你不装外宾。

而且,我们可以简单推理一下,这种对恐怖分子斩钉截铁的大面积仇恨,会不会在实际中出现扩大化的可能,是否容易带来对更铁血的政策的理解和支持?

吊诡的是,铁血政策难道在某些地区就是一个新事物?这些公共政策投了多少钱,有多少效果?这些预算经过什么程序?

过嘴瘾是最容易的。

简单粗暴,多少年来,难道不是那些惯于利用不充分信息引导或者干脆愚弄民众的组织所最希望看到的?但推敲起来,嘴瘾能起到任何作用吗?

此外,二逼瓦西里应该是对他说的“绿教”是一无所知的,这是他的知识短板,而且,这块短板是他分析这个问题最大的一个漏洞。

这个漏洞让他补位的1、2两条都显得苍白无力。电影君很早前买过两个版本《古兰经》,但都没能深入研究过,只是生活里有一些伊斯兰朋友,所以能从他们的角度去了解一丁点伊斯兰的状况。

我一个穆斯林朋友撒韬说: “当年一帮汉族人被洗脑杀维族人,现在一帮维族人被基地塔利班洗脑杀汉族人。都他妈反人类。”老榕也是类似的观点。但经此一难。我觉得这些开明的穆斯林也将更边缘化,他们也更难以去传播他们反对极端分子的言论。不会给他们太多平台和公共空间。

我的这个思考角度,是从黄章晋写他的朋友伊(敏感词)力(敏感词)哈(敏感词)木(敏感词),之前朋友圈支持他的信息中察觉到的。

而这种信息和文章,因为有太多敏感词,长期以来,被人为设限,成为不可讨论乃至不可言说的事情,最终变成我们认知和思考的盲区。

一遇到问题,总能非常有效地拉低我们的智商,让我们陷入简单粗暴而又对解决问题十分无益的困境。

也不能说大家的义愤是廉价的,这只是正常人的一种心理机制,每个人不是孤岛的观念已深入人心。但因为恐惧而澎湃起来的愤怒和敌意,对这个局面有用吗?

你发表或者转发的言论,是否在继续撕裂族群?是否有一星半点的话语能抚慰人心?你提供的资讯是否能帮助彼此更了解事实和真相?你占用的话语资源是否有一条能对可能面临险境的人们产生一些切实的帮助?

尽管,像@喀什发布的这种:“【倡议】严重建议此类事件的标題各媒体应改为'由东突分裂恐怖分子策划实施'以保护在新疆天山南北正常生活的各族人民!各新闻机构应慎用新疆暴恐分子字眼,新疆绝大多数人与东突极端暴力恐怖分子无关,我身边新疆的兄弟姐妹都是团结爱国的民族,请不要把新疆一词抹黑!”被大量转发,也是一种进步。

尽管,我昨天看到一条《暴乱逃生指南》,转发率很高。

但这些仍然不是主流议题。

我还特别注意了下微博上的道教和佛教的官方账号的表现。因为,超度是他们非常重要的宗教活动。

香火兴盛的佛教微博,比如@少林寺、@少林寺官方网站、@灵隐寺、@南华寺、@雍和宫Lama-temple、@中国佛教网、@赵州柏林禅寺没有一条是讨论此事的。@法门寺文化景区 只转发一条,并点了一支蜡烛。

(据说有关法师介绍,不少寺院的官方微博不是寺院注册的,很多法师也并未参与到官方微博管理,这点较为复杂需做个说明。)

知名的法师如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莆田广化寺、扶风法门寺、北京龙泉寺方丈@学诚法师 是没有一条谈论此事的。

甚至是人间佛教最有影响力的星云法师,也没谈到,只在3月2日的早上7点的微博上发了一条与往日很普通的:“#星云大师《人间佛教语录》# 修学「心的管理」这门学科,不能完全依靠别人,必得依靠自己。把自己的真心、慧心、慈心、信心、定心、忠心等提升起来,然后由这许多的善心、好心,来管理自己、管理环境、管理事物、管理团体。”

在微博火起来的@延参法师发布了三条关于此事的微博,但只有最为简单的蜡烛图+祈福语的内容。

搜了几个仁波切账号,也几乎完全是滞后或沉默。

我春节期间,在密印寺结识的宁乡药王殿如焰法师发微信说:“没有一个民族支持暴力,也没有一个宗教宣扬暴力,人类文明更不允许暴力。这些打着民族、宗教、文明等旗号的暴力分子就是刽子手。祈祷三宝慈光加持,让世界消除暴戾,让人间充满祥和。祈愿逝者安息,生者安康。”这话非常中允,应该能代表很多佛教人士的看法,如焰法师是在我目力所及的范围内非常优秀的比丘尼,她并不出名,像她这样的一般性看法,却是凤毛麟角。

相反在俗世中相对弱势的道教的微博@北京白云观微博、@道門網-正统道教网站都有提及,并发布图文阐述非暴力、救苦天尊的经文。

道门网的微博很有现代精神:“宗教信仰需要平和、自然。极端和偏激,终究会成为人类的毒瘤祸害,也会毁掉人类自身。希望无论信仰哪种宗教的人们,都能有一个和平共处的心态,而不是以消灭其他种族或者人肉体为目的,这样才能长远发展。鼓励虐杀他人,排斥和毁灭原有文化,都是邪教作风,这样是不长久的。太乙寻声救苦天尊!”

作为一个出生于佛教氛围中的读书人,我不是说佛教和道教的微博一定要去谈这些事情,我也不知道他们是否接到有关指令不能讨论此事。但是,这么多著名的佛寺,这么大面积的宗教领袖忽视这一事件,没能给面临巨大恐惧之时的信众们提供精神资源。这起码是我们这个社会精神资源匮乏、对话精神匮乏的一种令人难过的现象。

是的,我和萧轶一样。觉得这一次所谓知识分子、文化人和媒体人的表现是水平极低的。但有一点补充,原因并非只有他们的素质低,而是长期积累的问题,盲区制造,造就了这种低水平讨论。

至于对于针对平民为目标袭击的恐怖主义分子的打击谴责、对于昆明死伤民众和民警的默哀,是我们讨论这个问题的前提。

我之所以和大家交流这些,因为我们是一个相对注重精神生活的公众号,我们不是警察、不能拿起刀枪去和恐怖分子作战,我们需要逃生技能,然后就是需要思考。面对不需要思考的论断和愤怒,我们需要警惕。

越来越讨厌在新媒体表态和放空炮的风气,我只是为自己一轮又一轮的闭塞和专业无知感到羞耻。

愤怒是对付恐惧最自然的反应,我理解大家。

对于我来说,羞耻也许是改变无知最好的方法。

 

来源:http://c.blog.sina.com.cn/profile.php?blogid=539af01c8900133b

  • 小编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 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