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给我带来了一个信仰

2012 年 9 月 22 日12:58:11 发表评论

当我在微博上说我愿意为了自由主义的事业在必要时,甚至可以放弃生命。此话一出,倒是引起不小的涟漪,因为我说的太过庄重,太过高尚,在别人眼里也就太过虚伪了。然而,这是我经过了这两年来对生死哲学的思考才得出的结论。

 

就像和大多数人一样,此前我对于何谓生命,只是一个泛泛的了解。天赋人权,尊重生命,喊了很多年的口号。

 

生命,是很虚渺的。这个感想,来自丧亲之痛。

 

疼爱我的人,在那一天之后,撒手人间,你再也看不到他的微笑,他对你亲切的目视,你再也感觉不到他手心里的温度。

 

看着他僵硬的身躯,我总以为他没有走。直到,连这肉身都化为灰尘。这时候,你再也忍受不住了,你彻底崩溃了。

 

你疯狂地去找他的遗物,和他的照片,任何生命中和他有牵连的,哪怕一丝丝的牵连的物品,也好,深深地捂在怀中,久久不放。

 

你学会了在这堆东西中寻找温存的记忆,它们总是被你的泪水一遍遍地浸透。

 

心有释怀,这需要过了很多年,但那不是放下,年年扫墓,年年惦记。

 

在墓地里,抬头遥望,一片片的,黑压压的,无数个墓碑。这些死去的人,是他们亲人心中永远不会忘记的人,但他们对我来说,只是一块块竖起的石头,没有任何意义。

 

我们的亲人,在别人的眼中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他们生前,就是组成这个社会、这个世界的默默无闻之辈。在人类史上,就是一个总体数字中的一个而已。

 

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生命啊!没有人知道他们,更没有会记住他们,除了他们的亲人和后代。

 

不知道有多少人的人生匆匆而过,成为一个数字中的符号。

 

那时候我想着,是不是我也只能平凡地度过一生,连一些问题还没有想清楚,就这么离开人世了。

 

那时候,我对自由主义的认识并不深刻,我怀着宿命论的态度看待自己的人生,我只是平凡人中的一份子,没有人知道我是谁,也许我就是这么平凡地过完一生。然而此后一些经历,让我在颠簸的人生路上折腾了很久。我反复地拷问自己,我的原生家庭、我所接受的教育、我的工作履历,和我的同龄比起来,哪一样都比他们跌宕起伏,这些背景都是非常规的,其实我的人生是那么的不同。

 

我开始有点自命不凡了。但我没能把这几年经历过的东西总结好。所以我在那儿显得浮躁而肤浅,精明而世俗,连同对想要弄清楚的问题,都放弃了思考。

 

变得越来越浮夸,让我自己的心情也不好过,酒肉朋友散去,虚荣一阵之后感到特别孤独,孤零零地一个人坐在办公室,可以坐到第二天清晨。28岁那一年,我在自己的脸上看到一脸倦容,我开始变老了,有细微的皱纹和斑点浮现。

 

这让我产生焦虑,就要跨入三十大关了,我还能像过往一样风风火火到处跑,五湖四海交朋友吗?

 

在事业的顶峰之际,我选择了离开。我把自己的行李打包,从浙江回来。我知道有的女人,能够顺势而为,一路向上爬,成为众人膜拜的翘楚,高高在上,最终事业有成。那种特别夺目的光环,并不是我喜欢的,但我还没有搞清楚我要什么。

 

回到上海,基本上是一个停滞的状态。我有大把大把的时间看书,沉思,我逐渐喜欢上了悠闲的生活。虽然我还没有弄清楚未来会做什么,但我第一次感到自己生命的质量有厚重感,不再像以前那么飘渺。也许在进入下一个人生阶段之前,是该停下脚步歇歇,想想。

 

而这个想的过程经历了一次最高峰,那是我怀孕的时候。面对一个你肉眼都无法看到的生命胚胎,你却能实实在在的感知它的存在。它那么微小,却有本事把你折腾来折腾去,不停地呕吐,反胃,食欲不振,头昏,困乏,每天没有做什么事情就会感到累,累得吃完晚饭就想着趴下。这是我对生命的第一次敬畏,它把我折腾得死去活来的,太了不起了。

 

后来,第一次聆听胎心的波动,在扩音器里那个快速强壮而有力的节奏,我感叹不已,这是我对生命的第二次敬畏。现代医学的高科技让我有机会一窥神秘的生命起源,领略了生命的微妙。胚胎每一阶段的发育成熟,都让我不得不对生命产生了迷思。

 

直到,这个新生命体诞生在人世间的一刻,我甚至产生了错觉,他是谁?四肢被护士拎起,一个可怜兮兮无助的小东西,哇哇啼哭,瑟瑟发抖,哦,他是我呀!我也是这么来到人间的!

 

生命之脆弱,如此清晰深刻地呈现在我眼前。

 

我希望这个小生命坚强点,不用哭的那么害怕,我希望自己以后也能坚强点,因为生命原本是那么滴脆弱,容易受伤。

 

亲临一个新生命的到来,我才有了对生命的体认,而这一切都填补了原本我对生命理解不足的空白。

 

对生的思考必然会带来对死亡的思考。死亡是什么?很多人在哲学上尝试回答,但没有人拥有死亡的经验。所以,死亡是人类最大的迷惑。我不知道哲学上有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但我的确在做一个认真的思考,枫林告诉我,你在思考哲学上最难解决的问题。原来,这就是我的生死观初体验。

 

一开始我害怕死亡,我一直告诉他,我很热爱这个世界,有你们,有美好的东西,也有精彩繁复的发明创造,我难以想象,我的百年之后,世界变得怎样?我真想留下来看看,但到了时间,每个人都必须得走。

 

所以我纠结了好一阵子,不愿意错过美好精彩的东西,我哪怕就是一个飘忽不定的鬼魂,也心甘情愿地留下旁观这个精彩纷纶的世界。我想知道美利坚会变得更社会主义吗?中国的制度走向公民社会了吗?这些问题我都想看到答案,但是我这一生可能是等不到了。

 

我对死亡的害怕来自内心的遗憾,我们每个人走的时候一定都有牵挂和遗憾,了无遗憾地走,是多么地洒脱,但我注定做不到,我想知道的、我想得到东西很可能这辈子也无法实现,那就是一个自由的公民社会。枫林的QQ签名是:有生之年必得自由之邦。我比他悲观多了。

 

因为生命是那么滴脆弱和渺小,所以我们不可能靠孤立的个人达成自由之邦的目标,要改变群体的观念,与奴役的思想对抗,是何等之重要。那些伟大的自由主义者都在观念对抗的路上,推进了自由主义的事业。无论我的力量是多少,能够做出自己的努力,不后悔,最好。它已经是我坚定的信仰,我的生命观。

 

一个人想要拥有一个信仰是何其不易,这个信仰是我经历过对生死沉思之后的结果,是我认真思考而选择的人生之路。面对自己将来的人生,我们怎么能不认真深刻地想一想呢?

 

这个时候我才明白,自由主义为什么是最包容和宽大的情怀。从生命中体悟出的道理,使得我对整个人类有更深切的共情,这让我放不下整个人类的命运。

 

一定有人嘲笑我,不是杞人忧天就是太过虚伪。市场经济、财产权神圣不可侵犯、言论自由等等,对我们的益处,但我不想仅仅做出很功利主义的解释,它更有效率,它更符合人性,它是共同选择的结果......我想要传达给别人的是,自由主义,事关元规则和正义。

 

若非如此,自由主义之精神连信仰都算不上。

(荔枝/文)

怀孕给我带来了一个信仰

via

  • 小编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 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