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火车硬座二十几个小时是什么感受?

2015 年 8 月 1 日04:54:32 发表评论

坐火车硬座二十几个小时是什么感受?

前天无座三十一个小时,上车前机灵的我买了个马扎。上车后根本没地方站,挤到了车厢连接位置卫生间门口,右手边是垃圾桶和洗脸台。不到两平的地方挤了三个人,一个大叔坐在洗脸台上(六十岁上下,农民工),另一个大妈(四十出头农民工)躺在洗脸台下睡觉。 后来大家无聊,开始聊天,大叔是因为孙子出事回家,大妈因为受家暴离家出走。就这样扯了一天。
第二天查票,大妈的票丢了,好像是掉在了卫生间,有人看到,列车长让她补票(铁总的bug,既然实名制买票,为嘛票丢了要补全票)。她哭说没钱,列车员让她补两站的六十几块钱,她说拿不出来。旁边的一个哥们(在车上三十几个小时没舍得买盒饭,只吃了两盒泡面)拿出五十块钱让大妈补票,大妈扑通就跪下了。 我就告诉车长大妈的情况,建议补两站就行了(十七块钱),因为有很多人能证明大妈确实买票了。结果补票员来了句“就你有爱心,我们也要在职责范围内办事”。
大妈哭的凶,引来了很多人,车长同意补一站。
完事后大妈说累了,躺下睡觉,半夜的时候身子躺在过道上,来回人多,我叫她往里面挪挪,怎么也没叫醒,口吐白沫。
我当时就懵比了,我看的出来应该是休克了,但是不能确定,赶紧叫来了列车员,列车员叫来了车长等工作人员,奇怪的是车上竟然没有医务人员。在车上找了半天找到了一个护工姑娘,很年轻,一袭白裙,做了心肺复苏,半个多小时没醒。
我看情况不对,上去说明事情经过,然后帮她做心肺复苏(我懂得一点),一遍遍叫大妈的名字,她和我聊天多,估计能认出我。
我跪在地上用大腿抵住她的背,拍她的背部,不一会她吐出来一些东西,慢慢苏醒,她说冷,我把我的外套盖在了她的身上。
另外一个帮忙的姑娘拿卫生纸擦大妈的呕吐物的时候当场就吐了。
列车长打了120给大妈,但是大妈死活不愿意下车,坚持到站。
护工姑娘看大妈行了以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我把大妈扶到我的小马扎上,她死活不愿意。后来听说她这一路上几乎没有吃东西,一个乘客出钱买了盒饭给她,还有一个乘客拿了泡面和零食给她。(别问我为什么没有给她买吃的,因为我和她差不多,不过是多囤积了点脂肪在身上)
又过了一会,她又开始难受,有几个乘客主动把座位让出来,我把她扶到座位上,列车员拿来盐水给她喝。到站之前我全程握着大妈的手,怕她再犯病。
列车长各种联系她的家人。大妈是贵州人,三岁被拐卖,26岁的时候知道自己的身世,在黑龙江结婚、生子,前任丈夫出轨,离婚,后带着三岁儿子再婚,现任丈夫16岁因杀人坐了近三十年的牢刚出来没几年,酗酒,对她家暴,她遂离家出走,在贵州只有一个妹妹,四十几年来就见过一面。
后来她老公打电话来,我接的,我几乎用愤怒的语气让他想办法接大妈,我从来没有因别人的事情那么愤怒过,这也是第一次。
最后联系到大妈的妹妹,来火车站接她。
凌晨两点,我和列车长搀着大妈下了火车,握着她的手,告别,上车,离开。
事后没有鲜花,没有掌声,我坐在垃圾桶旁边,虚脱感。看到那个护工,她也是无座,蹲在过道里。列车长要在餐厅给我们两个好心人安排个座位,我们两个都拒绝。
在列车员的指挥下,我写了一个情况说明。
在救助的过程中,始终有一个列车员在拍摄:救助人员(我和护工)的面部特写、救助方式、大妈如何拒绝下车等,有几个年轻人在后面嚷嚷着快做人工呼吸,还有几个人下贱地说要给护工提着裙子,还有一个自称香港某报社的记者拍照....
........................................分隔线怎么分?....................................
好吧,说些找骂的话。
自从2008年至今,每年都要做不下五次的长途火车,又以暑运和春运为主,最短二十七小时,最长的七十几个小时,其中就坐过一次卧铺,其余的基本是硬座与无座。
在这些年的坐车经历中,遇见过各种各样的人,农民,农民工,记者,流氓,妓女,有钱人,商贩,乞丐,学生......大多都是所谓的穷人,精神和物质上的穷。我的父亲是穷人,我也是穷人。
他们,不,我们穷,所以我们害怕,我们害怕别人的关怀,总以为这是别人的陷阱,总是将这种关怀与某人在某地的遭遇联系在一起,总是将这种关怀与火车站警察宣传的诈骗手段联系的在一起。
我们贫穷,所以我们冷漠,不关心别人的死活,只要自己能躺着,就不在乎别人已经蹲着或者站了三十几个小时。
我们贫穷,所以我们愤怒,无座的人只要占了一点我们的位置,我们都会恶语相向。
我们贫穷,所以我们麻木,我们对别人的痛苦视而不见,甚至拿别人的痛苦当做自己的谈资,打发难熬的时间。
我们贫穷,我们也痛苦。我们的痛苦来源于对别人痛苦的漠不关心。

感谢给大妈五十块钱的人,感谢护工,感谢给大妈买吃的的人,感谢给大妈泡面的人,感谢车长,我知道补票的时候你明显想说不用补票的,感谢给大妈让座的人,感谢夸我勇敢的年轻大学生,这是我听到的唯一的赞美。感谢你们!

 

via

  • 小编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 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