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电销的姑娘训斥了。。。

2014 年 4 月 17 日04:43:26 1

 

就是今天和朋友出去逛街,路上有英语培训机构的兼职人员,让我们写个名字和电话,说有任务。
我和朋友照办,这又不是什么大事。
下午就接到电话,一个女生打的,邀请我去中关村附近参加一个英语培训的免费活动。
我说“我出差了,机会给别人吧。”
这是我一贯的用词,考虑到他们也不容易,一个善意的谎言。
她说“不对啊,你不是上午填表申请了么?怎么能出差呢?”
我说“上午还没出差。”
她说“那既然要出差,干嘛还申请呢?”
我说“公司突然通知。”
她说“什么时候走,去哪啊。”
我随便瞎编,说“明天,去天津。”
她说“那没关系,我们晚上的活动,不影响的。”
我说“不行啊,我得准备行李。”
她说“天津好近的啊,还用收拾么?”
我说“你怎么这么认真,我不想去。”
她说“不想去干嘛填表。”
我说“你们的人求我帮忙。”
她说“帮什么忙?你不参加活动还能帮什么忙?”
我说“他让我留电话,说一天有多少电话的任务。”
她说“他们就这样,总说留个电话就行。你说那能行么?嗯?”
我说“嗯。”
她一声叹息“唉。”
我不说话,等她挂机。
她说“让你留电话你就答应他,这种对我们没意义啊。”
我说“学生兼职不容易,帮一下呗。”
她说“想帮你就来参加活动。嗯?”
我说“不去。”
她说“不来你还敢说帮。”
我说“行行行,我错了。”
她说“唉,以后别再这样了,好么?”
我说“好。”
她说“为了礼貌,请你先挂机吧。”
我说“再见。”

我只是觉得有意思,还有这么执着的电销呢。
想起一些乱七八糟的关于推销的事情,乱侃侃。
现在的电销真是绝了,天天中奖,不是让我去西单取钱,就是去西直门取金条。
最逗的是,怎么都问“您的尾号是XXXX么?”
你都打通了,你说我是不是?

前几天还保险公司打电话,说马航都失事了,快买保险吧。
这根就不能触动我,本人有恐飞症,恐高症。
以前陪朋友坐摩天轮,到最高处的时候,像外面看了一眼,差点没被背过气去。
那摩天轮质量根本就是,转的时候还吱吱的响,要命了。
主要是童年有阴影,我小时候喜欢火车,去游乐园就想坐火车。进去之后就一直找,还真有一辆小火车,我就坐上去,工作人员还给我系安全带,我就感觉要出事,我往前一看,跑道是上天的,是过山车。
我要下车已经来不及了,跑了一圈之后,平生再没去过游乐园。知道了高处不胜寒,还是在地上呆着吧。
我这公司有个同事比我还熊,去年郊游,在一个公园玩小美人鱼,就是一个人鱼的模型,坐在里面转圈,转的非常快,非常突然。转了三圈,同事就傻逼了,像唐僧被妖精关在山洞里一样,高喊“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大学的时候就有人打电话让我买保险,也是一姑娘
她说不推销,搞个活动,问我叫啥,哪里人。
我说,东北的。
她说,你废话,我这是东北区公司。
我说,吉林的。
她说,听说你那里的人,男的帅气,女的漂亮。我能介绍一下活动么?
我说,好吧,啥活动。

后来毕业短暂的做过一段销售知道,那是最基本的话术。
随便你老家哪的,都是人杰地灵。
随便你做什么行业,都是人才辈出的的精英行业。
随便你哪个学校毕业的,都是久仰贵校。

我有的同事就爱乱取悦客户,一次还和客户说“哎呦,您和潘玮柏是校友吧?”
喝多了吧,内地学校怎么可能和台湾人是校友。
一次我促成一单,约人来公司开户,到约定日期时,经理着急,让我提醒一下。
我跟客户说“今天下午三点,拿多少多少钱,在XXX见面。”
经理说“你是绑匪么?”

反正那个团队都是精英,一次和一个同事去办事,路上他摔了一跤。
摔之前是穿着一条西裤,站起来就剩一只西裤,一个裤腿摔碎了。
他说“这尼玛的,四十买的裤子就是不行。”
我说“一会儿还见人呢,先买一条吧。不能一半西裤,一半裤衩啊。”
公司还有一个百万宝儿,她总遇见大客户,说要来公司投一百万,弄的经理赶紧开会准备迎接客户,结果第二天那人说姑娘我逗你玩。
还有一次,又出来一个人要投一百万,经理又开会,这次客户真来了,不过说“我其实不是来投资的,想跟你处对象,来见见你。”
客户走后,经理要去厕所,抽面巾纸,一张,两张,三张,六张,八张,拿了一大堆。
我们说“她不是哭去了吧?”

走在街上,也总能遇见营销的。
去年我同事说,坐地铁有美女和他搭讪,后来聊天也是推销保险的。
一个女同事要换房子,她说一出门全小区的地产中介都跟着她,要跟她签合同,都赶上保镖了。
我从来没遇见地产行业的推销,以前可能是年纪小,看着不像潜在客户,现在不小了,也没遇见过。
可能是我气质太差,在日企的时候,一次下班遇见路边有人刷油漆,我闻油漆味上瘾,站着陶醉了一会,刷油漆的师傅居然问我“你想当学徒?你看见我贴的广告了?待遇没广告上写的那么夸张,不过三四千的没问题,也不累,就是刷刷么。”

反正在街上拉我的,基本上都是培训班的,最搞笑的是还有减肥的。看不见本人已经皮包骨了么,再减肥就能穿墙了。
我最讨厌的就是美发店的推销,不胜其烦。
去年夏天在北京理工门口,我在等人,一个做美发的,非让我进去,说给我一点建议。
他非常客气,而且我等人也没事,夏天多理发几次也行。
进去后他给我简单说了几句,大概就是我头型不行,应该由他设计一下,今天友情价38。
我说“行。”
他说“你赚了,我不是一般的理发匠,我是造型师,总给明星弄。”然后拿出手机,里面有一张和李晨的合影。
有一个哥们,被骗进来后,听说要花钱,直接跑了,搞笑的是,理发店给他洗头,但是没有冲洗,头发上都是泡沫就出门。
理发后,我给他100。
他不着钱,说“这样,今天我高兴,就60块钱,给你烫头。多便宜啊,平时500多,就是交朋友。”
我说“不烫,不是钱的事儿,我们公司是传统行业,发型普通点就行。”
他说“就10分钟。”
我说“刚才让我进来,你还说就一分钟呢,我得走了,在等人。”
他说“真的假的。”
我听了就生气,推销业务是你的本职,但是你有什么资格问我真的假的,说“操你妈,你找钱不找钱?”
然后他找钱我走人。
能给我惹急真不容易,我现在脾气特别好。
大学四年,我就发过一次脾气,在寝室不算,四个人住一起,磕磕绊绊是难免的。对外的就一次,动了打人的心。
是因为我的笔记本在自习室丢了,不是电脑,就是普通的笔记本。
要是电脑,我还不生气,贵重物品保管不好,只能怨自己,但是一个写字的笔记本,你拿它干什么。
而且我里面有一张照片,他还把照片留给我,放在桌子上,真是手贱。
当时真是生气,很狂妄的在黑板上写:谁拿我笔记本,今天之内给我放回去,不然看谁像,我就打谁。
然后还留下我的名字,和寝室号。
写了之后,就有人围观。
有老师看见后,跟我说“你电脑丢了?不能啊,咱同学没这个毛病。”
我说“不是电脑,就是笔记本。”
老师说“那,那我去办公室给你拿一个呗。”
听老师这么一说,感觉是有点傻逼,自己把黑板擦了。
我们学校的人,丢点什么东西都报警,丢300块钱也能报警。
在公司遇见过一个大很多届的学姐,她说以前男生寝室出过一件事,不知道谁在水房放了一个闹钟,嘀嘀响,半夜有人报警说有定时炸弹,警察来了后在暖气后面找到一个闹钟。警察说“你们大半夜报警,就让我们来关闹?”
现在真是文明多了,要是早些年警察不揍你。
记得小时候的一个冬天,看见一个人坐公交,说售票员少找他几块钱,打电话报警说有纠纷。警察来了,问啥纠纷,他说少找我两块钱好像。
警察气傻逼了,拽着他到路边,我去尼玛的!尼玛!尼玛!尼玛!就是一顿揍,路边都是雪堆儿,给他踹雪里面,看不见人,我想起封神榜里的土行孙会地盾术。
警察打够走了,他才从雪里面爬出来,站那喊“打人了!打人了!”说着拿出电话还要报警。
群众忍不住说“你是不是彪?就是警察干的你,你还报警?不勤等着挨干么?赶紧回家吧你。”
那人骂骂咧咧的消失在街头。
我就得到一条教训,没大事别报警。

关于理发,我同事还在民大附近被骗过,500班长卡,第一次去就做头像花了300多。
第二天没看出来头发长了还是断了,也看不出烫了还是没烫。
我们说“300多去洗洗头,你真有钱。”
大学时对外表还帅在乎,固定去一家理发店。
那个师傅认识我后,向我推销发蜡,说“每天抹一点,显得自然一些,这韩国进口的,五十成本价给你。”
回去第一次用那发蜡,抹了一些在手上搓,准备抹头发的时候,双手差点没分开,太粘了。
我感觉这发蜡太极品,叫我下铺说“来,我给你造个型?”
下铺刚洗完头,说“弄呗。”
我用了至少十分之一的量在他头上,胡乱的抓了几把,头型被我弄的很乱,有点像七龙珠里的贝吉塔,我说“敢不敢就这样?”
下铺说“我自己来吧。”
他自己把头发抹平,头发特别亮,像黑客帝国时期的基努李维斯,在窗边站了一会儿说“操,你这什么发蜡,这么大的风,我连一根头发都不随风飘扬,你给我弄固体胶了吧?”
然后下铺又去洗头,据说洗了三遍。

后来一个老乡来我寝室,看见发蜡说“明天早上借我用用?”
我说“你说啥呢?就咱这关系,这就是你的,拿走。”
老乡说“得勒,回头咱喝酒。”
第二天听说,老乡抹了发蜡在太阳底下打篮球,头发好悬没着火了,这发蜡里面得是什么成分。
之后我再也不去那家理发店,换一个家,师傅比较成熟,已经三十多岁,不扯那没用的。
师傅从来不推销,冬天的时候,我想总得让师傅又点业绩,要求做一次头型。
款式我自己选的,烫完之后都是小卷,像旧香港律师戴的假发。还感觉有些像HBO罗马里面的少年屋大维的发型,傻逼至极。
我让师傅给我剪到最短,折腾了一次。

下铺去高端店,理发当年就五十,他御用的理发师是个女的,叫阿mei。
也没看出来剪的好,心理作用的,女的说他帅,他就特别膨胀。
他当初选择阿mei的理由是胸大,看着手艺就好。真乃是高论啊。
一次阿mei休息,下铺找其它师傅剪的,我感觉剪的很好,挺精神。下铺非说剪坏了,说“我要找阿mei。”
那天晚上寝室爽哥,自己玩口香糖,不知道怎么弄的,粘自己后脑勺上了。
我们帮他清理,先是用梳子,三把梳子断爽哥头上,口香糖还在。
然后开始拔毛,爽哥说疼,最后说剪掉,怕给爽哥头型弄坏。
下铺说“去找阿mei吧。”
到了理发店后,阿mei说“这肯定不行,只能把头发整体剪短一点,可能还会有痕迹,因为他本来头发就不长。”
爽哥问“剪短了愣不愣?”
阿mei好像不是东北人,问“啥是愣?”
爽哥说“就是彪。”
阿mei又问“啥事彪?”
我们说“就是呆,就是傻。”
阿mei说“突然剪短了,肯定呆啊。”
爽哥说“那我不剪了。”
下铺急了,说“不剪?你自己看不见后脑勺,那是什么几吧玩意儿,像个逼似的。”
阿mei说“到底剪不剪?”
我们狠狠的说“剪!”

还有一次,下铺看见美发店在街边强制性的向女生推销,而且是自己的学校的。
下铺看人家漂亮,就去救美,上去拽着美发店的小伙就说“你跟我来!”
女生以为是同行之间打闹呢,继续往前走,下铺白费力。
下铺和美发店的说“你们以后别纠缠她,有意见来XX学校XX寝室找我。”
后来我说“你在出去得瑟,报自己的名字,别报咱寝室的名字,万一哪天真惹到大哥,来咱们寝室玩天黑请闭眼,给我们几个一锅炖了,那可不太好。”
一个月后,下铺终于和他救美的女生相遇,他上去问“你最近挺好呗。”
女生一脸我不认识你的表情,把食指按在下巴上,说“咦???”
正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我黑爽哥和下铺太多,都忘了说过啥了。
偶尔还会断断续续的想起一些事情,不过有些没法分享,如果看不见画面,用文字处理不了。
爽哥也被推销的计量骗过。
在胜利地下逛街,随便试穿一件衣服,那女的就说“哎呀,哎呀,太帅了,你就是模特吧?我猜的对不对?”
爽哥听的心里和抹了蜜一样,当场就买了一套。
回寝室后给我们展示,问“像模特么?”
那衣服特别紧身,连脖子都被包上,就一个脑袋在外面,我说“像蚕蛹,脑袋挤出来了,你要化蛹成蝶啊。”
爽哥又照照镜子后说“操,她个逼人!”
胜利地下一向如此,一次我去看一个衬衫,我穿上,她就说“哎呦,简直就是日本来的的啊。”
我问“你怎么知道?”因为那段时间有人说我,跟日本人工作后,变得像他们,鬼鬼祟祟的,说话很委婉。我就担心以后,像我某个老师那样,日语学到骨髓里面了,随便说句话都是自谦体,介绍自己儿子都说小儿犬子。
她说“你真是日本的?”
我是个灯日本人啊,日本人出国买仿日本的衣服?
我说“就是问你为什么这么说。”
她说“因为咱家卖的就是日韩款的。”

毕业后爽哥一直找不到工作,某天看到一个同学戴着IBM的胸牌,羡慕的不行,每天给IBM投一次简历。
我在公司就想刺激一下爽,找同事给他打电话。
同事问“您好,你是爽哥么?我这里是IBM大连,收到你的简历,我们认为你的条件非常适合我公司,邀请你来面试。”
爽哥那面兴奋了,连连答应说好,还说了一句“我很向往你们,我电脑就是IBM的。”(明明是dell的)
同事又问“爽哥是这样,也不知道你对职位有什么要求,你现在面试这个职位薪水大概是8000-一万,如果没问题,咱们约一下时间。”
我以为爽哥听到这句话,就会知道是开玩笑的,哪来的这好事给他。
爽哥却说“这个薪水我能接受。”
我抢过电话说“你接受个几吧,你哪值8000?还真敢要,豁上脸了是不?”
爽哥说“你个!逼人!”就摔了电话。

我还打电话骗过我下铺,他从新生时期就有一套衣服。我们称之为李小龙一套,黄色的紧身运动服。
他说跑步专用的,放在箱底里,一放就是三年。
一天晚上我和别人在操场坐着聊天,想给下铺骗下来,不过他网瘾太大,只能拿美女说事,我说“不是跟你吹,至少十几个美女在跑步,不知道是哪个系的。”
下铺说“哪个系的,我看看不就知道了。”
我就想叫他下来一起聊天,没想到这逼人,出动了李小龙一套,头上还戴着一个耳机,那耳机是德国产的,在淘宝点错了,是电视用的耳机,线五米长,下铺在腰上缠三圈,只为音质好。
到操场后,下铺就问“美女呢。”
我说“好像是跑篮球场那面了。”
篮球场多多少少得有几个陪男朋友的女生,这样下铺就不会说我骗他。
到了球场后,下铺看人打球手痒痒,上去弄几下,打了几轮人家不跟他玩了,说他穿一身黄,乱蹦像袋鼠。

再说几句题外的,下铺打篮球真是绝了,和我一样喜欢三分球。
他每次投三分球都能在篮筐范围中,对于业余选手不容易了,不过就是投不进。
一次打比赛,领先十几分,下铺想进一个三分球,大家抢到球就给他投,扔了十几个都没进。
每次一出手,同学都喊“有了!”然后铛一声砸在篮筐上。
“有了!”——“铛”
“有了!”——“铛”
循循环环。
下铺说篮球不好,不是纯牛皮的,手感发硬。自费买了一个纯牛皮的篮球,打比赛用。
下场比赛时,下铺又在三分球要球,同学把球传到。
校园篮球不专业,没有什么真正的三分投手,一般投三分球,都没有人防守。
下铺周边三米内没人,下铺调整了一下身姿,用手和眼一起瞄准,眼神充满感情的看着篮筐。
对手被他流通出来的情感给感动了,没一个人上去抢球,下铺全身静止,专心瞄准。
据回忆,瞄准长达五秒左右,连投进之后,球能碰到几根球网都算出来了。
终于下铺起身,射出一记强有力的三分球。
这次球没砸篮筐上,直接飞跃篮球架,飞向网球场。
他太想投进,太想发力,篮球被赋予的太多,所以飞的太高。
真正意义上的“敢于放飞自己的理想。”

下铺因为身高还行,一度被选去打排球。
第一场比赛匆匆上阵,一辈子第一次打排球。
因为打篮球习惯了,总喜欢抢篮板球,看见对方把球打过来,下铺起跳双手牢牢的把球接住,一个漂亮的篮板。
下铺突然想起,排球不带这么玩的,必须一次触球,把球打出去,可是双脚还有2毫米就落地了,下铺垂死的把球往天上推,像接了颗炸弹一样,诺小的一个排球,给下铺压的要躺地上了,不过已经是强弩之末,没推出去几厘米,造成一次失误,真是精彩。

据最新数据,现在中国的学生的身体素质,男生在个别指标上,不如日本女生。
记得上学时和留学生踢场球,大家都很吊,都穿着C罗,卡卡,梅西,杰拉德等巨星的球衣。
比赛一开始就哭了,别说跑不过对手,跑的还没有裁判快。
下铺穿着杰拉德的球衣,非常毛躁,在前场拿球就射门,命中球门次数零。
后卫们,也是被搞的人仰马翻,一同学抢断了洋大人的球,没带上一步,就踩球躺地上,洋大人上去抢球,可是球被他压在身下,就是抢不的到,他怕丢人,刻意不站起来。一群外国人围着他转圈跑。
我是门将,凑人数么,我有一点很专业,就是每次对方射门,我都能做出扑救。有的门将,球进了他都没有反应。
所以我这点很难的,不过缺点就是,每次扑救都碰不到球,和没有反应效果一样。
踢了不到半小时,就被进了好几个。
一个中场同学找我,说没体能了,要和我换位置。
我正憋气,马上答应。他们踢的什么几吧玩意,我要是拿到球,带过半场就射门,不跟他们墨迹。
结果,一直到结束,好像一次球都没碰到。
比分就不说了,太惨,对方门将后来都出来射门了。
回寝室下铺说“没想到输这么惨啊。”
我说“不是奴才我嘴黑,这是天亡我大清啊!”

再说回拙劣的推销,有一个同学做过一阵化妆品的客服,电视购物打热线电话那种。
一接电话就是“恭喜你!你是第98位!”
说是100人截止优惠,但永远都是98位。
又一个日本大姐,看电视购物推销一个某种玉石的按摩床垫,说在上面睡觉一夜满血。
差不多2000元买的,几天下来睡的大姐腰酸背痛,跟我们吐槽。
我们说电视购物都是骗人的。
她那天一直在喊“你们谁买?我五百就卖!”
无人响应,你都说睡得腰疼,还敢叫卖?日本人真愣。

关于日本人脑袋一根筋的例子,就说一个经典的就够了。
日企门禁特别多,每进一个门都得刷卡,或者按门铃,让里面开门。
一天中午办公室人都出去了,三日本人要进去,不料他们的门卡都在屋里。
他们有着急的事情,夏天热窗户是开着的,他们决定从窗户跳。
其实进去一个人就可以,在哪个同事的桌子上拿一张门卡,在里面刷一下,门就开了。
不过日本人真是充分展示了团结合作的精神,你拉我一把,我拽你一下。那真是you jump i jump,三人全跳进去了。
后来又来了一个中国人,也没带门卡,因为夏天爱出汗,脖子上挂一张卡难受,都扔桌子上,一般中午不锁门的。
三日本人在窗户喊他“跳进来,我们拉你!”
中国说“大哥,你去我桌子上那我门卡,在里面开门呗?”
日本人恍然大悟,各种“嗖嗖,嗖噶,啊嗖。”

(完)

来源:http://www.douban.com/note/341560494/

  • 小编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 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avatar 屠龙 1

      这么长的篇幅 怎么写下来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