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杀人”事件

2017 年 8 月 16 日06:54:27 发表评论 333 views

微信“杀人”事件

大家应该都知道了,微信正在内测一个新功能“不常联系的朋友”,可以筛选出“半年内无单聊”、“无共同小群”和“半年内没有回复过他(她)的朋友圈”的好友。

微信“杀人”事件

但是,“下一步”之后是什么?仅仅只是从通讯录中删掉一位好友这么简单?

以下三个虚构的故事,发生在三位微信重度用户身上。这个新功能把他们的生活搅得天翻地覆。这三个故事在微信上发生,又似乎与微信无关,微信正在酝酿的这个新功能原本只是想帮大家社交减负,或鼓励人们跟朋友更多互动罢了。我们只是希望大家思考几个问题:

微信好友对我们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当我们在微信上了解一个人的时候,我们究竟了解多少?

“本文仅供娱乐,别较真。”

微信“杀人”事件

第一个故事:微信杀人事件

1

App Store 右上角冒出了一个小红点,在干净的屏幕上很是刺眼。原来微信更新了。

新版本多了一个“不常联系的朋友”功能,他粗略数了数,同时满足这三个选项的好友有100多号人呢!

平时因为工作关系的确加了不少人,多数只是一面之缘,有的甚至连面也没见过,同事的朋友找他打听个人也便加上了。现在可以一键删除,真省心。

都删了。

2

一个下午,他在朋友圈里刷到一条寻人启事。A,一位很久没联系的高中同学,最近失踪了。

他打开通讯录翻A的微信,却怎么也找不到。他突然想起,上周他刚把A删掉了。

他顿时有些感伤。人世无常,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他向发布这条消息的人打听A的近况,可那人也支支吾吾,原来那人也删了A。

他又去问了几个高中同学,但毕业后,大家都几乎断了联系;碰巧微信发布新功能,像是一不小心,又像是不约而同,大家都把A删了。

最后一个和A联系的人是B,他们都是高中同学。B不愿多讲,只说和A有些争执,一气之下删了对方。

而那天正是A失踪的日子。

3

A失踪的消息逐渐在他平静的生活中隐没下去。后来他又陆陆续续在朋友圈看到过几则寻人启事,照片上的面孔陌生又熟悉,好像在哪儿见过,盯上好一会儿又寻思不出所以然。

他突然冒出一个可怕的想法,这个按钮的作用,会不会不仅可以在通讯录中删掉一个人的信息,还能删除和 TA 之间的记忆?设想一下,如果 TA 的通讯录中所有人都把 TA 删掉了,意味着世上不再有人拥有和 TA 共同的回忆,那么谁能证明 TA 的存在?那么 TA 到底存在过吗?

他努力回忆 A 的模样,却发现自己怎么都想不起来。现在连他自己都不确定到底有没有 A 这个人了。

也可能这一切都是他臆想出来的。他最近的确太累了。

4

再累也得去上班。路上他对自己说,想那些有的没的干吗?他有父母,有女友,就算全世界跟他反目,这三个世界上最爱他的人也不会删掉他。

尽管他最近的记忆力是越来越差了,上次女友暗示她的生日快到了,他差点没想起来。有时候在电梯里碰到隔壁部门的同事,他想打招呼却一下子想不出对方的名字,只能尴尬地笑笑,对方的眼神也是躲闪。

5

距离下一班地铁还有6分钟,他开始刷朋友圈,最新一条更新已经是15分钟前。

“排了3个小时终于买到了心心念念的芝士奶盖茶!我要喝了!”配图是一张自拍。

发自拍的女孩是在一次活动中认识的,他主动加了对方微信,但对方似乎不见得多想搭理他。他热脸贴了冷屁股,也就没联系了。

点进那女孩的朋友圈,只有这一条——因为“对方设置仅三天可见”。

他忿忿地想,三天朋友的情分,还不如不认识,删了也罢。

6

午餐时间他打开公号扫了两眼,很快又退出了。太多软广,还不如看看朋友都在看什么。

点进“看一看”......但朋友看的都是些什么!

《薛甄珠是一位合格的好妈妈么?》

《八一八‘中国有嘻哈’同款潮牌,吴亦凡穿得死贵》

《他取代比尔盖茨成为全球首富,身家是马云两倍,秘诀只有这一句话!》

他有些悲哀,悲哀自己和朋友圈大多数人的品味并不在一个同档次。删了也不可惜。

7

他又打开了新功能,过了一周,这份名单里又多了几个人,有不常联系的同学,还有远房亲戚。

“唉哟我去!”他惨叫,“不小心把爸妈删了。”

差不多半年没跟父母聊天了。有一段时间他很忙,父母却总发养生文轰炸他,有一回,他语气比较冲地让父母别发了,父母也的确没再发,却不料一下子过去了半年。刚刚一不注意,把爸妈也删了。

该上班了。“算了,晚上再加回来吧。”他心想。

8

终于熬到了下班。女友叫他陪她去看电影。

车停到了女友公司楼下,他叫女友下来。“再等我15分钟,我正跟闺蜜商量要买哪个包呢!”

他想问是哪个闺蜜,怎么这么磨叽,头脑却一片空白。

9

看电影的时候,女友一直心不在焉,时不时拿出手机看一眼。

他有点火了,明明是她要看电影,还一点都不专心。他用不满的眼神瞥了一眼,女友不甘心地把手机放下了。就在屏幕熄灭的前一秒,他突然看到了女友的通讯录——和他一样,列表中只有一个人。

但那个人不是他。

他一把抢过女友的手机,迅速地点开了聊天记录。女友和闺蜜聊包包、聊鞋子、聊《我的前半生》.......那他呢?谁在跟他聊天?

除了闺蜜,通讯录里还有一个人。严格来说,是一个绿色头像的选项——“文件传输助手”。

他犹豫了一秒点了进去。

脑袋“轰”地一声炸开了:里面是他和女友所有的聊天记录。

再抬头,女友已经泪流满面。她说,他只是她在微信里购买的一个 AI 程序。类似 Siri,但比 Siri 智能得多。微信赋予了他自成体系的全套记忆,喜怒哀乐的情感,甚至七情六欲,并统一用“文件传输助手”的名称掩盖身份。在这个单身社会,不少人青睐以这种方式解决自己的情感需求。

但是,由于赋予一个程序人格需要海量的数据内存,而微信后台分配给每一位用户的内存配额又十分有限。唯一的解决办法,是通过建立和其他人的联系,借由其他人的内存配额分担,以免过载。

过载的后果就是死亡。

“我没什么朋友,而且有的大多也被我任性删了,我只有你啊。”女友哭花了妆。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A失踪了,为什么自己的记忆力越来越差,为什么通讯录里的好友越来越少而他却没有发觉......

嗡嗡,女友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她一把夺过来,露出惊恐的表情。

他走上去一看,屏幕上显示:您的内存已经严重不足,现开始自动清理聊天记录和联系人,1%,2%,10%.......

微信“杀人”事件

第二个故事:好友税

他觉得,那些批量删除不常联系好友的人,心都是金刚石做的。

人活在世界上,最重要的就是朋友。没了朋友,人和干炸咸鱼有什么区别?即便是那些零互动的微信好友,也有一部分很有有价值的:比如可以偷师加截图显摆的KOL,可以寻找优越感的老家小学同学的朋友圈,以及视奸良品大学校花的美好自拍。至于那些毫无价值的微信好友,彼此间也总有一段人生回忆。中国人,终归是讲究一个情分的。

他坚持不用新功能,直到一星期后,他收到一条短信。

“收到XX银行代发工资1233.66元。”

他查了一下工资明细,赫然一项“微信社交税:22222.22元”,这是什么鬼?

“没扣错。”公司财务面对他气势汹汹的质疑,冷静地回答,“你连微信社交税都不知道吗?这个新政策在朋友圈都转疯了。”

大意了,最近参加一个灵修班,被大师要求关闭朋友圈一周。

“说白了就跟你交个税一样,10个微信好友为起征点,好友越多,你交的税也就越多。话说回来,当时微信推出‘不常联系朋友’功能时,你把三个选项全部勾上,起码能删掉90%的联系人。很多人当时就这么干了,所以这次也没扣多少税。看你扣的这个金额,微信好友不少吧。”财务的声音听得出嘲讽。

是不少,1532个。

“你也别觉得委屈。微信好友的数量直接反映了你的社交资源、社会地位以及人生价值。你享受了那么多好处,交点税也是应该的。你没少在微信工作群里开过电话会议吧,你没少在万友圈求助吧,你没少在朋友圈晒那种假到飞起的军装照获得一堆赞吧,你没少在微信小程序里和好友一起敲木鱼吧。”

“这么说吧,你最近这几年的人生成就感和满足感不都是微信带给你的吗?说得直白点,如果没有微信人际关系网给你的社交反馈和价值认可,你今天屁都不是。”HR像在背逐字稿,“你好友那么多,多交点税让微信来维护你的朋友关系网,也是合情合理的吧。免费的服务?不存在的。你要不乐意,把微信卸载了啊,你干吗?”

哦,不!哪怕只是想到要卸载微信,他就觉得头晕脑胀心跳加速呼吸不畅,没了微信他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乖乖删好友吧。

删到500个吧。这些莫名其妙的人都是谁啊?不,还是300个吧。朋友贵精不贵多。算了,再狠心一点,就100个。这些人也没什么利用价值。其实也没有那么多非联系不可的人,算了。就留10个吧。以后有需要再加回来。微信好友,不过加加减减按一个按钮而已,不是什么大事。税款那么高,我干嘛跟钱过不去。他想。

然后赶紧开启朋友圈。这次不能再错过任何消息了。

一进朋友圈就发现朋友们都在转同一篇文章。他点进去一看,彻底傻眼了。

文章只有一段话:

“鉴于社交资源和线下用户的日益紧缺,从今日起,微信规定每个用户添加好友的每月配额为一个。之后每添加一名新好友都将向微信缴纳500元的手续费。交友有费用,添加需谨慎。PS:安卓用户可以直接打赏支付,苹果用户可以识别下方的二维码进行付款。”

死了,刚才删好友删猛了。

微信“杀人”事件

第三个故事:一则讣告

贤弟小企鹅,微信号“woaiwodenvpengyou”,于公元 xxxx 年 x 月 x 日因患微信好友丢失症晚期而宣布彻底退出微信,其账号享年10岁。

贤弟是使用微信的先驱,也是社交方面的精神洁癖者。他拥有优秀的微德,信息永远秒回,非常照顾朋友情绪,在不断失去好友时,也不忘记与剩余好友互通有无,保持联系。在险恶的“不常联系的朋友”功能推出后,贤弟时常与家人保持紧密通话,平均每天找每位家人要一次红包,督促全家一同进步。

贤弟的退出是亲朋好友的莫大损失,也是整个微信社区和 AI 世界的损失。他曾经是微信社交税的积极纳税人,也是优秀的微信人力资源管理者,拥有丰富的好友资源。在越来越孤立和失去人情味的微信世界中,他始终坚持自我,保持真心,高标准严要求萃取优质好友,过滤 AI,量入为出,减少社交税费的浪费和社会资源的浪费,并承诺绝不率先使用批量删除好友功能。

其微信号弥留之际,贤弟偕其女友微信号“wozhiaiweixin”,在不断失去好友的极端痛苦中,仍然坚持发红包,加好友,以极大的意志力践行了一个社交主义者在大是大非面前的坚定立场,是我们学习和模仿的好榜样。

由于人气严重下滑,贤弟最终于 xx 月 x 日 x 时 x 分,在系统自动检测失去最后一名好友后,宣告从此放弃微信,归隐山林。

怀着沉痛的心情,我们邀请您打开以下小程序,出席小企鹅微信号的线上葬礼。从人道主义考量,此次线上葬礼免税。我们期待您为逝者送上一份哀思,也祝您多加好友,量入为出,合理分配社交资源,平衡 AI 与真人比例,在这个愈发凛冽的微信寒冬里,切勿失友过多。

此外,本次葬礼也为微信好友丢失症患者提供了互助区,请扫描下方二维码,依法纳税后入群。此群互加好友免费,请勿外传,以免封号。

 

策划:GQ 实验室
撰文:范稚瑞、Rocco、肖千里  制图:肖千里
  • 小编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 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 A+
所属分类:装B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