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常常误会朋友

朋友构筑的链条有时坚韧如钢,有时脆弱如纸,破坏友情最致命的武器是误会和不解释,任由着彼此去胡乱的猜想,不但不进行反思还拼命地通过指责对方来为自己开脱。如此裂痕扩大,加上时间的侵蚀,原来坚固的情谊长成了彼此心中的疙瘩,直至变得都无所谓了。

ceBJ

刘震云小说《一句顶一万句》里有很多关于朋友的故事。人生本来就没几个朋友,有几个朋友,好着好着某天又闹翻了。成语“管鲍分金”讲的是历史上两个出类拔萃的人物——管仲和鲍叔牙之间的深厚友谊,传诵千古;而千千万万的平民百姓,打铁的、剃头的、杀猪的,他们可没有那么伟大的心灵,他们只会按小人物的观念和情感思维去处朋友,十分世俗化,读起来感觉很真实,又不免为之唏嘘叹息。

牛书道和冯世伦本是好朋友,两人说得上话,好了半辈子。有一年,他俩在入冬时节结伴去长治这个地方拉煤,那晚,离家还有五十里,牛书道的煤车车轴断了,只好露宿荒郊,等天亮再说。好在大家有个伴。冯世伦问牛书道还有没有干粮,饿了。牛书道翻看了馍袋,说,空了。谁知到了半夜,冯世伦在起身撒尿的时候,发现牛书道躲在煤车后偷偷啃一个馒头。

从此俩人成了仇人。冯世伦是这样想的:明明有馒头,却不肯与朋友分吃,说什么患难与共,而且,是你的车轴断了,我才陪着你挨饿挨冻的。这样的人怎能再做朋友呢?他当夜就拉起自己的煤车走了。而牛书道是这样想的:翻过的馍袋的确已空,谁知扯被窝睡觉时又滚出一个馒头来,因这时不好说还有干粮,才偷偷吃了,因为一个馒头,至于把好了几十年的朋友一个人扔在荒山野岭吗?太无情了吧。

以前是好朋友,又说得话来,觉得对方什么都好;但因为一个馒头,突然间看透了对方,看哪都不顺眼,于是绝交。我们中国人什么都讲以小见大,透过现象看本质,这不单是一个馒头的事,而是从一个馒头的事,能扯出一大堆相关的情与理。其实,所谓朋友,说透了就是我怎样待你,你就得怎样待我,彼此心里都有一杆秤,称过之后,发现我用七分心待你,你待我却只有三分,这朋友就不能交下去了。

牛书道的儿子叫牛爱国,冯世伦的儿子叫冯文修,他们从小也是好朋友,说得上话,好了半辈子。牛爱国在闹离婚的时候,心情很坏,经常找冯文修诉说衷肠,哥俩握着手说话,以为这份友谊永远也不会变。

有一天,牛爱国去冯文修的肉铺割了十斤肉,因为神不守舍,割完肉,忘了付钱。到了晚上,冯文修的老婆老马专程去收账,这时牛爱国才想起自己买肉忘了付钱。

从此两人掰了,跟当年他们的父亲一样。牛爱国想,这么多年的友情竟抵不上十斤肉钱,几天前还一起说知心话呢,谁知一转身就来收账,我难道会赖账吗?真是人心难度。

其实,收账的事冯文修并不知道,是老马瞒着他去收的,但他听到牛爱国四处跟人说对自己的不满,便也恼了,解释也不用了,反而大骂牛爱国,说他这样的性子活该离婚。牛爱国见对方把肉钱的事扯到自己离婚的事,而且把他说得体无完肤,一时火起,抄起刀来要杀人……

作者:左岸

《我们常常误会朋友》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