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的春节晚会就是对上海男人的一次暴击 文艺

每年的春节晚会就是对上海男人的一次暴击

文:耿庆喔 再过十天就要过年了,每年这个时候,朋友圈都会出现一些鞭挞春晚北方霸权的雄文,说春晚怎么净是东北话,陕西话,北京话等等,老子高贵素雅的吴语呢,简直是处境堪忧,时不我待啊!这些人像个小媳妇一样...
阅读全文
总有一个人要先走 文艺

总有一个人要先走

文 | 冷莹 命运的河流轻轻拐弯 爸爸查出肺癌那天,是我在成年后第一次痛哭,我的妻子小季也哭得无法自抑,妈妈却没有表现出过度伤心。她只是怔了好久,悄悄抹掉了眼角的一点泪花。 爸爸也很冷静。在详细咨询了...
阅读全文
一个打火机 文艺

一个打火机

半夜在书房赶稿。老婆又来了。 鉴于前几次深夜卧谈,我的智商被屡次吊打,于是我开门见山:“夫妻一场,这些年,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您有事直说。” 老婆微笑:“没事就不能给你按按肩?” 她开始给我按肩。 “...
阅读全文
冬天晚,必须吃宵夜,饱肚暖身还催汗 文艺

冬天晚,必须吃宵夜,饱肚暖身还催汗

《红楼梦》里妙品无数,但最让我有感觉的吃食是:元宵夜,老太太先说“寒浸浸的”,于是移进了暖阁。后来又说“夜长,有些饿了”,凤姐回说有鸭子肉粥。老太太要吃清淡的,罢了。但“鸭子肉粥”这四字,刻骨铭心的难...
阅读全文
《神雕侠侣》里,那些作孽的爱情 文艺

《神雕侠侣》里,那些作孽的爱情

金庸的主角里,感情线最丰富的主角是谁呢? 您眼都不眨地回答了:是韦小宝!他有七个老婆! ——但是等一等。 韦小宝的七个老婆,严格而言,只有沐剑屏、方怡、双儿、建宁、阿珂有较细致描写,洪夫人苏荃与王屋派...
阅读全文
多生了三、五个 文艺

多生了三、五个

半年前我的老表到市里来找他儿子。他儿子从一家私立电脑学校跑掉了,老师打电话通知家里说是有一个星期没来上课了。我老表这个儿子我见过一次,标准的不良少年的样子。黄中带绿的头毛,穿一件印着骷髅的PU夹克,我...
阅读全文
不要信之月饼民间美食故事 文艺

不要信之月饼民间美食故事

作者:马伯庸 莲蓉月饼 在古代有一位大将,名叫李靖。李靖有个儿子叫哪吒。哪吒从小拜太乙真人为师,学了一身本领,后来失手打死了东海龙王三太子,龙王水淹陈塘关要报仇。李靖逼哪吒自尽。哪吒死后,一缕幽魂不散...
阅读全文
那些梦想着一夜暴富的人 文艺

那些梦想着一夜暴富的人

作者:@流浪的军刀的坎肩 人生中第一次接触到传销,那还是在我刚退役没多久的年月,甚至连国家都没宣布传销是违法行为! 当时是个勉强算得脸熟的朋友,看我一个月打工赚那几个醋钱着实可怜,买盒烟都得掂量掂量价...
阅读全文
一只鲜蟹的符号化 文艺

一只鲜蟹的符号化

这两年有大闸蟹的命,先是有人从江苏快递来一箱——所谓的机场快递系统,态度明显比一般的快递公司要傲慢,短短的几分钟打了四个电话,勒令交代清楚我的地址——我给的已经是最明显的地址、街道号码、周围标志性建筑...
阅读全文
好朋友为什么会逐渐疏远 文艺

好朋友为什么会逐渐疏远

去年参加了一次微型同学聚会。餐桌上觥筹交错,怀旧与吹牛齐飞,勾搭共试探一色。一个女人说:“当年我们玩得那么好,你还记得吗?” 她坐在对面,肉球球的手指着我。 我看了她一会儿,没有太大印象,只记得曾经同...
阅读全文
任何你不懂的东西都叫作装逼 文艺

任何你不懂的东西都叫作装逼

01 前几天,我看到一场很不错的音乐会要演出。 不过由于订票的时间真的太晚了,所以连特别差的位置都没有票了。为此,我就发微博求助,想看看有没有谁买了票不能去,或者想要转让的,我愿意稍微加一点钱收两张票...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