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命运哪里还能改变?一个“农二代”职校毕业生的来信

2012 年 9 月 26 日02:29:01 1 1,971 views

我的家乡位于苏皖交界处的高淳县。县城有两所好一点的高中:高淳县中和高淳县二中,这些我是没有资格进入的(用他们的话说是,不能让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所以我只能选择进入另一种体制下的学校—中国职业教育。

被鄙视的起点

在我们家乡,别人问你在哪里上高中,如果说是县中,不管家长或自己都特别有面子;而如果你答职高,立马会体验到什么是鄙视。上了一年职高后,我自己也明白了,这种鄙视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刚进去时我想好好学习,可进入班级里的第一天,来自高年级同学的恐吓就来了:你给我小心点!职高的校园里,都是一些没有考上高中的学生,一些提前被老师、家长和自己合伙抛弃了的“问题学生”。

上课,只要闹得不过分,老师绝不会管你;男同学很多在睡觉;女同学在聊天,嗑瓜子;有的同学则直接翘课。下课后,男同学找人去收保护费或者看哪个人不爽去揍他;女孩子边化妆边讨论哪个男生长得帅气,有没有女朋友;还有一些人继续在睡觉,好像所有事都跟他无关。在这里,如果有同学想跟老师说哪个同学欺负他,老师会告诉你随波逐流就好了。

所以,在我的家乡,职业技术教育被乡亲们简称为—技校(鸡校)。有很多很好的女孩子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慢慢堕落的。在我们那个校园里,有很多女同学怀过孕,打过胎,之后就一步步沉沦直至最后流落到更大的城市去卖淫。学校隔三岔五有人被开除,有些是因为打群架,有些是因为生了孩子,有些是因为打了老师。这种现象,从我刚来时的不敢想象到渐渐麻木。

高考结束那天,我们乘着大巴车从高考地点回去。我知道我可能考不上大学了,一路上心情很不好。我望着窗外,不知道该干什么,也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车到了我们家乡的村口,老师喊我下车。走到门口,我停了下来,回头望着我的那些同学,想起过往的痛苦岁月,五味杂陈,只在心里狠狠说了一句:这辈子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们了。

一个大专生

高中的这段日子终于结束了,我仿佛重获自由!随后,我进入了一所位于苏南发达城市的职业技术学院。

在踏入大学校门时,我曾经觉得自己到了另外一个环境,那种恍若大学的感觉让我有种莫名的幸福和激动。然而,这些很快就消失了。

我想把专业课学得尽量好一点,但条件根本不会满足你。我们拿到的书很少有跟社会接轨的。学的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让你一听到老师上课就感觉反胃。每次实验课都安排得极少,因为人太多而仪器太少。

我想加入学生会,能学到一点课外知识比如音乐,弹奏什么的。但到了那里才发现,很多像我这样上大专的都是农村人,我们所受的教育根本就没有任何时间和条件让你培养兴趣爱好。这样的一大群人,成立的所谓社团,无非是大家在一起聊聊天,磕磕瓜子。就连学生会主席的选择都是内定的。

我实在不想在学校里虚耗光阴了,选择出去打工,想去做家教,人家只认本科生。想在暑假出去打个工挣点钱贴补自己的生活费,可现实又给我上了一课。

我们通过在招募栏里看到的招暑期工信息,70几个同学自费挤在最多只能容纳35人的大巴上,每个人都是汗流浃背,每个人又都有抑制不住的兴奋。经过3个小时的车程到了一个工业园,放眼望去只有水泥路和工厂。我们一个个排队进入厂区,在大大的太阳底下,排成3排站在厂门口,等着工厂的人出来面试。然而,等了许久,太阳稍微不那么强烈一点后,终于有面试官出来跟我们说:我们只要20个人,你们这里的人听完下面这段话如果想留下来的话就站在原地,如果不愿意就请立马滚蛋!

第一,一个月工资500块;第二,住宿是20个人住在一个宿舍,两个人睡一张床,公司只包一顿午餐;第三,一天工作12小时,两班倒;第四,有可能要加班,没有加班费。听完这段话,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很多同学都毫不犹豫,极度气愤跑回了车里,扯着嗓子喊:“把我们当奴隶啊?”我和几个同学商量了一下觉得还是咬咬牙,毕竟家里穷。可是进入工厂的第一天就让我知道了什么是廉价劳动力。

那是一个生产笔记本键盘的不足100人的小电子厂,里面很多是不足20岁的小姑娘,还有童工。尽管有心理准备,但工作强度,每天吃的午饭,宿舍卫生等等还是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我忽然间感觉到自己是多么幸运,没有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这次经历让我开始对自我命运进行一些深入的思考。我们这群大专生简直就是社会的残次品—要体力没体力,要学历没学历,看到了很多小型的加工厂流水线招收童工和种种的非人待遇,才知道社会根本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美好。

但是,思考并没有结果,前途一片迷茫,现实仍是得过且过。用很多同学的话说,就是混张文凭。然后就是没完没了的上网,没完没了的翘课,没完没了的打球,只想把自己所有的空闲时间都挥霍一空,好让它尽快过去。

好不容易熬到了毕业,现实的残酷终于真实地落在了我们头上。2009年毕业正好赶上金融危机!学校组织的就业招聘会很多企业都是给学校面子,说是来招聘,其实是来走走过场,毕业生的简历一箩筐一箩筐地往垃圾桶里扔;很多女同学哭了,很多男同学在垃圾桶里翻出自己的简历踌躇着,环顾四周没有说一句话。所有毕业的和即将毕业的同学脸上都是近乎绝望的表情。回到宿舍,再也没有往日的豪情万丈和欢声笑语,只有死一般的寂静。

我们突然间觉得世界末日就要来临了,于是疯了似的跑各种各样的招聘会。在那人山人海里,我们仔细观察着每一条信息,但那里跟学校一样,大专生的简历塞满了垃圾桶,更多的是根本就不接我们的简历。

回到宿舍,收到学校的通知,为了就业率好看,学校竟然跟我们说:要是没有找到单位,毕业论文就不让你们过。那时候的我整天想的就是找到一份工作然后赶快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做梦都想!最后,我统计了一下我们班的就业率:全班45人,自己找到工作的只有2人,其余的都是家里托关系或者失业的。

穷人的教育,穷人的命

回想起毕业时候找工作的那段时光,到现在,那股悲凉的情绪还萦绕在我的心头。

在一些地方,职业教育不仅仅成了向很多农村家庭欺骗钱财的手段,而且对于很多学子而言,根本就是浪费青春的一个场所。

所以,每次看到很多媒体上称,现在的大学生还不如大专生好找工作,很多中专生或者大专生工作之后拿的钱比本科生还要高等等,我真想上去抽那些作者!你去看看新闻,有多少好的、正面的事情跟职业教育有关?真正能有几个学子是通过职业教育改变命运的?他们不过是被学校卖到企业做廉价劳动力而已。至于很多职业学院举办的什么科技大奖赛之类,就像皇帝的新装,不过是学院的一块遮羞布。

在参加工作后,我发现大专和高中根本没什么区别。大专生能做的,高中生同样也能做。有很多大专生都是在工厂里经过一段时间学习培训之后,才能马马虎虎上岗。学校的很大一部分职责都转嫁给了企业,这样的职业教育还有什么值得我们留念?

职校最大的作用成了收留农村人的下一代,让我们不至于过早进入社会而沉沦的“收留所”而已。可怜的是,人数庞大的农村家长们(大部分家长都是农民工)用自己辛辛苦苦打工挣的血汗钱供孩子,还希冀于通过“高等教育”让孩子改变命运。

但我们的命运哪里还能改变?

说爱情。我们的爱情经不住金钱的诱惑,现实告诉你:你必须成功,因为爱情也是需要成本的。车子买不起,房子对于我们来说那简直是一个梦!

好吧,爱情太奢侈了,我们谈谈工作。首先说创业。生活在这个时代,你会发现很多能赚钱的行业不是被垄断就是被一些有钱人捷足先登了。即使你有项目,有方向,可是你会发现,在中国这个人情社会里没有人脉资源简直寸步难行,潜规则在哪行哪业都有,而资金对于一个职业教育出身的农村人来说,更是天方夜谭。

然后再说打工。现在的大学生或者大中专80%的毕业生都是靠中小企业吸纳。可是你看看现在的这些小企业,不是融资困难,就是一些极其低端的小型加工厂,当那些企业主自顾尚且不暇的时候,他们还哪里会有任何精力来改善工人的生存环境?他们中间,有多少是真正能学到点东西?有多少是能双休,能让你住得起码觉得像个宿舍,每个法定节假日公司能让你踏踏实实享受到起码的休息时间,能保证每天的工作只有8小时?这样的企业太少了。

所以,很多时候,没有人再谈什么改变命运,追求的仅仅是生存下去罢了,但对于我们这个群体而言,这也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医疗,我们家就是因病返贫的,医生居然用糖尿病人的血给我爸输血。出院的时候,收费单上突然出现个什么伙食费,天呐,我们农村人都是自己带餐具自己送饭的。

养老,大学期间读过一本书—《中国农民调查》,这本书让我深刻了解了什么是中国农村。现在想想我的父母亲把我拉扯大是多么的不容易。爸爸把所有的积蓄都用来治病还有供我上学,可是我上完学才知道,我连自己的生活能不能过得好都不知道,更何况他们的养老?

在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都相信:无论在什么样的社会里,教育都是大多数人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但今天,像我这样的一个主流教育体制下的畸形儿,被社会、学者、企业、老师、家长所鄙视的职教生,还要奋斗多少年才能和你们一起喝咖啡?

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爸爸,思考着这些问题,唯有一声叹息。(作者:朱振辉 来源:南风窗)

我们的命运哪里还能改变?一个“农二代”职校毕业生的来信

via

  • 小编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 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avatar 摄影基地 4

      说的好!他妈我读技校根本就没有,学校管制好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