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创业:逾一半学生首选“送外卖”

2015 年 8 月 28 日15:05:17 发表评论 900 views

经济下行,就业压力凸显。在此背景下,大陆政府力推大学生创业,其效果还有待市场检验。

大学生创业:逾一半学生首选“送外卖”

《凤凰周刊》记者/马军 原题为《大学生创业热调查》

今年夏天,莫萃岛刚刚从清华大学新闻系毕业,手上已有两个创业项目:一个名为FRANKMOK的服装品牌,以及一个名为“光圈”的手机社交应用APP。根据莫萃岛的观察,和他一样从清华毕业即创业的同学不下10%,创业成为继读研、出国和就业之外,清华毕业生的又一选项,并逐步掀起热潮。
“FRANKMOK是我自己原创的品牌,品牌塑造和营销都用了互联网思维,光圈则是我跟着几个学长一起做的项目”,新闻系出身的莫萃岛无论是选择进入手机应用领域,还是将传统行业与互联网思维联系起来,都是看中了国家近年来对“互联网+”领域的投入和推动。在莫萃岛的清华创业者圈子里,有一多半的创业者都在从事互联网领域的创业。

去年开始,大陆官方掀起一股鼓励大学生创业的热潮,教育部提出鼓励大学生“休学创业”的种种措施。今年上半年,大陆官媒中央电视台播出了“90后”大学生创业者余佳文凭借一款手机应用身价上亿的消息,更是点燃了民间对大学生创业热潮的关注。

在某些媒体上,大学生创业甚至背上了促进中国经济顺利转型的沉重“历史使命”。但实际上,无论是从创业人数,还是创业的领域和成功率,中国大学生创业热潮都才刚刚起步,中国社会为大学生建设更好的创业环境还任重道远。

“还是有一点水分的”

“1.2%,这是总理来我校视察的时候,我们向总理汇报的数据。实际上,这个数据还是有一点水分的”。东部某省某知名高校创业指导部门负责人李玫(化名)在回忆起今年年初接待李克强总理视察时,对《凤凰周刊》记者表示道。根据该校创业指导中心统计,2014年该校的6000多名毕业生中,有84个同学选择创业,占整体就业比例的1.2%。

虽然在官方媒体的报道中,中国大学生创业已成风潮,但数据显示,中国大学生创业比例还很低,更不能称之为“风潮”。大陆官媒新华社消息称,今年全国高校毕业生人数再创新高,达749万人,而往年仅有1%左右的大学毕业生选择创业。

然而,在这样艰困的情势下,人社部、教育部等9部门却将“4年内引领全国80万大学生创业”作为其联合实施的新一轮“大学生创业引领计划”的目标。

对此,教育部在去年12月发布的《关于做好2015年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工作的通知》中坦承,2015年宏观就业形势面临多重压力,高校毕业生规模进一步加大,就业创业工作任务十分艰巨。因此,教育部要求强化就业创业服务体系建设,提升大学生就业创业比例。

“在中国,无论是政府效率、公平的商业环境以及融资的便捷程度,真正形成大学生创业风潮的也就是北京和上海两个城市”,常年研究中国大学生创业生态的哈尔滨理工大学经济学院教师杨修表示。

中国社科院网站发表的《教师对大学生创业态度的实证研究》显示,高校教师对于大学生创业的态度较为谨慎。大部分教师认为缺乏经验是阻碍大学生创业最主要的原因(69.8%),其次是缺乏社会关系(62.1%)和缺乏资金(58.4%)。大学生自身缺乏风险意识(43.8%)、心理承受能力不够(40.3%)也是教师们认为阻碍大学生创业比较重要的原因。

《凤凰周刊》记者走访发现,在北京诸如中国传媒大学、中央财经大学、中央民族大学等一本高校的创业者中,占大多数的还是补习教育、餐饮、服装等传统行业。而根据教育部直属75所大学公布的《2014年毕业生就业报告》,仅有7所高校将“创业”单独作为项目对毕业生走向进行统计。而且,大学毕业生创业比例很低:中央财经大学3000名毕业生中仅有5人创业,兰州大学5000名毕业生中创业者只有7人……

有关人士认为,官方力推大学生创业,其背后是中国经济下行造成的严峻就业压力。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显示,2014年中国GDP增长7.4%,预计2015年GDP增长7%左右,新增就业人口1000万人。按同等就业人口计算,除去升学、出国深造等路径,2015年仅大学毕业生的就业人数就超过了全部新增就业人口的一半。

与中国大学生就业压力大并存的一个问题是,由于体制、产权等问题的桎梏,高校科研成果转化率比较低。以成都为例:成都全市拥有53所大学,重点学科超过60个,在校大学生70万人,每年毕业生28万人,对于人口1400万人的成都市来说就业压力很大。但与此同时,成都市高校的科技转化率仅有10%左右,高校科研成果既无法转化成真金白银的GDP,更无法为社会创造就业机会。

“以前,大学教授和研究生在学校的发明,知识产权归学校所有,现在我们放开了政策,增加了教师和研究生的收益比例,鼓励他们拿着自己的发明去市场上融资创业,这样既能够多转化‘睡’在实验室的那些发明,也能让教师和学生多赚到钱”,成都市科技局局长唐华表示。

但在职业投资人看来,在整体缺乏创业环境的中国,这种政策的成效也比较有限。“政府这种做法是对的,但是由于太多的高校师生,尤其是理工科师生缺乏商业的基本知识,他们的发明很难转化为经济效益”,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风险投资人对《凤凰周刊》表示,“现在政府推动大学生创业,好多院校和科研院所开始陆续找到我们要投资,但是他们连最基本的商业计划书都不会写,直接把学术论文丢给我们,我们接触到的‘奇葩’案例里,大多数都来自于这种情况”。

“我看到过一个案例,一个研究生代表他导师来找我谈投资,说他的项目能够颠覆整个中国石油行业,路数跟当年‘水变油’的骗局非常像”。该投资人表示,中国风险投资界实际上非常重视大学内部发明的转化,但情况并不如人意:“我们也知道,高校很多的发明都是为了写一篇论文评职称,从一开始就没有考虑过将来有一天投放到市场去,如今政府鼓励大学生创业,大家都想试试拿这些东西变现,创业哪有这么容易?”

政府是第一推手


李玫今年只有25岁,但已经是其所在高校创业指导部门的主要负责人。创业工作原本是该校就业指导中心的一个小部门负责,但在大学生创业的热潮下,去年独立成为和就业指导中心平级的行政单位。

在目前的高校大学生创业指导过程中,行政手段依然是最大推手。近两年来,中央和各地方政府陆续出台了众多扶持大学生创业的优惠政策,涵盖税收、社保、工商注册、贷款、财政补贴、学籍管理、创业指导等方面。如国务院办公厅在5月4日发布的《关于深化高等学校创新创业教育改革的实施意见》中就提出,将高校创业课程纳入学分管理。

莫萃岛介绍,清华大学的创业课程是2个学分的校选课,他的团队中就有成员选修了这门课,并不存在“政治任务”。但是在其他高校,就存在着为“数据”进行任务摊派的现象。

“我们学校目前有一个创业园,今年8月要按照上级的意思更名为‘众创空间’”,李玫表示,“此外,按照上级要求,我们还请创业成功者和投资人在学校开了课,设置了三个学分。省里面要求我们每年必须完成500人听课的任务,因为有学分可以拿,所以这个任务还算比较好完成。但是估计接下来上面还会要求我们每年必须促成五笔以上的投融资,这个任务估计就比较难了。”

在全国各地,将学分与创业挂钩,已经成为了政府鼓励大学生创业的“标配”。各地政府为了提升创业领域政绩,也放宽了对“大学生”这一身份的认证:以天津市为例,原本最多只可休学两年的在校大学生,如果创业,休学期可以延长至4-6年,并且给予学分奖励。此外,政府将大学生(不限毕业地)创业扶持期由原来的3年延长至了7年,换句话说,只要是有大学文凭、30岁以下的创业者在天津市都会被视作是大学生创业,不仅能够得到政策扶植,还能拿到天津市户口。

实际上,李玫所在的学校还算是较早成立创业指导中心的院校。中部省份某985高校毕业的一位创业者向《凤凰周刊》记者表示,其母校在省内也是属一属二的高校,至今尚未成立专门的部门指导大学生创业工作,仅是将学校内部的几个店面低价承包给毕业生用于经营,在该高校的对外文宣上,这几个店面被命名为该校的“创业大街”,成为本校扶持大学生创业的成绩。

而在北京市中关村创业大街上,也仅有北大、清华两家院校的创业指导部门进驻,位于大街中部的“北京高校大学生创业服务中心”在今年三月挂牌成立,但直至七月底,仍无人入驻,甚至看不出有即将装修的迹象。

政府的强力推动,对各高校形成创业文化、提高大学生创新能力有着明显作用。麦可思研究院《2015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显示,在国家对大学生创新创业政策的支持下,高校对大学生创新能力的培养成果开始显现。一年前有创业意愿的学生占在校学生总数的3.2%,今年已经翻倍,到了6.4%。

但同时,政府的强力推动、官媒的持续宣传也让整个大学生创业心态出现了误区与扭曲。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引导之下,舆论几乎将大学生创业等同于高科技创业,在李玫的学校,学校扶持的项目中有60%以上都是互联网和高科技企业,很多传统行业不被学校纳入到统计范围。“因为国家和学校现在都在鼓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我们也自然把工作重点放在了创新的项目上。”

而该校一位创业者向记者表示:“60%的互联网企业只是数据看上去好看,学校把很多传统行业不算入统计范围,为的就是做一个好看的数据出来。”实际上,该校毕业生创业仍集中在传统行业。

根据智联招聘网站给出的调查结果显示,在大学生创业项目中,最流行的并非科技、金融等“高大上”的创新项目,有超过一半的学生认为,会把“送外卖”这种“接地气”的工作当做是自己的创业首选。2014年大学毕业生自主创业集中的行业是教育业(13.0%)和零售业(11.1%)。从原因来看,就业困难不是毕业生选择创业的最主要原因,大学毕业生的第一创业动因是“理想成为创业者”,“有好的创业项目”。

对此,新东方集团创办人俞敏洪对媒体表示,在他见过的大学生创业者中,仅有5%的项目存在着创新。但俞同样认为,即使在美国,创新项目占整个创业项目也是大概这个比例,对于大学生团体的创业,过度讲求创新并非好事。

与创新能力相关的另一个问题是,大学生创业项目同质化严重,这是导致创业成功率极低的一个主要原因。如社交APP“陌陌”在美国上市后,国内短时间内就出现了成千上万的类似社交APP,完全不考虑市场等因素。

在职业投资人李远(化名)看来,目前的中国大学生创业走入了一个十字路口。如果这轮创业潮成功了,中国又多了几家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级别的公司,那无论是对创业者本身,还是对整个国家的经济转型,都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如果这轮创业潮失败了,也许会坑了一部分创业者,这些人三十几岁再进入市场时,竞争力会是一个问题。但作为高校教师,杨修更担忧的是行政力量推动下,中国是否能够形成真正的创业氛围?

“我有一个同学,985高校毕业,毕业后去了东北一个省会城市工作,在政府没有大规模推‘互联网+’概念时,他认为风险投资行业就是传销,跟骗子没什么区别。如今我这个同学被上级安排指导当地青年的创业工作,可以说是什么都不懂,一有事情就打电话问我。”李远已经不知道多少次被同学叫去担任创业大赛的评委,他认为,如果地方政府还是按照老思路,只靠盖几座楼,办一些不疼不痒的讲座和比赛,是无助于打造青年创业环境的。

不应是“全民运动”


28岁的方鼎(化名)从美国退学后,回国创办了一家科技公司,制作一款手机APP。方鼎认为,他和他身边的一些创业者都是一些不愿意考公务员、不愿意进外企、不愿意给别人打工的社会“边缘人”。在方鼎看来,乔布斯、比尔·盖茨、马云和马化腾都是他眼中的“边缘人”。

持同样看法的还有杨修。杨修表示,中国目前青年的创业成功概率还是很低,不论是从事业的角度,还是从对个人发展的角度,创业都不应该是一项“全民运动”。

根据杨修的统计,中国大学毕业生创业成功者,绝大多数为高学历者、官二代、富二代。杨修认为,这些青年起点高,接触互联网早,视野也开阔,即使创业不成功,也有退路。而家里经营医药生意的方鼎,正是杨修眼中的富二代。

在中国的青年创业者中,存在着一个有趣的悖论:家境殷实的青年创业成功率较高,但其中以套现为创业目的的比例也较高;无背景、低学历的创业者成功率较低,但真正把心思放在产品上的也往往是这个群体。换句话说,产品做死了不意味着创业者赚不到钱,一心做好产品也不意味着一定能赚到钱。创业致富,这一被视作是打破阶层流动的最佳手段,居然也陷入了富者恒富,贫者恒贫的“马太效应”。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投资基金经理向《凤凰周刊》解释道,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是投资圈的特有逻辑。“在政府鼓吹大学生创业的风口上,投资变成了股市一样的博傻行业,比如一家天使投资机构花100万投了一个大学生创业项目,他的目的不是等这个项目赚钱回收投资,而是等这个项目名气大了、下一笔更大投资进来之后变现离场,即使这个项目最后做死了,只要你不是最后一笔投资,你就不会亏钱,甚至还能赚好几倍。”

“正是在这种情况之下,中国的大学生创业才会出现一种与现实不符的浮夸风。大家热衷的不是项目本身,而是讲故事,只要故事讲得好,下一笔投资就会到位,创始人和之前的投资方就能随时提现走人。那些一心扑在项目上的创业者,反而会随着项目的失败陷入破产的窘境,因为毕竟大学生创业成功率实在是不高”。这位投资经理表示,“你看网上疯传的身价上亿的‘90后’总裁,那就是包装出来的,也许投资商只拿了200万元投资他,占有他10%的股份。但这个数字可能会被故炒作到1000万元占10%股份,这样一来他自然就身价上亿了”。

“只可惜,这个道理只有那些人脉资源丰富的‘二代’们懂,反而那些怀揣创业梦想一心想做点东西出来的草根创业者们不懂,很容易掉到坑里。”讲到这里,这名投资经理一声叹息。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5年第23期总第552期

via

  • 小编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 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